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 怀念 孩子 外公 伤感文章 自己 心态 感冒 深夜 父亲 失去 情感日志 舞台 日子 再见 背叛 年代 二叔 事情 蜕变 仪式 背后 受伤 岳父 肉体爱情 祭奠 伤感文字 自卑 其实 小孩 友情 哭声 二姑 忧与爱 美文 突然 关爱 一个人 竹椅 性感

陪母亲的最后一夜

时间:2019-05-15 22:26:55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刘建东
  五年前的冬日夜晚,下着,刮着风,天冷冷的,接到母亲病危通知仓促赶回,衣着较薄,格外清冷。母亲已卧床月余,不能言语七天,弃食四天,一天不如一天,看看不行了。按当地风俗,卧床已移到客厅,门开着、灯亮着,家人守着。
 
  母亲一头银发,脸色红润,双眼紧闭,如若睡觉,手暖暖的,很柔软,只是呼吸长长的,像是在喷气,发出声响。下半夜,其他人去休息,我留下守护,在母亲床旁摆了一张长椅,加上一些铺盖,与母亲并排而卧。
 
  听着外面不紧不慢的雨声,看着母亲安详的面容,长长地吐着气,手摸着母亲的额头,仍是暖暖的,觉得母亲走得不会那么快。母亲来自本镇乡下,系秦姓兽医的小女儿,六月十七生日,属牛,二十四岁嫁于父亲,跟父亲学缝纫手艺,育二子二女。
 
  母亲个子不高,做事一向麻利,干净利落,害怕落人后。听说怀上我时,挺着大肚子在头罾盐场抬盐做苦力。母亲一生勤勉不张扬,不怨天尤人,不叫苦叫累,小毛小病忍着,有困难扛着,相信苦日子总会过去的。母亲很善良,富有同情心,喜欢帮助人,人缘很好。邻居需要缝缝补补或做件衣服,母亲总是乐于接受,加班加点,非常仔细地尽快做好。自己遇事则怕麻烦人,常考虑别人的难处。
 
  母亲善持家,从不乱花一分钱。小时候家里穷,人口多,镇上供应计划少,舅家常送一些山芋、玉米面等粗粮来贴补,母亲会回送一些米,这样一家人就有得吃了。母亲常将自己年轻时衣服先改给我穿后,再改给妹妹弟弟穿。为了建房子,母亲曾带着我们,到灌河边卸载的黄砂船上,清扫船舱剩下的黄砂,再设法运回家,积累了几年,终把房子建起来。
 
  母亲手很巧,会做许多手工。做姑娘时跟村上老艺人学会剪纸,我们兄妹结婚的喜庆字、雀鸟图均出自母亲之手。四邻八居子女婚嫁布置婚房,母亲总是有求必应,欣而往之,巧手细工,锦上添花。逢年过节,母亲总要连续加夜班,为我们兄妹赶做新衣服、绣花鞋。特别是端午节,母亲会为我们做各式各样的香荷包,扣上精美的绒线,这让邻家的小孩很羡慕。
 
陪母亲的最后一夜
 
  雨在下着,凌晨3时,母亲喘气开始变短,频率加快,仔细观察,头、手温度正常,其他无异常,祝愿母亲今夜平安,母亲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了。人们说,人走之前,总有一段清醒的时间叫回光返照,期盼着母亲回光返照。希望她能坐起来,睁开眼,同我说几句话,那怕半句也好。
 
  那年春天,母亲四肢无力,不想吃饭,到响水县医院住了一周,出院后仍不见好转,左肋疼痛不止,后背又生个瘤。我们夫妻回家探望,劝其来盐治疗,就是不肯。夏天病重,小妹又哭又闹又劝,终于来盐看病。
 
  检查结果是,肺上有多处肿块,腹腔肋骨处有多处肿块,骨头上有癌,医生认为是骨转移肺癌,已扩散多处,病因与2009年检查结果一致。医生要求做活检,母亲深知自己的病情,舌苔已无,左后背肿块渐大,她认为癌已扩散到体表。她说,我现在已知道得的什么病,这就够了,开刀和活检不能除病,反添病。拒绝医疗,坚决要求出院。
 
  中秋节回家看父母。母亲精神又差了、又瘦了,说话有气无力,很少走动,大多卧在床上,母亲精神垮了。吃团圆饭时母亲被请到桌上,她什么也不吃,只是看着大家。晨起向母亲问安,她坐起来说一夜没睡好,怎么也睡不着,一脸无助的样了,母亲大不如前,心里很难过。
 
  平日院子里的花草红的、绿的,总是生机盎然,是我们家的一道风景线。现在母亲无力服侍了,花草凋零了。母亲说你去浇浇水,这花已前开得多好,我给你们收了点种子带去种种。一阵心酸,眼中噙泪,母亲这个时候还在想着我们。
 
  小雨如丝,屋里很寂静,只有母亲短促的呼气声,屋外雨滴打在铁皮蓬上发出短促的声响,其声沉闷,其音急迫,像追命的鼓点。看着垂危的母亲,一步一步走近死神,即将阴阳两隔,不由得一阵心酸,潸然泪下。母亲今年78岁,24岁生我,母亲与我均属牛。想起母亲养育54年的恩情,想起母亲这么多年的关爱,泪如泉涌,欲禁难止。
 
  国庆节期间女儿回到盐城,一起回老家,母亲很高兴,与我们一起用餐;一周后我们夫妻回家,临行母亲送我们到门口;三周后爱人同学聚会,同学陪同探望母亲,母亲还能说说谈谈;11月1日回家,母亲卧多立少;8日回家,母亲只有如厕下床;22日回家,母亲已不能下床,如厕要人抱,夜间讲胡话。母亲走的前一天,我在母亲床边喊“妈妈,儿子来看你了”,母亲嘴角动动,但未说出话来,后又睁眼朝我看了一眼,撕心的最后一眼。
 
  外面雨声渐大,已是凌晨4时,父亲起床看望母亲,母亲还在短促的呼气,摸摸母亲的脸和手,父亲知道母亲已灯干油尽了,只有一点小火苗,摇摇晃晃,随时会熄灭。转头对我说,你睡吧,明天还有事。
 
  母亲病重时间常对我们说,这么多年,你爸待我很好,对我从没有一句大声。比比鞋帽厂老职工,许多人不如我,我知足了。此言悲怆,我等垂泪。
 
  母亲很刚强,白手起家,一生勤勉,随父学得一手好缝纫,建起五间房子,四子女相继婚嫁,成家立户,可谓功德圆满。
 
  母亲多磨难,四十五岁子宫根除,五十三岁腰腿疼痛,五十九岁左肾肿瘤切除,七十三岁骨转移肺癌,七十八岁肺癌扩散。
 
  凌晨6时多,大表哥起床来到母亲身边,仔细端详着母亲。7时母亲突然呼吸更短促,大表哥手搭着母亲的脉搏,大声说道“小姑奶不行了”,家人一阵慌忙,按既定方案铺设灵床,给母亲擦洗身体。7时20分母亲去世,双眼流下了辞亲泪,她脸色红润,神态安详,像睡觉一样,母亲真的走了,永远地离开我们了。
 
  妈妈,儿子不能再陪您了。
最新文章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1000


你在天堂还好吗


忘掉一个爱过的人很难


天堂的父亲


反折我的噩梦


父亲无声地走了


父爱-关于父爱的日志


老北京的悲哀


猜你喜欢

床上108种姿势图解大


滚来滚去的小土豆作文


床上108种姿势:69式


滚来滚去的小土豆


我做了一项小实验300


祖国,我为你点赞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游记


初一入团志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