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之恋

时间:2017-07-17 14:30:43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吴宏亮
  2017年的春天,姗姗地来了。吃过晚饭,独自漫步在言程公园鹅卵石铺就的小径路上,黄昏的路灯下,风中招摇的杨柳竟抽出了嫩芽,淡淡的新绿,报道着春的消息,不禁想起了儿时乡的春天。
 
  家乡地处鄂西南山区一个小村庄,虽无江汉平原一马平川,但阳春三月却是田绿水清,花繁叶茂,别有一番韵致。记得幼时比较贪玩,下午放学一到家,便把书包一扔,急忙忙脱掉厚厚的棉衣,牵着牛羊约了几个小伙伴,兴冲冲地向田野奔去。
 
家乡之恋
 
  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绿油油的麦田,黄灿灿的油菜花,让人心醉。燕子欢快地从身旁划过,忙着觅食哺育它的幼子,叫不上名字的鸟儿在褐黄色的嫩叶间婉转地唱着。堰塘里的水清得见底,墨绿色的水草挺立在水底蓄势待发,成群的蝌蚪在水面欢快地游着。胖乎乎的蜜蜂嗡嗡地飞着,从一个花朵飞向另一个花朵,嘴上沾满了黄色的花粉,显得十分臃肿。了一个冬天的手脚终于可以伸展开来,我们顺着麦垄向前疯跑,早已把放牛羊的事情忘在了九霄云外,肆无忌惮地享受着无边的春色。疯够了便扑通一声迎面朝天、四仰八叉地躺在麦地上,麦苗的清香、油菜花的芬芳,混合着新鲜的泥土气息,沁人心脾。仰看蓝天白云,鹰翔燕舞,心里憧憬着未来的梦,不一会儿便睡意朦胧。
 
  及至稍大,告别可爱的家乡,自从到部队参军、退伍、参加工作,别了,那挖到野菜的惊喜;别了,那偷摘人家豌豆角的惊惶;别了,那钓到鱼儿的兴奋;别了,那无忧无虑的童年。尤其是从家乡山镇调到县城后,迎来了朝八晚六的生活。每天穿梭于两点一线之间,日子单调而事情繁多,活在社会、他人或者是自己编织的笼子里,情愿、不情愿的匆匆地走着,高楼挡住了视野,噪音污染了天籁,空调模糊了季节,终日患得患失,期期艾艾,怎么会有心情停下脚步,看看路上的风景寂寞的桃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拥挤在汹涌的人潮中,追寻着所谓的幸福,灵魂却游走在躯壳之外,挥之不去的是孤独与无助,心灵何尝有片刻的安宁,扪心自问,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一个县城能容纳几十万人口,为什么单单就容不下一颗游子的心,已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三四年,但却无法融入城市生活,内心深处始终觉得自己不过是这个城市的过客罢了。(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在这明媚的春光里,又回到旧时的家。阳光下的老屋十分静谧,由于多年没维修,显得很陈旧,门前枯枝败叶,东一簇、西一丛的野草从地下钻了出来,陈年旧事像过电影一样,一一从脑海中浮现出来。老屋见证了我的欢乐与忧伤,我在这儿长大、娶妻,这儿给我留下了太多青春回忆。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这儿将是我终老一生的归宿。那时,会有这许多烦恼吗?我住了下来,但我的内心已长满杂草,再也无法重温旧时的感觉,再看到村里的小河时,早已干涸了,寻遍村落,儿时的伙伴难得一见,父辈们已没有了当年集体出工的飒爽,佝偻着腰,沟壑纵横,脸上写满了沧桑,村头的桃花灿烂依旧,我的心情却十分落寞,春天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我的青春再也不回来,我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里去?放下吧,放下吧!有个声音在呐喊,可怎么放得下?又怎么能放得下?
 
  现在,又是春天。今晚,花好月圆?举头问明月,明月无言。
最新文章

试卷风波


我的课外之乐


种大蒜


河边


名副其实的“粘牙糖”


大课间,嗨起来


心声


种豆芽


猜你喜欢

男妓口述:老女人最会


口述:我和老公过夫妻


口述:妻子嫌弃我床上


释迦牟尼是怎么死的,


口述:无耻上司把玩的


假如我爸爸是吴京,我


嫩模口述:我被下药的


红笔为什么不能写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