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安 赏梅 原味 借条 色彩 繁星 石川河 猫头鹰 凤垭山天乐谷 茶叶 胭脂 问题 沧桑 新庄 2018 草药 火把 秋浦河 寺庙 琴声 大年三十 农庄 新疆 重阳 爆米花 庄严 二哥 扶贫 麻雀 小镇 衬衫 秋光 辅警 紫荆 折扇 乌鲁木齐 棋盘 毛衣

无尽的思念-思念父亲散文

时间:2019-01-15 23:15:36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邱凤阁
  2019年元月14日,是父亲去世十周年的日子。十年前的今天,凌晨5点多,听见父亲在里间屋的床上用微弱的声音唤到:“阁……”
 
  我一骨碌爬起来,快步走到里屋门口。只见父亲侧躺着,稍稍抬着头看着我,“爹,怎么啦?”
 
  “尿泡!”爹说
 
  排尿对于80多岁的健康老人来说都有些困难,何况有病呢?
 
  其实,父亲的身体一向很硬朗。在我的记忆里,父亲从没闹过病,即便平时有个头疼脑热,扛一扛就过去了。也许是艰难困苦的生活所迫吧,父亲一生没跟医院打过交道,现在的老年病跟他年轻时爱抽烟不无关系。
 
  那时父亲仗着年轻,放下碗筷就卷烟,为此,娘没少跟他生气。抽烟如何如何不好,娘不厌其烦的唠叨,弄得孩子们都记住了。可是,父亲根本听不进去。后来父亲年龄大了,总是咳嗽吐痰,医生让戒烟,他哪里听呀。他的理由是:活着干,死了算,管它三七二十一。咳嗽厉害时也不吃药,总是买薄荷糖含化。70多岁后,又多了气喘。走路快了,干活累了,灰尘大了dou要停下来喘口气儿。此时的父亲不得不戒烟。
 
  后来,孩子们都长大了,工作了,父亲也老的不能干活了。他这才听孩子们安排去医院看大夫。诊断结果是肺气肿,肺纤维化。对于80岁的老人来说,一半的肺失去功能,那种呼吸困难的感觉可想而知。然而,父亲并没有表现出多么痛苦,虽然走几步就要停下来缓缓,但他依然很开心乐观的样子。在我的印象中尽管日子艰难却从没有听到过父亲唉声叹气。大冬天父亲手上的裂子张着口,洗手时疼的总是咧着嘴也没见父亲说过什么。好像父亲不知疼痛不知愁似的。他的这种乐观的态度导致了我们兄弟姐妹对他的病痛的忽视。
 
无尽的思念
 
  呼吸病人的冬天是漫长的。那年的冬天十分寒冷,滴水成冰。父亲因呼吸困难大脑缺氧昏迷住院。因抢救及时,不到一周父亲便好了起来。此时他像没事人似的嚷着回,他一生任性,不受束缚,哪里受得了医院的条条框框,勉强住了两个礼拜,只好由着他了。
 
  看得出来,回家后父亲情绪稳定,心情很好,但大小便不能自已。一次,父亲想解大便,我带上手套帮父亲解决。父亲很难为情的说:“这可如何是好?顾不得脸面了。”我安慰父亲:“爹,没事的,别过意不去,小时候不都是你管我吗?”父亲只是无奈地哈哈两声算是回应了我。我知道,父亲斗大的字不识一筐,不善表达,一向是就事论事,很少和我们谈心交流。此时他能说出这样的话,该鼓起多大的勇气呀。
 
  早上的时间总是短暂的。吃完早饭,给父亲喂了蛋糕稀饭,他冲我和娘笑了笑,又问了其他几个孩子何时回来,心满意足地躺下了。
 
  谁知这一觉竟成了永诀。父亲再也没有醒来……
 
  十年啦,每年的今天我都盼望着,是为先人的祭奠,还是亲人的团聚?也许都有吧。今年的今天是父亲去世十周年纪念日,本该隆重的纪念(老家有此习俗),可是,雾锁牛城,云霾蔽日,不能前往,写下文字告慰父亲在天之灵!愿父亲天国安好!
最新文章

家乡有座凤凰桥


儿时的年味·温情福州


沸腾起来的小镇


读书与健康


最美的微笑


甑糕·旱粽子


琴声中的阳关


无尽的思念-思念父亲


猜你喜欢

2019教师政治学习心得


非洲象族人生殖器那么


日久生情我爱上了姐夫


姑娘这么淡定,一看就


有没有人要一起来泡温


老公嫌我丑和我离婚


2019新年主持词


为了结婚我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