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后感 老爸 欣赏 英雄 草原 心灵 音乐 树叶 雨天 运动会 过年 夏天 尴尬 随笔 远方 金鱼 快乐 趣事 春雨 水浒传 滋味 感悟 四季 宽容 桂花 清晨 冬天 悲伤 时光 结婚 红楼梦 结果 界碑 柿子 晴天 星空 委屈 天空 诚信

远去的门楼

时间:2018-09-21 18:05:11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黄永军
  有就有门。
 
  一个村子八九十户人家,各自有各自的门楼。即使是亲兄弟,一分开家,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筑墙,垒门楼。条件好一点的,门楼弄得高一点,扁砖到地,红瓦漆门。而这也就是近二三十年才有的。
 
  门楼是生活的气象。
 
  在我小时候,凡是看起来高大一点的门楼,大部分为青砖砌成墙基,上面主体墙用土坯垒成,顶上覆盖青色平瓦。当然,还有更气派一些的,但都显得很苍老,门、门框、隔扇都有旧暗的雕刻,在厚的尘土里隐藏着那么一点豪奢。青瓦是弧形的,上下相扣,阴阳怀抱,虽经上百百年风,滴水不漏。只有在它上面长高的衰草,经年不除,体现出它的辈分之高,年岁之久。
 
  这样古老的门楼里面,都有故事,都有沧桑。
 
远 去 的 门 楼
 
  但大部分人家的门楼,简陋得像他们的人生。细瘦的两根木片,撑起窄窄的门楣,上面草草地放了几片瓦,象征性地为锁钥遮风挡雨。像这样的人家,也有最鲜亮、最辉煌的时光。记得村里有一个光棍,没有父亲母亲,好像荒浊的河流里飘来的一段枯木。他结婚的那天,穿了一件新的蓝色上衣,挂着红布条,小院门上贴着红色对联。我发现他是这么年轻帅气,浑身燃烧着一团火苗。整个院子都亮堂堂,闪火火。然而,这样的日子如同婚衣,婚结完了,穷底也裸露出来。这天新媳妇下地时,我发现她没有结婚时长得高,半边脸还长着一片青痣,丈夫跟在后面,旧绿帽下的脸又瘦又黑又小。几经风雨,红对联被风雨吹打漂白,小门楼低矮破旧,他们的日子紧巴得攥出盐水。只有燕子一样的儿女,在门楼下穿梭,在草纸一样的生活上描红画绿。
 
  我家门楼高大但不古朴,属于中等家庭的那一类。但它确实曾是我的乐园。春天一到,大人们都去地里忙了,他们把我锁在院里,上窜下跳,搜搜鸡窝,逗逗兔子,任其自然。听着小伙伴们的呼唤,为了外面的自由,我只好用手搬,用肩顶,用头拱那沉重的门槛,直到它侧反,给我闪出半尺的空间,我便如知了钻出土地,腾越而飞。还有夏日,太阳把田野烤得变形,我热得无处遁身,门楼之下就成为我的纳凉胜地,厚厚的顶层太阳晒不透,风穿过门洞凉习习,尤其到了吃午饭,捧着被大人汗水浸透的凉面条,坐在门洞下,两腿伸开,头埋进饭碗,吸溜吸溜吞下调了蒜的凉面条,后背汗气蒸腾,其爽无比。当然,最深刻的记忆春节,是那种下着的春节。黄昏来临,父亲披着厚厚的皮袄,脚穿大头皮鞋,踏着雪,咯吱咯吱地走到门楼下,挂起一盏带玻璃罩的提灯,雪缠绕着灯光,踅着身子闪进门洞。父亲念叨了几句,爹哎,娘哎,你们回来吃饭吧,我把灯点着啦,你们不用害怕。
 
  如今,我家的老门楼在二十年前就塌了。先是姐姐出嫁,再是弟弟高考,再是母亲进城,父亲进城。人走了,院子就荒了,门楼孤苦伶仃的,也守不住了。
 
  前几年,父亲去世了。回老家时,我会坐在门楼的废墟上,想给父亲点一盏回家的灯,抬头望望,是一片太遥远的天空,和漂浮而过的云朵,灯无处可挂。
 
  我想,就在自己的心里修建一座门楼吧,修一座永不塌掉的门楼,点燃一盏永不熄灭的灯。
最新文章

秋聚逍遥津


洗衣粉?面粉?


已过玫瑰婚


九路寨旅游随笔


我,忘不了他


梦中的老房子


老屋


清明佳节


猜你喜欢

老公出差 我和高中男


一场激烈的“斗争”


微商励志的早安语录15


我的小弟弟


原来烤面筋也能高大上


大蒜和蜂蜜能一起吃吗


我看出了老板的无奈


鼓浪屿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