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随笔 黄山 家乡 美丽 暑假 比赛 母校 精彩 公园 现实 老鼠 草莓 长大 春游 蚂蚁 美好 螃蟹 心情日记 妈妈 饺子 烦恼 生活 篮球 伤感 台风 西安 桂林 永远 结局 争吵 机器人 自行车 游泳 大海 绰号 反思 桃子 愉快

街角余温

时间:2018-01-14 22:47:06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吕偲铭
  “阿咂,晚上上街去?”
 
  “去呀,我们再去吃那个吧。”阿咂摸摸鼻头,笑嘻嘻地看着小水。
 
  “你说的是老街区拐角的那?”小水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
 
  “是呀……突然想吃。”
 
  所谓的“那家”其实是一辆三轮车上支起了煤炉铁板卖烧烤。记忆中那个卖烧烤的女人一张瘦黑松弛的脸被油烟熏得油亮,一只手拿铁铲――是工匠用的那种三角形小铲(当时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一只手捏着串,穿着豆腐、年糕、里脊肉、香肠,与其他小贩卖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不同。她永远在袖子上套着梅红色的老式绒袖套,终究是个上了年纪的女人。
 
  阿咂想起来上次吃的时候,已经是几个月以前了。阿咂在一所寄宿学校上高中。每次放假回来,小水都会约上阿咂一起瞎逛。一个小镇,就那么几条街,那么几家店,掰着手指都能数过来,也没什么新鲜玩意儿,说不定哪天就拆了倒了。等兜完几圈时,街上的门店歇了一家又一家,有趣的事讲了一件又一件。在回家途中路过街角烧烤摊那盏幽黄的小灯,阿咂总忍不住买上几串豆腐,不要别的。小水偶尔会一起吃。冷寂的长街上,几辆摩托车呼啸而过,汽车的大多是年轻的“杀马特”。摩托车与地面的摩擦在深夜里发出尖锐的声音,吵醒某个角落里将要啼哭的婴儿。这时候,唯有这盏小灯下的烧烤,和阿咂她们分摊了一点儿温情。要是时机不好,或是那天豆腐比往常少,等阿咂去的时候豆腐已经没有了,阿咂总是要失望的。
 
街角余温
 
  今天算是个幸运的日子。阿咂吸着冷饮,盯着铁板上的豆腐渐渐变黄,上面嗞嗞地冒着小泡,那小泡跳跃了一下,然后快速遁进了豆腐里,白的盐卤豆腐变黄,变皱。阿咂似乎听见了小泡破灭时“噗”的一声。一抬头,阿咂对上那女人灯光下愈发显得枯黄的脸时,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急急地低下头去。
 
  小水在一旁诉苦大学通宵达旦写作业的苦难生活。若是在平时,阿咂准会惊诧地唏嘘一番,然后小水会心满意足地叹气。可今天,阿咂没有发表任何态度。小水也就乖巧地在一边等着。
 
  “加葱?少辣?”女人轻轻掂着豆腐串,抖掉上面的油。
 
  “――嗯――”,阿咂愣了一下,回过神来赶忙应声。
 
  “放学回来了?”女人拿起胡椒罐――一个牙签盒,在豆腐串上筛动了几下。她的语气很平淡,声音轻的不易被察觉。阿咂没有回答,算是默认。这是阿咂与女人之间少有的额外的交流。
 
  阿咂看着她把豆腐放进半个撕开的泡沫塑料盒,抽掉竹签扔到煤炉旁,然后从三轮车旁的塑料袋里捏出一撮葱,细细地撒上,最后插上两根牙签。牙签与泡沫塑料盒摩擦发出松脆的声音。如果是在极冷的冬天,她会用一个完整的盒子,在盖子上插上两根牙签,然后大功告成般地郑重地递给阿咂。
 
  阿咂每次都是着急地用牙签插上一块豆腐往嘴里塞,豆腐很烫,阿咂不得不张圆了嘴,“哧嚯哧嚯”吐着热气。外酥里嫩的口感,伴着葱香,引出无限的满足感。小水被阿咂的反应逗得很开心,笑着拍阿咂的肩膀,“吃慢点!”
 
  阿咂第一次看见这个小摊还是上小学的时候。小学门口林林总总的小摊,卖的是烤的、煮的、蒸的、炒的,整条街香味四溢。那时的女人还年轻,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用黄色的橡皮圈盘在脑后。她总是热情地接过递上去的钱,找还的硬币会沾上油。那时阿咂总觉得她一定是极喜欢这样的生活的。不曾料想多年后见她会是这般模样。
 
  高中学校的栏杆外也会有不少小贩。只是相比之下,他们便不这样幸运了。有一回,阿咂看见一个小贩被城管抓个正着,那一泡沫纸箱的食物被一把扔在地上。小摊贩是个中年男人,一动不动地盯着纸箱,耷垂着手,任凭城管凶巴巴的言语噼里啪啦地打下来。
 
  阿咂没来由的想到了那个卖烧烤的女人,心里暗暗祈祷这样的事不要发生在她身上,“她恐怕是顶不住这些的”,阿咂喃喃。
 
  帜顗以为阿咂说的是那个中年人,笑笑说:“没办法,这是规定的。”帜顗是阿咂的同班同学
 
  阿咂不满地嘟嘴:“那可没规定可以这样!”
 
  如今,阿咂看着这女人,顿时心生怜悯,一时又觉得自己的怜悯有些荒唐。这十多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浸泡她的热情和青春,所有曾经饱含希望的东西,都被泡花了,直至一点点蒸发、晒干,最后只剩下苍白的平淡,脆得仿佛一捏就散。在阿咂这种年纪,谈什么岁月流逝实在滑稽,但阿咂近来却常有这种感慨,去年小镇的老街拆建时,阿咂也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太一般。毕竟,老街记载了阿咂从小到大的脚印。
 
  不知不觉,阿咂手中的盒子已经空了,盒底留了一层薄薄的黄色的油。
 
  阿咂这才想起来旁边沉默了许久的小水,不禁有些自责,于是飞快走过去挽上小水的胳膊回家,泡沫盒被轻轻丢在路旁的深蓝色垃圾桶里,那片沾着的葱花在落入黑暗的桶底时闪烁了一下。
 
  再过几个月,阿咂再次回到小镇时,已经不见那个女人的身影。原来的摊位来了一位年轻妇女,卖的还是豆腐、年糕、里脊肉、香肠。阿咂每次路过时心里总会想:不知道味道如何。
最新文章

解一道题


游览科技馆


贴春联


我做小团子


拔鱼刺


喂红嘴鸥


哎,我管不住自己


壮乡婚俗


猜你喜欢

迷人的保姆 低挡不住


孩子,你饿了几天了啊


怀念太婆


秋_关于秋天的作文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值得


秋天的图画_描写秋天


变化多端的秋_描写秋


秋之韵_关于秋天的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