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凤垭山天乐谷 沧桑 扶贫 茶叶 爆米花 农庄 秋光 秋浦河 重阳 琴声 小镇 乌鲁木齐 养生 衬衫 折扇 安排 暖阳 大年三十 喜鹊 乡野 性命 麻雀 宝鸡 紫荆 内江 河流 陕北 知音 失信 繁星 娃娃亲 春晚 借条 散文 延安 代价 诗韵 色彩

母亲的香米醋

时间:2019-01-23 01:05:04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春
  母亲十分勤快,是个闲不住的人。就是没啥事做了,总也要找个营生出来做,用她的话说,有事做,这一天心里就踏实了。然而母亲最让人敬佩的是,有一手酿制米醋的技术,由于技术娴熟,喜欢热心帮助和传授他人,被乡邻亲呢的称为“醋婶子”。
 
  母亲出生在一个依山的山村里,村后的那座大山叫塔山,因山上有一座七级砖塔而得名。山里面蕴藏着丰富的煤碳资源,在很早以前,人们在自院里挖个坑,就会采到煤碳。中午要做饭了,就打发半大小子,挎上个筐,下坑里取上几块,就可点火做饭了。在几年前,国家投资数亿元在塔山建了一个年产万吨级的现代化煤矿,每天产出的煤碳,经过大秦线,被重载列车运往沿海各大城市。那个山村也因煤而富,成了远近闻名的小康村。
 
  时光回转,母亲家中有六女一男,全靠老爷一个人支撑着,日子过的很清贫。为了生计,减轻家里的生活负担,母亲经熟人介绍,在十六岁那年的春天,告别乡土,离开亲人,在城里的天主教堂谋到了一份帮厨的营生。当她来到这个陌生的教堂,一切都感到是新鲜的。教堂的厨房设在一个独立的小院里,院内的房子是清一色的砖瓦结构,红柱回廊,十分优静,院内载种的两株丁香开着一紫一白的花儿,浓香满院,沁人心脾。母亲从没有闻到过这样好闻的花香味,只是觉得这花没有家乡山上山桃花开的鲜艳。她被这小院完全迷住了,喜欢上这个小院和帮厨的这份工作了。
 
  每天清晨起来,母亲就拿起掃把,把小院内院外清掃干净,然后进入厨房点火开水,一边等着大厨的到来,一边开始打掃厨房,该擦抺的擦抹,该清洗的就清洗,手脚勤快,从不偷懒,工作干的十分卖力,有条有理。那个女厨师像个发面馒头一样,白白胖胖的,面容和善,开口就笑,裤腰带上掛着一串钥匙,走起路来叮咯作响。厨师和母亲的工作,就是为十多个修女,做一日三餐。厨师见母亲活做的干净利索,又十分的勤快,两人配合默契,对母亲很是喜欢。
 
母亲的香米醋
 
  一日,厨师神密的对我母亲说,我带你去那间“密室”看看。出了门,没走上几步路,就来到那间成天掛着大铁锁的偏房门前,厨师拿起裤腰带上那串从不离身的钥匙,拣出一个,插入锁眼,“叭哒”一声锁子被打开,她俩推开门进去,母亲抬头只见屋子里也设有啥值钱的东西:,都是些米面油,日常生活用品,地上摆着三个粗瓷黑釉大缸,上面严严实实的盖着木盖子,母亲心里想,啥“密室”,唬人呢,说是一个库房还差不多。厨师推了一把呆看着的母亲,指着身边的一个缸子说,你帮我把木盖打开,母亲应声打开,一股浓郁的米醋醇香味扑鼻而来,直入胸腔,母亲不由的张大嘴巴,贪婪吸了几口。厨师笑问道,这米醋怎样?母亲回味道,这是我一生里嗅到过最香的米醋。厨师操起一个小木瓢舀了半瓢递给母亲说,你尝尝。母亲接过木瓢只见琥珀色的米醋,发着晶亮的光,眠了一小口,就如同品食着熟透了的葡萄,酸甜醇香溢满嘴,不由的脱口而说,好醋。厨师笑眯眯的说,你品尝的是两年陈醋,那两个缸子里的一个是去年酿的,另一个缸里盛的是三年陈醋。回到厨房后,厨师笑着对母亲说,你如果愿意学,我就教你制作米醋。母亲高兴的一口应了下来。在厨师的亲授下,母亲从制作醋曲到酿制米醋的过程,很快就全学会了。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母亲离开天主教堂,被一顶花桥,吹吹打打的抬进了父亲的生活圈。父亲有两兄一弟,原本家里的生活很富有,伯父和父亲都是读书人,后来因两个伯父都染上了大烟瘾,家里生活状况日渐衰落,弟兄四人只好分家另过。分家时,父亲只分的几亩薄田,日子过的很是艰难,勤劳的母亲就帮着父亲起早贪黑的下田干活,每到冬季,父亲就应聘到邻村去教私塾冬学,母亲就到村中的天主教堂去做帮厨,并为教堂酿制米醋,终于不仅使日子有了好转,而且母亲会酿醋的事,也在村里传了开。
 
  那年月,村里从东数到西,富裕人家没几户,他们过年过节要想吃醋也得去县城去买,一般人家就用酸菜汤替代了。一天母亲在征得父亲同意后,就动手酿制米醋。那时,我已长大,母亲就让我做她的帮手,挑水淘米,点火煮米,跟着母亲忙的团团转,至今依然清淅的记着母亲酿醋的全过程。在柳梢抽出鹅黄色的嫩叶时,母亲就开始制作醋曲培养菌群(即米糠饼),经过近一个月的时间密封发酵后,米糠饼上长满了白色的,黄色的,绿色的,粉红色的长绒毛,五彩纷呈,煞是好看。,母亲小心翼翼的将米糠饼晾晒在太阳下,晾干后,碾压成粉过筛待用。进入盛夏,我帮母亲就把近百斤小米分次煮到六成熟,晾凉装缸,母亲将曲粉均勻的搅伴入小米中,再在上面铺盖上一层厚厚的米糠,然后把缸放到通风凉爽的闲屋内进行发酵。这是酿醋的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期间,稍有不慎,整缸醋糟就会因温度升高变质,把上百斤小米白白浪费掉。那时因没有温度计进行测温,全凭经验,用一双手判断醋糟的温度变化。所以,母亲天天就用手插入缸中一边翻搅一边揣摩温度,两条胳膊被醋酸刺激的红红的,像两根胡萝卜,火辣辣的疼。在立秋的那天,做完最后一次翻缸后,就用麻纸和黄泥巴把酿醋缸封了起来,直到腊月二十三祭灶时才启封。
 
  祭灶那天,我们一家人早早起来吃过早饭,父亲就将夏天备下的淋醋缸清洗干净,再用高梁桔杆把底部上面那个放水孔堵上,我们兄弟几个安静的围坐在淋醋缸前,瞪大眼睛守着,等待着米醋奇迹般的出现。只见父亲将酿醋缸的封启开,把盖掀起,浓烈的醋香立刻飘荡满屋。母亲用家里那个平时用来舀水的大铜瓢将醋糟盛入淋醋缸内,父亲搬来一块光滑的大青石压了上去,不一会,琥珀色的米醋液就从高梁桔轩的缝隙中缓慢的滴滴嗒嗒的流了出来,我们拍着手,开心的笑了起来,大声嚷闹着说,醋出来了,那高兴劲不亚于过大年穿上新衣服。醋液的滴嗒声,仿佛大小珠子落玉盘般的清脆,不大功夫,盆中就漾起了醋的波纹。中午,母亲特意给我们做豆面吃,一碗碗热腾腾的豆面,浇上母亲亲手酿制的米醋,洒上碧绿的葱花,再淋上一些胡麻油,那香喷喷的诱人味道,我连着吃了两大碗,才解了馋。从此,每当家里来了客人,母亲就会做豆面浇醋来招待客人,在隆冬寒天,也经常给我们打牙际。这豆面浇醋成了家里的美食,至今让我难忘
 
  第二天吃过早饭,母亲把二哥和我叫到面前,吩咐道,你俩分头到邻居和亲友家,告诉他们咱家的醋做好了,快过年了,让他们带上瓶子来家取醋。整个上午,来取醋的人有女人,有小孩,也有男人,络绎不绝,一小瓶醋,拉近了邻里的关系,亲戚更亲了。那些取醋的女人品尝了母亲的米醋后,一个劲的夸奖说,婶子的米醋真香。快嘴龙嫂指着几个女人说,我们已商量好了,也要跟着你学酿醋,婶子不会嫌弃吧。母亲笑的合不拢嘴,满口应了下来。从此后,村子里人家的饭桌又多了一种调味品,是母亲颠覆了村里无醋吃的历史
 
  一晃半个世纪过去了,这虽是儿时的记忆,但很难忘记。现如今物质生活日见丰富,在我家附近一家大型超市里,琳琅满目的货架上,各种品牌的醋应有尽有,有南方产的,也有北方酿造的,光是山西老陈醋就有好几个牌子的,花花绿绿的商标,吸引着人们的眼球。但吃起来总不是儿时母亲的香米醋那个味道,尽管已过去五十多年了,岁月也冲淡不了对母亲的香米醋的思念,反而愈加浓烈。
 
  我站在窗前,只见月芽儿西斜,月光朦胧,勾起我对母亲的不尽思念。多想能吃一碗母亲的淋醋豆面啊!
最新文章

站在桥上看风景


儿时的冬天


在雪中


爱穿运动鞋的女孩


悠悠秋浦河


大年三十


邂逅池城


戒指与婚姻


猜你喜欢

2019教师政治学习心得


2019新年主持词


老公嫌我丑和我离婚


大年三十


那根线是干嘛用的,求


个人总结优缺点财务工


老公出轨后总是折磨他


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