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价 扶贫 养生 散文 娃娃亲 梅婷 山村 失信 紫荆 宗教 赏梅 秋浦河 乌鲁木齐 衬衫 散文精选 安排 2018 火把 爆米花 问题 繁星 喜鹊 仙阳 琴声 知音 借条 小镇 二月 遥想 原味 戒指 春晚 大年三十 色彩 花椒 新庄 九溪 胭脂 延安 河北

小姨

时间:2019-04-12 19:28:28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杨运生
  小时候,里姊妹多,母亲一人照应不过来,所以我经常住小姨家。姨家在嵇湾村,离这不远,我一个人几乎也能摸着。穿过两个村子,就是公社的变电所。一排排高大的变压器,密密麻麻的电线,常吸引着我,我不知道电能干什么,也没见过电灯什么样。每次经过这里,我总好奇,便趴在破漏的围墙缝,往里瞧上一阵。绕过围墙,就是农机厂,门口堆满钢铁刨下来的铁花,一圈一圈,新刨下来的,没有生锈,颜色很好看,捡几根便成了我的玩具,走路就不再寂寞。再走就到了集镇,街头有家铁匠铺,每次经过,都听到叮叮当当,欢快的打铁声。路口是家大众饭店,铺子上摆着烧饼油条,锅里还冒着油烟。出了街,前面就是唐豫河,姨家就在河边上,顺着河边走不远就到。暮春时节,走在河坡上,可以看看密林一样的芦苇,有时还能碰到几个撒网捕的,银白色鱼,在篓子里乱跳。冬天则不妙,遇到解冻,布鞋总是粘着厚厚的泥巴,脚都抬不起来。
 
  姨家有几间草屋,每到吃饭时,各个房间小喇叭就一起响起来。这时我才发现姨家喇叭和我们家的不同,这是用铁皮罐做的,屁股上缠了几圈电线,有一端还插到土墙缝里,尽管声音吱吱呀呀,却令我陶醉,每天都是那首曲子: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
 
小姨
 
  天冷的时候,牛也住在屋里,还要烧草取暖,暖和倒是暖和,就是烟熏的我眼泪直流。
 
  早饭是生产队分下来的一盆豌豆浆,回家掺上几根山芋干烧开,豆腥味很浓,我闻不惯,总先挑山芋干吃,最后不情愿地撅着嘴,慢腾腾地吸着浆汁,发出吱吱吱吱的声响,姨拉过我,不知从哪里变来的一只鸡蛋,她端详一番,麻利地把鸡蛋大头在灶台上轻磕一下,用指甲抠出小窟窿,贴上粘水的火纸,用火叉挑到锅塘里,滋的一声,我闻到了香味,凑过去趴在灶门口,往里瞧,火通红,姨说,不急,再等等。这可是第一次吃的烤鸡蛋。
 
  晚上,村子有放电影的,我看不懂,也记不得内容了,看电影,要经过村里河塘边,河边有几棵大枣,缀满了红的、青的枣子 ,一到枣树下,我就走不动了,姨知道我的心思,只见她一踮脚,一探身,一伸手,几颗枣子便落到手心,姨大我十几岁,身材绝对高大,摘几颗枣,轻而易举。
 
  呆在姨家长了,我就闹着要回家,姨拗不过 ,就送我回来,我们舍不得她走,母亲叫我们拦着,我们一起扑过去,抱着她的两条腿,无论她有多大力气,都迈不开半步。
 
  后来我上学了,去姨家渐少,再后来姨远嫁到了凤阳,凤阳在哪?我不知道,只知很远很远,长久都没有消息。母亲想的时候,促我写信,无非家里收成,鸡鸭鹅猪啥的,别的我也不会写,但我记住了那个叫黄湾新桥的村子,在淮河边,直到今天,熟悉却从未去过……
最新文章

夜桃花


春天,尊重生命的开始


年老也应懂感恩


清明节习俗


背影-关于背影的散文


追寻北京的春天


拥抱自己


淡淡的幽怨,穿透我的


猜你喜欢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真实男女狂xoxo动态图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