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 二月 春晚 爆米花 乌鲁木齐 火把 紫荆 琴声 代价 知音 原味 养生 散文 安排 喜鹊 衬衫 秋浦河 寺庙 借条 草药 散文精选 失信 小镇 仙阳 娃娃亲 新庄 赏梅 九溪 色彩 延安 大年三十 戒指 问题 梅婷 宗教 石川河 胭脂 演戏 2018

老叔·老屋

时间:2019-03-12 00:51:5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何志宽
  大年初二,去乡下堂弟拜望老叔已成惯例。九十六岁的老叔除耳朵有点背,身体硬朗,精神矍铄。
 
  多少年来,老叔似乎特别关注房子的事。每次见了面,他都会告诉我这庄子上哪家哪家又盖了新房,啥样式的,有几层,多高多大……这次也不例外,他向我指指西边,惊叹地念叨着:“乖乖,不得了了,响水街上的房子都盖到天眼眼了……”确实不假,庄子西边仅几里地外,“金港家园”“未来府”的住宅楼一栋接一栋地高耸起来;再往西点,“大湖富邦”“华都麗景”等处早已高楼林立。与早些年相比,对瓦屋楼宇颇有微词的老叔大有变化,现不乏溢美之情。而且也很少提及他那曾“风光”过一时的老屋了。
 
  八十三岁那年,老叔终于搬出了老屋,住到儿子家里。收藏着半辈子故事的老屋也终于拆了,还给了一方绿野。
 
  儿子家在村子的西头,紧挨着乡村公路的前排;两上两下的洋式小楼是零四年拆掉平房翻建起来的,四周粉白的围墙,两扇银色的大铁门锃亮。老叔说,就是解放前本庄大地主潘小鹤家的炮楼大院也没这气派!可就这么好的住处,儿子多次劝他搬过来住他却死活不肯!理由:住不惯!
 
  “住不惯”也确实是理由。十八年前,婶刚过世那会,家在县城的女儿怕他一时孤单,想把他接过去住一会,好说歹说才劝进了城。可只住上两宿,那天一早天还没大亮,他连招呼都不打就只身回了乡下,害得女儿一家人找了半晌。他告诉人说,那房子跟鸟笼子似的,怪闷屈人的!上下个楼七拐八拐的,头都给转晕了;软塌塌的床,怎么睡都不自在;地板闪亮闪亮的,别说吐口痰别扭,就连烟袋磕个灰都找不到落头;厕所的马桶,坐上怎么也不得劲;站在四五层屋高的窗口向下一望,心都悬了起来……
 
老叔·老屋
 
  老叔舍不得离开他那住惯了多半辈子的老屋啊!那老屋的每一块泥瓣上都浸透着他的汗水和心血,那老屋的角角落落里收藏着他许多酸甜苦辣的故事。
 
  老叔的老屋原先是在村子中间的,是三间一架梁的格式,东头房间土垒的山墙,西两间是木架梁用芦苇笆相隔。整个房子石头底脚,粘土墙身,草顶子。你可别小看老叔这草屋,早年它在咱夹河村的“风光”并不逊于现在儿子的小洋楼呢!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老叔的儿子初中毕业就回乡参加了劳动。眼看儿子就要到谈婚论娶的年龄,可那还是解放初垒砌的两间土坯房早已檐张墙裂的。就那穷样子,谁家的闺女能看得上呢?为能给儿子讨上媳妇,老叔和婶子嘀咕了好多个昼夜,终于决定:盖上个三间像模像样的房子!为节省开支,能自家单做的事全由自家做了,刚届不惑之年的老叔有的是力气!那一年的冬天,老叔和儿子利用早早晚晚队里上工前后的空隙,硬是从半里开外的河坡上挖取来粘土,堆起了一米高的三间房屋基。为使将来的土墙不被盐碱侵蚀,老叔又买下一船十几吨的石头。盖个土房子用上这么多石头垫崭脚在当时村子里还没有。可老叔他心里想的这是“百年大计”,现在多花点钱,多吃些苦,不能让儿子今后再操这份心。老叔父子俩又请上三两个亲友,花上几个晚间的功夫,硬用木轱辘的独轮车把石头从四里外的潮河边推回来。
 
  这“百年大计”的事,老叔对房子建造中的每一个环节都把得严!就说打墙的土,要绝对的粘土、熟土,上了水后是踩了又踩,翻了又翻,生怕中间有一丝不合实。墙体是分三期垒成的,每一期垒成的墙,里外都要用缠上细绳子的木棍挨排着使劲地鞭打,直到渐干渐硬打不出印子为止。一家几口人没早没晚的鞭呀,打呀!直鞭得老叔腰都难直起,直打得婶子胳膊都抬不来。你还别说,那墙可真结实着哩!2000年,我县突发的“8。30”大水泡倒了多少乡村的土墙草屋,可老叔的老屋却丝纹未动!这与那石头崭脚有关,更与那鞭打得实在的墙体有关!
 
  老叔家的房子是在麦收后落成完工的,它一下子给夹河村增添了个大大的景观。在众多低矮草屋的映衬下显得既高大又宽敞,说是“鹤立鸡群”一点不过;刚分得的麦杆铺毡的屋面黄亮亮、金闪闪的,真可谓“光彩夺目”!房子盖好,老叔足足掉了二十斤的肉,可当他看到庄里庄外的人投来羡慕的目光时,那心里很是乐滋滋的。
 
  八十年代初,离庄子半里地的南渠边修起了一条乡村公路,村里把路北一片规划成宅基地,号召庄上的人家来这里建房,条件是非瓦房不批!秋天,刘宝家在这里盖起了全村建国以来第一栋瓦房,砖石到顶,高大、宽敞、明亮,一下子抢夺了老叔多年的“风光”!
 
  翻过了年,挨着刘宝家的左右又接连立起了几栋瓦房,一样的样式,一样的装扮,整齐划一,煞是好看!老叔那有着精明头脑的儿子按捺不住了,他认定在那沿路边盖上房子,将来定会有发展。他要老叔把这草屋扒掉去路边盖瓦房,却招得老叔好一顿的训:“你麻木啥呀,就咱这屋住不得你啦……”没法,人家自己拿了主张。秋天,三间瓦房在路边建了起来,小两口子另立了门户!
 
  老叔心里那个别扭就甭提了,常与婶子唠叨:你说那瓦房有什么好的,有我这草屋冬暖夏凉吗?这房子铁桶似的,一百年也倒不了啊!……可打那往后,这庄上的草屋是越来越少,南边的瓦屋是越来越多。刚进入二十一世纪,庄上人像阵风似的,一呼啦全走啦,就落下老叔的老屋孤孤单单的立在那里。老叔这才显出孤单和凄苦来,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啦!尽管这样,老叔还是硬撑着,直到2005年……
 
  那晚,住在儿子为他安排的房间里,老叔一边擦拭着婶子的遗像一边唠叨着:你说这人也真是的哟,有吃、有穿、有得住就知足呗,可非爱闹腾着。你看现在各家的房子,是越盖越大,越盖越高,一个比一个好……要说啦,该是这世道好,光景才好的啊!看来我啊,还能过上一阵子呢!也好,让我多看看这好日子的光景,到时全说给你听,管叫你也高兴高兴!
最新文章

伴我成长小人书


夕阳下的黄昏


我的亲人我的年


夜西湖


大哥


岁月谁回头


春天的木棉花


领导夸会演戏


猜你喜欢

中国第一波霸到底有多


您弯腰的瞬间真美


差一点看成无人驾驶了


不同的女生从牵手到啪


生日姐夫送我一套性感


试一试,我能行


据说身材不是亮点


姐姐,姐姐你轻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