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 伤感日志 活着 中秋 温暖 儿子 寒假 风筝 心愿 温柔 豆浆 伤心 礼物 夕阳 熟悉 乡愁 家风 放手 回家 月光 过去 大哥 唠叨 平凡 得失 足球 爸爸 偶然 成熟 珍藏 早餐 除夕 被子 画家 道别 馄饨 毕业生日记 忠诚 经典日志

那年挣的钱

时间:2019-05-06 15:22:02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一米阳光
  母亲说过:“人常说挣钱去,没说拾钱去,所以钱要挣,拿着才踏实,钱到手太容易了,反让人不安。”这是母亲对勤劳致富最简单最直观的理解。
 
  于是她和父亲在“挣钱”上,下了很多功夫。
 
  我们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时候,我六岁。集体的财产除了土地按人口分摊给各户经营,所有的牲口农具以抓阄的方式也分给各各户。爷爷抱着弟弟去抓阄,说弟弟是家里的宝贝疙瘩,手气不会差。果然,我们家的宝贝疙瘩抓回一头老黄牛和一架箱车。
 
  这挂箱车和架子车属于同类却不同款,它的主体是高帮的大木箱,运粮食的时候不用装麻袋,免去一道工序,粮食直接装箱,省事得厉害。用普通的架子车拉粮食,一车至多装六七袋子,超不过七百斤,父亲的大箱车一次就是八百多斤,他认为自己占大便宜了,因为每次都比别人装得多。每到收获季,不管是夏粮还是秋粮,先在大场里晾晒,我家的粮食入仓最快,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我家用的是大箱车,而别人家只有架子车。因为是大箱车,我家的粮食产量也高过村里所有人家。
 
  土地承包到户没几年,我家就盖起了三间青砖大瓦房。
 
那年挣的钱
 
  在两料庄稼耕种收获的所有空隙,父亲想着办法挣钱。记得有一年冬天,每早天麻麻亮,他吃过母亲准备的早饭,在自行车头上挂一个馍袋子,后座上绑一只公鸡,夹几个化肥袋子就骑车出门了,天擦黑才回来。狼吞虎咽吃过晚饭,总会悄悄塞给母亲一卷毛票,母亲仔细数过再认真放进她的钱匣子。
 
  我知道父亲是挣钱去了。
 
  多年后问起他这档子事,他总笑。越发感觉神秘,追问中,他才说,那些年没有动物保护意识这么一说,一到冬天天冷地里没粮食吃,成群成群的麻雀到处飞,听说有人收购麻雀肉,他就动心思去抓麻雀。那只大公鸡是他绑在丝网中间诱惑雀群入网的。我睁大眼睛看他,他有点不好意思。我突然想麻雀肉应该很好吃吧!
 
  父亲嘴笨,不大说话,和生意人的形象极不符合。但他也做过化肥生意、粮食生意,甚至木材生意,每当母亲打开她的枣红箱子的时候,我就知道父亲又挣钱了。
 
  大瓦房盖起来第二年,我家又拆了前院的草房盖起三间平房,有了楼梯,就是楼了吧!
 
  村里人说父亲干活蛮气,土地跟着他都遭殃。因为父亲不断给土地想办法上圈套,不让它闲着。种瓜,种菜,搞蔬菜新品种繁殖……用母亲的话说:“把地用得太扎实”。我上大学的时候,学校让大家在暑假搞社会实践,开学交报告。同学们的报告是“调查”出来的,我的报告是“干”出来的。写的是暑假和家人如何摘西红柿,如何收获西红柿种子,结结实实的劳动报告,还拿了个奖。
 
  他们挣的钱供我和弟弟上完了大学,成了“城里人”,父亲长叹一口气:“娘的,终于把咱家这农民的根拔了,起码我娃再不下这蛮苦了。”那时估计父亲怎么也没想到今天当农民也挺舒服吧!我们都忙工作,忙各自的日子,顾着自己的窝,偶尔会把我们挣的钱也给他们一点,他们总推托说:“不要,我们自己有。”他们依旧种着那些地,只是不再和年轻时候一样总想着给地上圈套了,只种麦子和玉米,他说都是机器耕种,不费事,不是还能挣点钱么!
 
  每每和我们谈起往事种种,父亲古铜色的脸上总洋溢着满足的笑容,说:“政策真好,日子真好!”
最新文章

风中飘来甜瓜的沁香


感谢妻子


飘香的花祭


找寻回来的记忆


花开的时候


看电影-关于电影的情


我的小油灯


那一抹青涩的记忆


猜你喜欢

床上108种姿势:69式


床上108种姿势图解大


滚来滚去的小土豆作文


滚来滚去的小土豆


床上108种姿势:亚洲


祖国,我为你点赞


床上108种姿势:单腿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游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