凤垭山天乐谷 扶贫 重阳 折扇 胡同 二月 陕北 农庄 春晚 内江 麻雀 乌鲁木齐 紫荆 乡野 诗韵 爆米花 河流 琴声 宝鸡 火把 茶叶 知音 代价 安排 雾霾 散文 养生 衬衫 失信 喜鹊 寺庙 借条 性命 散文精选 大年三十 色彩 秋浦河 梅婷 小镇

窗外,岂止是风景

时间:2019-03-08 00:21:30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网络
  清晨,起床后的第一眼,便是窗外。那里,不仅是风景,是律动,是气候,还是一种期待。
 
  春天来了,即便还是乍暖还寒的时节。窗外的第一个律动,是谁呢,是鸟。我还没有醒来,它们的动作早己一致了。每一棵的枝桠还没有脱去冬装,叶子也是陈旧的,无妨。从这一枝到那一枝,距离就是弹跳的空间。肆意的鸣声,不论是什么样的节奏,就像是院外的那条小溪,潺潺的流向远方,流向我的耳边。
 
  我伸了个懒腰,揉了揉脸皮,再快速地拉了几下耳垂,起床的前奏完成了。旭日正在启动之中,天空有些亮了,对面的楼也己看出了轮廓,只是没有色彩。
 
  我翻身起来,走到窗下,捋着窗帘,想看个究竟,尤其是想看看这鸟的鸣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怪了,树枝静静的,道上静静的,什么也没看见。
 
  但是,鸟鸣依旧,一串长箫去了,又是几声短笛,没有间歇,像是合奏成的交响乐。
 
  我听着、听着,似入了迷,忘了没穿外套,忘了内急……
 
  旭日露了点头,特别奇怪,鸟鸣声就像是被一脚踏下去的刹车,停止了。
 
  我想了想,明白了,司晨的工作本来是大公鸡的事,可是,城市嘛,怎么能有鸡鸣吠呢。没有了公鸡,小鸟便自然的接替了叫我起床的任务。我起来了,它们便可以休息了。
 
  太阳出来了,世界精彩纷呈。离我窗下不足十米的地方,便是一条小径。向左,是院内的道路,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停车场,上班的汽车正一辆接着一辆的悄然而去。向右,小径延伸的去处,步履匆匆,往来不息,大多是送孩子上幼儿园、上小学的长。还有,手里提着袋子的,是去“呆萝卜”、“生鲜传奇”,为生活采购的忙碌之人。小径之外,是一片水域,名曰“苑湖”。
 
  所谓“苑湖”,就是我们小区院内的湖,也就两三个篮球场那么大,水深不足一米。不过,建造这个湖时,还是费了一番心思的。湖呈东西走向,狭长的形状,湖中心的南北两岸造了一道九曲十八弯的栈桥,让休闲的人,多了个去处,又增添了几多情趣。栈桥的下方,几乎与栈桥并行的是一道水坝,用毛石磊砌的,湖便被分成东西两个部分,又形成高低两个层级。湖便不再是平淡无奇的一汪水域,而是上湖如镜面,中间有落差,下湖有清流找寻出口。一湖三景,景景好看,不是公园,胜似公园。
 
窗外,岂止是风景
 
  湖中有红色的,平时是潜在湖底里的。有人经过时,金鱼就像懂人事似的,浮出了水面,还一群一伙的,结伴而来。要是有人投上几块饼干,几片面包,那就热闹了,争锋的场面就如同一锅滚开的粥,沸腾着。
 
  美中不足,没有供水的源头,湖便是死湖。当然,也可以用自来水作适当的补充,却需要一定的费用,便一直没有动静,只能靠天收。因此,大量的垃圾随着水来了,湖底淤泥太多,水便混浊,须要清除,却又没有下文。
 
  但是,有水就有灵气,无论清澈,还是浑浊,都不可等闲视之。水边多种植柳树,苑湖也不例外。湖边的柳,稀稀的,围湖一圈。即便枝条还是枯的,但春意在萌动,生命的意蕴在缠绵,一切就都有了希望
 
  晚上,心中记挂着的,也是窗外,那里会发生什么呢?
 
  窗下的小径边上有几个座椅,是为漫步的休闲者考虑的,既适宜,又恼人。有人专门乘我工作时,在椅子上聊天、打电话。
 
  有一天,我正伏案写作,大脑高速运转,思绪沉浸在我营造的境界之中,却被:“哎,哎,我是谁都听不出来吗?好家伙,好好想想,再想想,开动你那猪头脑子,大胆的想嘛!”
 
  那声音比湖边草地上的广播喇叭强过百倍千倍,说话的人像是才拣了个金元宝,心情特别好,没人分享怎么行呢!只听他叫道:“哎呀,我是老B嘛,老同学呀,才几年没联系,就把我忘了。你也不想想,你成天跟着我屁股后面混的那些事,我都没跟你老婆说,够不够意思!这么快就把我甩到爪哇国去了,真是的,气人不气人!”
 
  对方说了什么,不知道,因为这家伙简直就是连珠炮,那位“猪头”能插上一句吗。
 
  “这几年你在哪发财呀,都干什么啦,怎么不跟我联系。我的老天爷,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你的电话。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你到好,忘了我是谁,你个猪头,居然不把我老B放在心上,哎呀,气死我啦!”
 
  我斜眼瞟过去,虽然有些朦胧,还是能够看得清的。一个年轻人,手机贴在耳朵上,一只脚在地下,一只脚在椅子上,另一支手像是在指挥一场音乐似的,随着话语,狂放不羁的舞着。说的是什么,要对方干什么,要说到什么时候,无法预测。
 
  楼上,不仅有我看着,别的窗户里也一定有人被他吸引着。湖边散步的人都忘了路,只看他了。
 
  我看着、听着,本来还有些生气,但随着他的演绎,我忽然觉着不错嘛,这不就是很好的一个段子吗,说不定,哪一篇文章里就需要这样的内容。
 
  如今,停车难己是社会问题。住宅小区里的停车位紧张,恐怕谁都知道,谁又无法解决。
 
  半夜三更,我睡着了,停车场的战争却从没停息过。业主的车,基本都交了停车费,但大多数车没有固定的车位。每天晚上,谁先回来,谁就占了位子。可是,这个位子可能是别人经常用的,就觉着这是他专用的,怎么能容忍别人占有呢!于是,吵的,闹的,甚至大打出手。物业不伸头,管不了。保安来了,多是一番劝慰,各打五十板,了事。然而,问题没解决,动荡依然,不安犹在,遭罪的是窗内的居民。
 
  其实,停车难的问题也不是无解。比如,小区内的楼与楼之间,绿化的区域可以调整一部分出来,改造成停车位,不就可以解决一部分车位了吗。再比如。小区与小区之间都是围墙圈着,都自认为是独立的王国。殊不知,隔绝的不是安全,而是吞噬了大量的空间,有这个必要吗?
 
  苑湖之外便是鳞次栉比的高楼,紧靠湖岸的一排,是一蹓的商业门面,有超市,有早点和理发店,是为方便居民生活考虑的,没有错。可谁知道,夹杂在之间的,还有棋牌室。说是棋牌室,其实就是麻将馆,是地下赌博的场所。还怪呢,白天没人,一到晚上七八点钟,便陆续上人了,这一干便是一夜。
 
  打牌就打牌,赌博就赌博,你玩你的,别影响他人,谁管你!不然,比停车场的斗争震撼得多了。
 
  夜半三更,睡着了,突然,被一阵阵敲击声惊醒。还没反应过来呢,又是一阵呼啦啦的和牌声,让本来平静的心都要给搅和出来了。
 
  能想到吗?经常因输赢计算不准而发生争吵,还有,输了没钱支付,便动手打架。而且,一闹就是一两个小时。有一回把警察都给弄来了,奇怪,警察居然不拿人,却是来劝架当和事佬的。原来,人家的背后有人撑腰。你说是可笑呢,还是可气。
 
  这事,虽然烦人,对于我这个睡眠不错的人来说,到也无所谓,最多少睡几个小时的觉而已。可是,像我太太那样,身体不好,又长期失眠。每晚睡觉都是踩着点的,早睡,没用;迟睡,整夜就不可能合眼了。好不容易睡着了,被他们这么一搅和,完蛋了,就是数遍了天上所有的星星,也不可能再睡个好觉了。
 
  棋牌室的噪音,已经让她苦不堪言,再来个吵闹、打架的,简直就是要了她的老命了。
 
  窗外,与我是有距离的,却也与我息息相关。不仅是一个生活区域的存在,也是人间尘世的缩影。若是能够多一些靓丽的景观,少一些闹心的烦恼,这社会是不是就多了一份安宁与和谐呢!
最新文章

岁月谁回头


春天的木棉花


领导夸会演戏


春雪-关于雪的散文


父亲笑了


春暖花开,不再相见


珍惜拥有,且行且珍惜


那年冬天-关于冬天的


猜你喜欢

中国第一波霸到底有多


不同的女生从牵手到啪


您弯腰的瞬间真美


差一点看成无人驾驶了


生日姐夫送我一套性感


试一试,我能行


嫌弃农村丈夫穷和他离


据说身材不是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