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同 凤垭山天乐谷 沧桑 扶贫 茶叶 爆米花 农庄 秋光 秋浦河 重阳 琴声 小镇 乌鲁木齐 养生 衬衫 折扇 安排 暖阳 大年三十 喜鹊 乡野 性命 麻雀 宝鸡 紫荆 内江 河流 陕北 知音 失信 繁星 娃娃亲 春晚 借条 散文 延安 代价 诗韵 色彩

年味-关于年味的散文

时间:2019-01-23 00:51:5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凤凰山人
  俗话说“进了腊月到了年”,一进腊月门就闻到年味了。唉!这年味是什么?年味既是精神的,又是物质的,既能看得见,又能摸得着,只是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受罢了。
 
  就拿儿童来说,年味就是穿新衣,戴新帽,吃着好吃的,玩着好玩的,打扮得漂漂亮亮,跟着大人们走东,串西家,给大娘婶子,叔叔大爷,七大姑八大姨,姥娘妗子去拜年,吃着糖块瓜子,还能收到压岁钱呢!这可是一年中最让人舒心惬意的时刻。
 
  拿青年人来说,年味就是放下手中的活计,舒展舒展酸疼的筋骨,带上酒肉,带上祝福,带着新媳妇去看望丈母爷、丈母娘,在舅子妻侄们的轮番劝酒中,喝得酩酊大醉,晕乎乎地睡他一天一夜不曾醒过来的洋相。
 
  拿老年人来说,年味就是全家团圆,喝着小酒,看着新年晚会,吃着年ye饭,听着鞭炮声,儿孙们虔诚地磕头祝福,然后捹着膀子搂着脖子,左亲一口,右亲一口,吵着嚷着讨要红包的那种感觉,天伦之乐,人生中最大的幸福莫过如此。
 
  在外打工的农民工,不管在天南海北,还是城市工矿,没人组织,没人号召,都会自发地收拾行装,挤火车,赶轮船,风风火火奔回家,赶着与妻儿团聚,赶着在父母膝下尽孝。每年的春运,几亿人口的流动大军,是世界上最壮观的客流风景线,也是一种最淳朴浓烈的年味。
 
  主妇们则忙着赶集上店,扯上布,买上线,给儿女们做上新鞋新帽,新裤新褂,然后摊煎饼,做豆腐,蒸馒头,蒸年糕,包包子,今天炒上一桌,明天炒上一桌,招待了姑爷,招待娘家侄儿,累弯了腰,累麻了腿,脸上却笑开了花。
 
  这就是铭记在中国人心里,融化在骨子里的浓浓的年味。
 
年味
 
  一位大师说得好,“年味就是全家团圆的喜乐气氛,。。。。。。就是屋外烟花闪耀,飘进鼻孔内的一股幽香,就是忙前忙后的一顿丰盛的年ye饭,就是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见面都说过年好的那种友好感觉,就是家家户户贴春联,迎新春,庆祝春的开始,就是满大街挂满红灯笼,充满了祝福话语的那种氛围。”
 
  “年”,是我们老祖宗留下的最大的民俗遗产,历经数千年风洗礼愈益丰满充实,它体现了一个民族的文化心理,也就是团圆、亲情、祥和,驱邪降幅,凝聚了人们对生活,对生命的所有最美好的祝愿,此中包含着无比强大的民族凝聚力,这是中华民族最深刻的部分,是我们的民族之宝。
 
  年味是一顿丰盛的文化大餐,酸甜咸淡,就餐人各有所悟。
 
  我的儿童时期,对年味最深刻的记忆,就是父亲写对联的那种淡淡的墨香味。   每年刚过腊月十五,全村几十户人家,纷纷把大红对子纸送到我家,父亲既要忙年,赶集置办年货,又要推碾推磨打扫卫生,时间对他来说是那样的珍贵,但无论如何也要挤出时间为邻居们,乡亲们写对联。父亲首先把对子纸裁成长短宽窄不等的纸条——对子,还有大小不等的方方正正的“福子”,然后磨墨。那时没有现成的商品墨汁,只能用砚台慢慢磨,一次只能磨一点点,磨好了倒进一个盘子里——把一个瓦罐底周边磨平了做成的墨盘子,这个盘子父亲用了五十多年,传到我这里也有二十多年了。一连磨上四五砚台,足够半天用的。
 
  父亲给每家每户写的第一副对联,都是“灶王对子”,“上天言好事,下界降吉祥”,或是“常思柴若桂,时惜米如珠”,祈求上天赐予吉祥幸福,告诫人们勤俭持家,节俭度日,父亲一边写,一边讲给我听。然后再写屋门对子,大门对子和其他地方的对子,炕头上写“身体安康”,天井里高灯杆子上写“高灯下明”,大门口外边写“出门见喜”,栏门上写“六畜兴旺”或“五谷丰登”,牛槽上写“槽头兴旺”等等。我把对子纸按住,父亲写完一个字,我就把对子纸往前拉一拉。听着父亲谜一般的讲解,闻着淡淡的墨香味,奥,要过年了!扳着指头数,今天还有几天过年,明天还有几天过年,整个身心陶醉在新年的憧憬中。
 
  只一会功夫,屋地上摆满了写好的对子,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了,父亲让我看着,他利用等对子晾干的空隙去干他的活了,一天要写两三家,直到除夕人家都忙着贴对联,挂红灯,我家的对子还没写呢,父亲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就焦急地说:“你写写吧!”父亲给我裁好了纸,帮我磨好了墨,我也学着父亲的样子,先把对子纸折叠上格子,然后一笔一笔地往上画,弟弟在一边帮我拿着,这哪是写对子呀,写上的字歪歪扭扭,“龙飞凤舞”,幸亏是自家的,要是给别人家写这个样,被人臭骂一顿是小事,说不定还要赔赏损失。然而父亲看了却颇有几分得意,不无赞赏地说:“还行,就这样写吧!”我就这样开始写对子了,当时我上三年级,也就十多岁吧。淡淡的墨香味,变成了浓浓的年味,伴随我走过了大半个世纪,至今我仍然坚持年年自己编对联,写对联。
 
  过年了,放过鞭炮,吃过年ye饭,小孩子跟随大人们走街串巷,给长辈们磕头拜年。走在大街上,家家户户门口都贴上了大红对联,淡淡的墨香味掺杂着阵阵硝烟味沁入心肺,使得年味更加馥郁醇香,更加诱人醉人。别人家的小孩子每逢过年都喜欢要点瓜子糖果,吃得津津有味,口水直流,而我热衷于到处观看对联,在对联的王国里,士农工商,各有所异,就像百花争艳的花园,奇花异草,百看不厌,特别一些不曾见过的对联,我会念了一遍再一遍,让父亲讲给我听,直到背过;一些毛笔字写的特别好的对联,我会左端详右端详,看他如何下笔,如何收笔,点横撇捺有什么特点,一时看不明白的,过几天再跑来看。不论城市乡村,户户写对联,家家贴对联,好的对联是文学与艺术的结晶,是中华文化独有的艺术瑰宝。走在大街上,欣赏风格各异的书法艺术,赏心悦目,乐此不疲,慢慢欣赏,细细品味,就像徜徉在文学艺术的大观园里。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在三庙小学任教,我教的学生都是本村的孩子。我设置了习字课,从三年级开始教他们写大仿,每逢过年的时候,我都鼓励孩子们,回家后大胆练习,先写自己家的,再写叔叔大爷家的,十年八年后,争取家家自己写对联,做到“写对联不求人”,改变过去那种依靠少数人写对联的局面,让我心目中的年味更加浓厚醇香,更加悠远深沉。
 
  进入八十年代,出现了商品对联,快节奏的生活,宽裕的生活条件,使人们不再“进了腊月到了年”,“一天一个集”,而是拿着大把大把的钞票,鸡鸭肉,锅碗瓢盆,一应年货一次置办全,捎带着年画、对联一并带回家,自己写对联的人少了,欣赏对联的人更少了,制作对联的人不再是文化人,他们制作的是商品,做的是买卖,连平仄对仗也不讲究,上下句也不管,随便两句标语口号凑在一起就叫“对联”,充斥着浓烈的商品气息。虽然印刷精美,装饰华丽,却千篇一律,冰冷僵硬,少了喜庆祥和,少了文学性,艺术性,消失了高雅的文化品位,换成了赤裸裸的铜臭味。偶尔一副文人们自己写的对联出现在大街上,好像大漠中出现的一束鲜花,那么鲜明,那么耀眼,却是那么的渺小!
 
  年味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最新文章

站在桥上看风景


儿时的冬天


在雪中


爱穿运动鞋的女孩


悠悠秋浦河


大年三十


邂逅池城


戒指与婚姻


猜你喜欢

2019教师政治学习心得


2019新年主持词


老公嫌我丑和我离婚


大年三十


那根线是干嘛用的,求


个人总结优缺点财务工


老公出轨后总是折磨他


现在大家知道我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