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的痕迹

时间:2017-01-11 14:59:36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母亲真的是老了,走路步履蹒跚,腰有点弯,背也有点驼了,不知什么时候我突然发现过去坚强的母亲变成这个样子的,这是我如论如何也不相信地,但是真的是这样的。
 
  母亲年轻时很是精明能干,做一手好针线活,活既干的快也干的多,一个人能干好几个人的,常听母亲对我说过去谁有什么红白喜事那绝对是要叫她去帮忙的,她也很乐意去,每说到这事她总是很得意,就像得了奖状的小孩子一样,与人为善是母亲的做人原则,因此她在村里的威信很好。
 
  母亲没有文化不认识字,这是她一辈子的伤痛,她常对我和姐姐说要是她能上学,一定比谁都学的好,绝没有她学不会的东西。这也是她常骂我和姐姐学习不好的理由,在那个饥荒的年代连饭都吃不饱,她一个女孩子怎么能去念书呀。母亲兄妹6个,她是家里的老大,要供养弟弟妹妹吃饭上学,她只有每天早早的上山割猪草,拼命地干活。可就这她还是吃不饱,她说家里还有奶奶,能吃的东西少,每次吃饭都是先给年龄大的奶奶吃,然后是舅爷舅奶、舅舅和年龄很小的姨妈们吃,最后才轮到她,饭稀的就像现在的面汤。现在母亲还常常在我们吃玉米稀饭时看着锅边冷却下的饭块自言自语地说,要是在过去能吃上这一口那可真是把人能高兴死。所以,母亲绝不浪费粮食,剩饭她会留着到下顿热着吃。母亲虽没有上过学可母亲还是认识几个字,她说那是在扫盲时上了三天夜校时认的。因此,母亲年轻时不管到那都不怕,她认为自己好歹也算是个“知识分子”,比自己的好多同伴强多了,正因为如此母亲年轻时常带着10岁的哥哥拉着一架子车的瓦盆罐到河北(渭河以北)去换粮食,那时农村土地还没有下放到户,粮食常常不够吃,我们村的人都到河北去换粮食。
 
岁月的痕迹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母亲头上的白头发已很多,于是买回染发膏定期给母亲染发。有一天我回家母亲对我说她昨天买菜时别人给她少找钱了,当时怎么没有反应过来呢,并使劲地责骂自己真是老糊涂了,不中用了,我劝说算了,没多少钱,以后小心点就是了。从此,我常发现母亲不是把洗好的锅放在水池子里忘了拿,就是忘了封炉子,要不就是什么活做了一半就放到那了,等你提醒时才恍然大悟说刚正做着呢,邻居来了说两句话就忘了。原本以为给母亲染了头发,穿上年轻点的衣服,母亲会依然年轻。虽然,我能改变母亲的外表,可我怎么也阻止不了她额头上的皱纹和手臂上老年斑的出现。
 
  母亲真的变老了,母亲对我们的依恋就像我们小时候依恋她一样。(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每次我回家要走的时候,母亲老说你还是明早一大早坐车走吧,只要上班不迟到就是了,我知道这是母亲想和我多说会话,自己每次回家住一晚就要走,而这一走就是几个月。上次大哥去外地,母亲硬要送到火车站,我和大哥都说不用了,可她还是坚持要去,在火车站她给大哥千嘱咐万嘱咐的,说的大哥都烦了她才不再说了,大哥进站了她还是不走就是要看着进站,她等的那队人都进去了也没有看到大哥,嘴上还在唠叨,啥时候进去了,是不是没有进去呀。寒风中我们在站外等了足足半个多小时也没有看到大哥,她才怏怏离开。
 
  岁月的沧桑悄悄地爬满了妈妈的额头,她像一棵古老的苍松深深的扎根于土地,将所有的养份输送到枝头,绿了每一片叶。
最新文章

舞之愿


无言的心愿


落红有情


莫名我就喜欢你


我的长生果


那年那月那日子


吃面人


未成年的永远


猜你喜欢

寡妇口述_风流寡妇_农


一个花心男人的口述:


妹子放开他吧,让我来


性感_性感美女_性感少


大哥,你老婆同意了吗


口述:男友嫌我床上像


这张画总感觉哪里有点


口述:深陷婚外情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