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乡愁

时间:2017-07-08 11:07:25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王辉
  寂静的夏夜,坐在窗前看着窗外星星点点的万灯火,思乡之情油然而起。这个节点,总能想起来在家乡辛劳一生的老父亲
 
  我的父亲是陕西关中地区地地道道的农民。他一如众多的关中农人,话语不多、衣着朴素,勤劳而本份,唯一的爱好就是抽“纸烟”。忙农活时,总是不忘点上一根烟,就连闲暇时想点事情,也是点上一根烟,往往是烟抽完了,事情也就有了结果了。母亲对父亲抽烟总是耿耿于怀,没少“拾掇”父亲,可父亲总是一笑了之,该抽时还照抽不误。
 
  父亲没有多少文化,但他在村里绝对是少有的“明事理”的人之一。父亲务得一手好庄稼,在过去再艰难的日子,他都没有让全家老小饿肚子。记得从小到大,父亲平常很少和我们说话,除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在责任田里辛勤劳作,印象最深的就是倚靠在炕头,抽着廉价的纸烟沉默着、思考着……
 
幸福的乡愁
 
  直到我参军到了边疆,父亲的形象和身影越来越模糊。我甚至记不清父亲的面孔,但一封封从三秦大地上邮寄来的满怀嘱咐和希望的信,又让我真实地感受到父亲的存在,也是从那个时候,我开始读懂了父亲;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有了幸福的乡愁。
 
  不论以前在部队,还是现在离家在外拼搏,我总是不经意地想念父亲,可又惧怕看到父亲日渐苍老的脸。记得参军入伍的第五年,第一次探家时父亲来接站,那消瘦的身影我差点没有认出来,黝黑的脸上布满了皱纹,看到我的时候,父亲匆忙把抽了一半的纸烟踩在了脚下。我叫了一声“爸”,眼泪便不争气地在眼眶中打转转,父亲苦涩地笑了一下,便低头扛起我的行李上了车,我跟在父亲身后,又是难过、又是幸福。
 
  父亲老了,烟也抽的少了,但比以前爱说话了,常在饭桌上跟我们聊历史政治、聊社会民生,还有他最常感叹的惠农政策。父亲常说“农民种地,天经地义”,他抽着烟感,常常感叹我们这代人不会种地是个遗憾,母亲则说,父亲是个“老古董”。我笑一笑,不和他争辩,有时候,我很佩服父亲的睿智,我深深明白父亲这代人对土地深深的眷恋之情。我常抽出空闲时间,带着女儿跟着父亲到地里一边拔草、打药,一边听他说道陈年往事,一老一少,乐在其中,感受这少有的幸福。
 
  “家有老、如有宝”,我倍感珍惜父亲健在的日子。岁月是残酷的,分分秒秒催人老,我鬓角都有了少许白发。如今,时常身在他乡,越是白发增多,对父亲的思念就越是强烈。此刻,一地的月光飞翔,闪烁如刀,思念的心瓣散落,掷地有声,想起远在家乡的父亲,我心中不由得又多了一缕幸福的乡愁!(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最新文章

姐妹花开


夭折的旅行


那一天,雨一直在下


一母所生的哥哥


一封家书


那一次,我流下了愧疚


多一些问候


妈妈,对不起


猜你喜欢

口述:和同事调情我有


漂亮岳母_干岳母_操岳


这里,也是我的舞台


口述实录:单纯的我遇


《乔希的球场》读后感


口述:老婆一家都爱上


口述:我和师母偷情怀


《小鹰逆风飞行》读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