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爆米花 春晚 火把 乌鲁木齐 紫荆 琴声 代价 知音 赏梅 原味 喜鹊 衬衫 寺庙 秋浦河 新庄 借条 问题 娃娃亲 宗教 草药 2018 失信 仙阳 九溪 散文精选 戒指 延安 大年三十 繁星 小镇 花椒 色彩 石川河 山村 胭脂 飞奔 猫头鹰 草房

冬天,一抹小雨

时间:2019-03-15 21:34:22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唐中华
  1
 
  四季分明的川东,每个季节的景致都不一样。“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是“贵如油”的春雨;“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是夏天“珍珠入船”的骤雨;“凭轩望秋雨,凉入暑衣清”,是凉爽的秋雨。写下这个题目时,已是这场入冬小雨下的第三天了,秋已去,愁已消。
 
  2
 
  小时候,我们最讨厌的是过冬天,因为冬天总和雨分不开。我们川东很难见到雪。在我的记忆里,只有高中毕业当代课教师那年下了一场鹅毛般的大雪,白茫茫一片,将火红的橘子压得喘不过气来。可正是因为那场雪,橘子卖了个好价钱。其他老师没来上课,我坚持冒雪来到村小,组织学生一起堆雪人、打雪仗,尽情享受雪带给我们的幸福。直到多年以后师生相见,那场快乐的冬雪,仍被津津乐道。
 
  3
 
  “饮泣芭蕉声不断,撑天藕叶路边开”。一到冬天,听到外面下雨就犯愁。我的小学是在老汇北乡金鸡村小上的,那村因为山头一块独领风骚的"金鸡石"而闻名。那时到处稀泥的田坎就是路,整个村就一条较宽的土路“机耕道”,用于拖拉机拉石头什么的。下雨天上学,我们常常走长满田草的小路,而不走稀泥成堆的机耕道,因为更近。那时冬天大都没鞋穿,即使有也不想让鞋子“受伤”,得放到过年去穿,所以得赤脚卷裤走路。田坎被雨水浸泡后,有些地方滑坡,不注意一脚踩滑,人和书包就掉进水田里。满身是泥水,书本和笔都被冬水浸湿,回家要用火烤好久。要不就走“机耕路”,全是稀泥,冻得通红的小脚丫常被陷进去半天拔不出来。记得有几次,连同帮忙的同学都一起跌倒在稀泥里,哭成一片。尤其是夜雨后,路上一层薄冰,赤脚板踩上去,"咔嚓"一声脆响,刺骨的冰冷。
 
  就这样,踏着冬雨带来的泥泞,我们走过了小学,读完初中,直到高中,因住校才没太“受罪”。现在好了,村里早已修上水泥路,车来车往,很是方便。“暮后伏案翻古籍,灯下典故醉往事。窗外檐露惊梦醒,几丝寒彻眉峰驻。”立冬后的第一场雨,一阵冰冷。“不堪红叶青苔地,又是liang风夜雨天”。
 
  冬天,真的来了。
 
  4
 
  “潇潇一响残梅雨,独立无情绪。且随湖柳入微茫,浑记荷花那日小池塘,人生多少春秋里,留住一冬季。怎禁妩媚破东风,几缀杜鹃红在雨丝中。”曾记得,那场萧瑟的冬雨,虽然没有残梅相伴,无雪花相依,但梦中相忆,在林中捉鸟,江边嬉戏。小雨中,三汇这个多情的小镇,不知发生了多少浪漫的事!
 
  以前,我不太留意冬天的雨,一是小时候上学,冬雨伤我们太多的心,二是季节轮回,忙于生计,麻目于炎凉的世事。在镇上住久了,楼房紧挨着,根本看不到完整的雨景,不听到雨打窗台或护栏上的铁皮,还真不知道天在下雨。
 
冬天,一抹小雨
 
  5
 
  乡下则不同,一望无边的木、山川、河流,阴晴自知。老家的村子,这些年月年轻人一般在外谋生,留守家中的仅老人小孩,所以冬夜更为安静。“已讶衾枕冷,复见窗户明”,推门而出,看到天空雨雾濛濛,像在密织着白丝网。地板湿了,树梢在滴水,菜叶上闪烁着亮晶晶的“珠子”。昨晚一直在下雨,檐下并无冰沟,似乎有童年般的些许失意,低洼积水处,冰面如镜面,透明见底,杂物等棱角清晰。薄冰盖在花草的叶子上,更加晶莹剔透,清新美丽。路边的落叶,泛着浅浅的光亮,滢光中仿佛让你想起“六出飞花入户时,坐看青竹变琼枝”的美妙诗句来。院里的一草一木如是被一位村妇用洗涤液悄悄地洗过一遍,虽然寒冷起来,但也惬意、舒适。
 
  我已经好久没有回老家赏一赏小院的雨景了,甚是想念
 
  6
 
  今天周末,和小孩一起呆在书房,他做作业,我练毛笔字,总被窗外噼啪噼啪的敲击声打扰。不知不觉,我停下来,静静地听起冬雨滴落的嘀答声,她像不紧不慢拨动的琴弦、敲动的键盘,又象清脆的马蹄声,仿佛在温婉的指间激昂地奔腾,自自然然在耳边流淌,轻轻柔柔在空间转换。小儿将手伸出窗外,雨水落在手心,一阵刺骨的冰冷让他叫出声来。窗台上的水仙,花季过去,一脸颓态,夜来香在微风中摇曳。偶尔飘进几滴雨点,落在叶子上,花草摇动着脑袋,露出疲惫与萧瑟,一如我们早已逝去了的青春。现在,只要回想起那年少轻狂的季节,心头总有错过的怨怼和失落。
 
  7
 
  信步走上楼顶,“一览众山小”,远处的白蜡坪、牛奶尖、大青山,被这场冬雨撒满了白雾;巴河、州河、渠江,三江水面仙气弥漫。冬雨中的三汇,呈现出一番别样的、让人猜不透的美景。当然,也有依稀可见各个老码头上的旧工厂,遗址尚存,陈墙旧瓦在冬雨里静静地述说着往昔。它们知道,总有一天,遗址或将成为宝贝,展示本地曾经辉煌的工业文明。远离了喧闹和污染,人们习惯了静逸与洁净,早已不再纠缠于过去,绿水青山的这方古镇净土,和远近闻名的新兴文艺创作队伍,加之正在苏醒的各类灿烂夺目的“老窖”文化,正展现着新的发展道路。
 
  冬雨中的街上,略显“门前冷落鞍马稀”,商户们串起门来,三五成群打上一会扑克,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卖冬装的门前,聚几个客人,“减价啰,打折啰!”不停地在吆喝着。五颜六色的花伞拥簇着,脚踏清脆的街面,慢悠悠地左顾右昐着,打量行人新穿的冬衣,或许也是在寻找今年初冷的感觉?有些人不打伞,寻着屋檐,避着冬雨,边走边望,心里在想,这雨该要打住了吧?冬雨里,思量着,一切,都在为雨晴后即将到来的新一轮热闹而准备。
 
  江面上,人们并不在乎雨,汽笛声声,渔翁戴笠撒网,货船运输,浅雾中行船,如临仙境。江边码头,男男女女,打着伞,哼着歌,洗着衣服,悠然。
 
  8
 
  成年以来,我曾在村小代课,在机关工作,果断放弃职位,外出寻职,当小有成绩时又毅然回家。但凡栖居之处,书籍汗牛充栋,笔墨随身,从未放弃对书法和文字的爱好。“为伊消得人憔悴”。在很多迷茫时光里,我临过不少帖,读过一些书。在现实的苟且与诗和远方之间,忙碌地折腾着自己。为什么要喜欢这些?我也曾在行色匆忙的人群里,故意放慢脚步,打问自己。无非一种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而已!
 
  倚窗望远,静静地聆听着冬雨散落到人世间的声音,享受着冬雨带给我们的静谧。岁月静好的时光,并不是被搁浅的时光,在这场冬雨里,其实,应该明白的已经明白,应该释怀的也释怀了。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
 
  冬雨下着,然而春天已不远了。
最新文章

此生,我和教师失之交


三月,有你春天更美丽


献给母亲的歌


窗外,岂止是风景


感悟大海


遇见大海


伴我成长小人书


夕阳下的黄昏


猜你喜欢

中国第一波霸到底有多


您弯腰的瞬间真美


生日姐夫送我一套性感


差一点看成无人驾驶了


不同的女生从牵手到啪


试一试,我能行


姐姐,姐姐你轻点


据说身材不是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