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 桃花源 喜鹊 延安 繁星 猫头鹰 原味 问题 棋盘 二哥 秋光 暖阳 吉祥 借条 春晚 音符 石川河 衬衫 赏梅 乡野 胡同 养生 性命 宝鸡 扶贫 爆米花 知音 安排 麻雀 花椒 娃娃亲

父亲的回忆

时间:2018-06-21 09:13:17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韩广年
  父亲去世已经快三十年了,可他那勤劳善良、一心为公、两袖清风的美好品德却永远留在人们心中。
 
  解放初期,父亲完小毕业回到村上。在那个年代,他也算上一个有文化的人了。由于他的诚实、勤劳、守信,村民们一致推选他为村会计。从那时起,他一干就是四十年,直到重病缠身,去世前一个月,才把所有账本交给了村上。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白天和村民们一起下地劳动,晚上常常坐在煤油灯下做账。每当我一觉醒来,父亲依然坐在灯下算啊、记啊。一到下天,他更忙了,整天待在办公室做账,母亲把饭做好,常常让我送去。
 
  生产队那阵,村民们整天泡在地里,因此,他们自账务上不明时,常常是在吃饭时间前来查询。不管是谁父亲总撂下饭碗,笑脸相迎,给来人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才算了事。那时候,在农村,人们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写条子,写申请呀都会来找我父亲,父亲总是热情地、认真地,给他们写好,直到来人满意而归。
 
父亲的回忆
 
  打我记事起,从未见过父母吵架。父亲与母亲一同出工,回到家里,撂下工具,就帮母亲洗衣做饭,忙个不停。对我们几个孩子,他总是和蔼可亲、平等相待。每逢父亲赶集,我们兄弟三个就早早的坐在门前的石头上,望着他回家的路,盼啊、等啊。赶集回来,走到我们身边,他总是笑眯眯地给我们每人一个水果、一块糖果。每到晚上,他和我们围坐在灯下,教我们读书、写字、算题。等我们睡下了,他又去做那永远做不完的帐。
 
  小时候,我们兄弟几个都很调皮,可父亲从未打过我们。记得在我十岁的时候,偷偷把父亲心爱的钢笔拿到学校弄坏了,一支钢笔在那时是很贵重的,父亲气得要打我,可看着我那机灵的样子,又笑着放下了已经举起的手。
 
  听母亲说,父亲在任四十年,账务从未出过差错,只是在四清运动中,他被划成了右派,停职。可不到半年,因为账务上清白,又当上了村会计。
 
  有一年父亲在为我家算分地账时少算了二分地,这地一种就是五年。他依然没有怨言,从不说补偿二字。可是有一件事,伤透了父亲的心,使他一病不起。
 
  父亲的办公室与村上的加工厂在同一座房里,中间只有半墙之隔楼上相通。有一天村长忽然说:“办公室楼上村上放的几支上好的木材不见了”。查来查去都没有查出。干部和村民都知道父亲的为人并没有说什么,可倔强的父亲硬是把自己一年的劳动所值赔给了村上,从此父亲就得了不治之症一病不起,病重期间,村干部、村民们络绎不绝地前来探望。直至他去世前的一个月,才在我的帮助下他把村上的账一本一本整理好。整整二十大包,交给了村上。
 
  就在他去世后的第四年,加工厂承包人的母亲去世,把村上那上好的木材拿出来做了棺材,至此才真相大白。在村民们一致要求下,村长把扣我家的钱退给了我家。我想父亲如果泉下有知也该瞑目了吧!
 
  父亲的一生光明磊落、大公无私、诚实善良。直至现在村民们每当提起我父亲仍然亲切的称他为好会计。现在我们家的箱子里还存放他那一张一张的大红奖状。这些将作为我们对他的纪念永远的保存下去。
最新文章

没牵过手的初恋


早春_关于春的散文


茉莉花_关于茉莉花的


小年的味道


记忆中的春晚


坨坨馍——生日


母亲_关于母亲的散文


大海的声音


猜你喜欢

大蒜和蜂蜜能一起吃吗


今天,是我的生日


原来烤面筋也能高大上


我的小弟弟


晒伏


游黄山记


老公出差 我和高中男


葡萄怎么洗才干净?


热门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