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 秋天 读后感 游记 西湖 甜蜜 早晨 苹果 老爸 欣赏 遗憾 草原 历史 阅读 英雄 过年 心灵 音乐 旅行 雨天 森林 树叶 随笔 夏天 金鱼 趣事 运动会 尴尬 滋味 水浒传 快乐 四季 远方 感悟 悲伤 时光 冬天 宽容

秋聚逍遥津

时间:2018-09-12 11:11:12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张春生
  近日,受战友之邀,于周末到省城合肥小聚。
 
  坐在驶往合肥的大巴上,听着那首令人心潮难平的老歌《驼铃》,回忆起在绿色军营学习、训练、生活的情景,只觉得汽车行驶得太慢,太慢!我有意识地控制住激动的心情,不停地问自己:都多大的人了,还像年轻时那样容易冲动?
 
  在合肥新蚌埠路与北二环路口处下车,战友王之乐急切地打电话过来:“老领导,您在哪里?我过来接您,马上就到!”听小王的声音比二十年前深沉、自信了许多。见了面,我们紧紧地拥抱了一下,我感到王之乐的身体更加结实,神情饱满,浑身充满阳刚之气。坐到车里,简单了解小王的近况。九九年冬季,他从部队退伍后,在合肥经过近二十年的打拼,现在主要从事厨房电器批零业务,生意经营状况还不错。一四口,俩小子,生活压力还是不小的,在夫妻的共同努力之下,日子过得挺红火。
 
  在去安徽农业大学看朋友的路上,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下起了大,如同瓢泼。
 
  朋友小盖的孩子亚龙今年顺利考上的安农大,一家三口从山西不远千里送孩子入学。他们初次来合肥,人生地不熟,未免有些孤单。受战友之托,过去看望他们。来到他们入住的宾馆,天色已晚。但,大雨依然如注,街道积水都可没脚。下了车,赶快打开雨伞,一阵小跑躲进了宾馆的大堂。迎面正好碰见下楼接我们的燕子。燕子对我说:“大哥,下这么大的雨,还来看我们!真的给你添麻烦了!”“应该的,今天下这么大的雨,也算代表安徽人民对你们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希望你们第一次来安徽,能留下美好印象。”听了这话,燕子脸上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秋聚逍遥津
 
  应战友陈双的邀请,我们一行五人冒着大雨,乘车沿西环线朝合肥北城方向前行。一路雨下得很大,天黑,地湿,路滑。迎面的秋雨,打在轿车前窗上,形成了一层雨膜,遮挡了行车视线。我叮嘱战友王之乐,一定注意安全,慢一点不要紧。并不时与后排的小盖、燕子一家说话,说说山西的雨和安徽的雨不同之处,渐渐打消了他们的顾虑,车内的气氛也自然、轻松了许多。
 
  晚上七点半左右,来到战友陈双设宴的北城附近的一家农庄。此时,雨也停了。农庄处在北城靠北的方位,远离闹市区,十分安静。进入包间,老领导李宏早已赶到等候我们。见到老领导,我习惯地举起右手,行了一个军礼。紧接着,与陈双、梁书明等战友热情握手,互致问候,一阵寒暄。战友们共同回顾起在部队的日日夜夜,大事小事,表扬批评,学习训练,风雨霜等等,畅所欲言,氛围热烈,互敬几盅小酒,抒发久积于心中浓浓的战友深情。席间,最突出的主题还是几位战友对朋友小盖、燕子和亚龙他们一家的热情。尽管小盖他们不喝酒,但几位战友,严格按照既定的程序,对他们的到来,表达出作为安徽人的最热忱的欢迎和诚致的敬意。
 
  老领导李宏,如长兄一样主持整场大局。二十多年了,他耿直的性格,没有丝毫的变化,快人快语,直来直去,对战友对朋友推心置腹,不藏一丝杂念,实在令人敬佩。战友陈双,人高体健,热情豁达,快人快语,坦诚待人,又占地主优势,不时挑活现场的氛围。战友梁书明,经二十年生活的洗礼,增添了几分儒雅沉稳,话语不多,慢条丝理,但句句条理清晰,主题鲜明。
 
  整个席间,大家谈风土人情,说军营故事,讲人生感悟,聊生活趣事,房间内不时爆出欢快的笑声
 
  第二天下午,大家按约定分头乘车来到合肥逍遥津公园集体游览。
 
  下午一时二十分许,我们一行七人,来到逍遥津公园南门集合点。但见公园南门,青瓦白墙,古朴端庄,两尊石狮端座在大门两侧,气势威严。正门匾额“古逍遥津”四个鎏金大字,据介绍这四个大字为清代宣统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老师陆润痒的手迹。匾额与门檐浑然一体,为逍遥津公园增添了几分古朴典雅的气质。
 
  因小盖一家第一次来安徽,第一次到合肥,第一次来到逍遥津公园,我就以逍遥津入园正门为背景给他们拍了一张全家福。可能是第一次来吧,一家人对周边的环境还是有点陌生的新鲜,倒也能很快融入角色,和我们一道尽情地游览公园,分享合肥逍遥津公园古朴端庄的美景。
 
  逍遥津,又名逍遥古津,在合肥老城区的东北部,古为淝水的津渡,又因曾是三国古战场而扬名天下。
 
  自南门入园,进园道路两侧,梧桐参天,银杏遮阳、古柏苍翠。迎面是一尊三国时期魏将张辽跨骑迎战的塑像。雕座之上,战将张辽,身披坚甲,虎目圆睁,左手带马,右手提刀,威武英姿,威震逍遥,仿佛让我们看到了三国时期曹魏和孙吴为争夺合肥,在逍遥津附近发生的那场历经32年的争夺战的战场全景。
 
  飞骑桥边,桂花含苞,柳丝慢摇,雪松挺拔,棕榈婀娜。桥栏之上,祥云雕花,松鹤延年,牡丹争艳,翠竹清坚。
 
  遥想当年,逍遥津之役,孙权战败,被张辽率军包围。孙权在亲信卫兵保护下,经苦苦死战终杀出重围。仓皇中,来到一小石桥边,桥板已被张辽部下拆掉多半。就在孙权惊慌失措之际,部将谷利赶到,叫孙权将坐骑后退几步,然后在马背上猛击一鞭,孙权坐骑飞跃过小石桥,才侥幸脱离了险境。后人便称这座桥为“飞骑桥”,并有诗句为证:“退后著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
 
  飞骑桥北,是一片开阔的绿草坪。园边,几株高大的雪松,相互依连。下的巨石小景,似一批疲惫的战马正卧于绿阴下的草坪园中小憩。园内,草坪平整,丝毫不杂,光亮透翠。周边,绿树参天,古木环生,花石相缀。环园道上,秋风迎面,游人接踵,指杉扶柳,谈荷议兰,欢声笑语,不绝于耳。
 
  我们一行人沿园内小道西向而行。左侧溪间,荷随风舞,游涌动。小道两侧,水杉高耸,兰草含笑,银杏安祥,古柏庄严,满目苍翠。梅花山,似丘起伏,树龄虽新,一片生机,如入严冬,梅花盛开,也一定迷眼醉人。
 
  三国历史文化馆东南,三十余米,有一眼老井,代年久远,井口为青石雕镂而成。井口内壁上有井绳磨出的几道深痕,辘轳架仍在,却不见系桶的井绳。向老井深处探视,井内幽暗,隐约见水。几十块大理石板,环井沿围成八挂形状,更为老井增添历史厚重的底蕴。大家围在老井边议论纷纷,是谁曾在井边择处而居?用此井水生活,竟不得而知。战友黄兴,快人快语,不时介绍自已年少时在这里嬉戏时的情景,逗得大伙开怀大笑。
 
  三国历史陈列馆,面南而建,塔式门楼,上下两层,青瓦白墙,古朴庄重,绿树掩映。因正在修缮,闭馆谢客,未能入馆参观三国历史资料展,留下一点点遗憾。
 
  陈列馆门前右侧的围栏内,有四匹张口长啸的青铜战马,奋力拉着一辆战车。虽静似动,再一次把我们带到了三国时期逍遥津那场争夺战的战场上驰骋,魏吴两军混战正酣,杀声震天。
 
  三国陈列馆西北侧不远处,便是三国魏将张辽的墓园。园门为仿古塔式结构,东西对称,高矮两塔连体,灰墙灰瓦,朴素庄严。墓前神道两侧,有汉代风格的六只羊、虎、狮石兽,东西对视,卧于翠柏之中,足已彰显墓主人当年的骄人战绩和显赫地位。拾级而上,小丘上建有八角亭,亭内立有一碑,方基圆柱,碑顶端刻有“魏故都亭候张辽之墓”字样,八角亭下坡北侧便是张辽之墓。身为魏将的张辽,将雄兵御吴,以少胜多,经典战例,千古称颂。环顾墓园,香樟环抱,兰草凄凄,苍翠葱茏,秋阳斜照,幽静安宁。猛将张辽能以此处长眠,实为幸之又幸之事。
 
  再向西行,溪流环绕,水清草绿,夹竹桃红,竹翠藏幽,曲径蜿蜒,逍遥津静谧优雅风采尽显。大家边游览雅园,边学习园内植物习性知识,真是长了不少见识。
 
  迂回至东园。逍遥湖,湖面开阔,秋风吹拂,柳丝婆娑,水波涟涟,游船飘荡,一池碧水,倩影倒映。渡津桥,九孔相接,卧于湖上,倒影湖面,与逍遥阁融为一体。逍遥湖东南角,为一椭圆形的半岛。岛上,水榭方亭,游廊假山,树丛掩映,韵致小品,秋韵渐浓,美不胜收。
 
  初秋雨后的逍遥津,日不骄艳,秋风迎面。我们一行七人,边走边游,览景交流,惬意不凡。置身公园,游走其间,步移景异,宜心怡情,逍遥自在,虽处闹市,也如世外桃园。终被景所迷,流连忘返。
 
  直到下午三点,因小盖他们要送孩子亚龙回安农大参加新生见面会,之后他们还要乘火车返晋。我们一行只能在公园出口处挥手告别。我再三叮嘱王之乐,一定要把小盖一家安全送到安农大,然后再送小盖和燕子到火车站,并祝小盖和燕子一路平安……
 
  临别时,战友陈双和黄兴送我到汽车站,另一场秋雨又至。在酣畅淋漓的秋雨中分别,纵然心中再增添几分凄苦别意。但,我们都坚信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大家在共同的期待中,盼望着下一次相聚!
最新文章

匆匆六年


放飞小鸟


夏衍的家国情怀


为你赞叹


蝉的一生


写给我自己的28岁


乐极生悲


项链失窃记


猜你喜欢

我的小弟弟


《野獒回归》读后感


我的爷爷_关于爷爷的


《小鹿斑比》的读后感


夏天的雨_关于雨的作


猛虎捕虫记


秋聚逍遥津


沙滩上的记忆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