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 爷爷 春节 中秋 祭祖 儿子 寒假 风筝 伤感日志 温暖 心愿 感人日志 伤心 脚步 堂哥 得失 冬季 姥姥 活着 温柔 道别 家风 笔记本 石榴花 除夕 回家 豆浆 礼物 警察 馄饨 无私 被子 经典日志 月光 放手 厦门 平凡 城堡

回眸,那些青葱的岁月

时间:2019-03-15 23:45:48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林溪
  10月10日,是一个快乐美好日子
 
  28年后,8双手终于紧紧握在一起,8只酒杯碰在一起,8颗心甜蜜的融在一起。是激动?是兴奋?抑或感怀?也许说这几种情感,或者更多的情感夹杂在一起,让我们都心绪复杂,以至于我的秃笔无法描绘当时的情景。
 
  28年!这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岁月。这之间在我们个体身上,会发生多少故事?会有多少岁月的烟尘?会有多少不为人知而清晰的回忆?会有多少激动的泪水或淋淋漓漓的伤感
 
  那时,我们还青春年少,正是花季的少男少女。如今,我们的孩子都长成了茂腾腾的小伙子,俊秀漂亮的大姑娘。皱纹无情地在我们脸上刻下岁月的的印痕;白发就像霜,不知何时染上我们的头颅。心中装着工作、父母、子女,我们原本只是个孩子,现在我们依旧是老了的孩子,是日渐衰老的父母,是肩负着责任的人夫人妻。但这又有什么呢?暂且抛开这些,就让我们回到过去,回到那青葱的岁月。
 
  如果说,我们是小鸟,那么,经过长年的不倦飞行,我们终于飞回到起始的地方;如果说,人生是长长的跑道,我觉得那也是环形的,我们都曾在一个点上,然后遵循命运的安排,走向不同的道路,长途跋涉后,我们又跑回到了起点;如果说,我们是一粒种子,被一双手洒向社会的角角落落,若干年后,枝繁叶茂,我们欣喜地发现,原来我们仍扎根于同一片热土。
 
  从踏进酒店,我的心中就很惴惴。不知同学惠有怎样的变化?然而,当我走进301包间时,我以为自己走错了。包间里的靠背椅上,坐着一位戴着眼镜、身量强壮、穿着蓝色西服的中年男人。他疑惑的望着我,我茫然的望着他。我们互通了姓名,他说他叫勇。确实不认识。我又快速在记忆的相册中翻找,依旧没有找到勇的面孔。我很尴尬,正要走出门去,同学东走了进来。他一眼认出了我,说了我的姓,而我,这么健忘,怎么想不起他呢?待到坐定后,我才觉得他只是比原来稍胖了一些。依旧是大眼睛,高鼻梁,脸很白净。凳子没坐稳,辉走进包间。他西装革履,戴着金丝边眼镜,依旧那么儒雅帅气。对辉,我也是很多年没见了。但经常从丽的口中听到他的名字,自然比较熟悉。说着说着,穿着休闲的丽走进来了。她现在下班后跳广场舞,所以身材不错。我们倒是这几年常常见面的。后来,惠来了。她身量小巧,一头黑色的波浪发披在肩上,给人飘逸灵秀的感觉。我真想抱抱她,我少女时的伙伴。因为我们两家住得近,我俩经常在她家或者我家一起玩耍。最后走进两位气质美女,乖巧的琴和内向的芳。芳和琴,几月前我们在街头匆匆见过一面,这次也算是二次见面了。
 
  辉和丽都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从中学牵手,一直到走上红地毯,堪称同学夫妻的典范。这次活动,也是借由惠新近从广州回到故乡,丽和辉发起的。看着他们夫妻恩爱,情意绵长,大家都想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牵手的?在同学的“逼供”之下,辉娓娓讲起了他们之间的故事。
 
  有一天上课,也许是自习课。考试后三名的辉向考试前三名的丽请教一道几何题,也许代数题,反正是什么题已经忘了(这是辉的原话)。丽听了辉的话,就乖乖的跟他出去了。可是,题讲来讲去,一时半会用语言也说不清,丽就要回到座位上亲自验算。丽像往常一样,娴熟的打开铅笔盒。——没有想到的一幕——丽看到笔盒中正扭动着一条墨绿色的丑恶小蛇,有七八寸长。她不由得惊叫起来,眼疾手快的辉,一下子抓住小蛇就扔向了教室窗外。教室里的同学还没反应过来,这惊险的一幕就结束了。丽很纳闷,铅笔盒一直关着,小蛇是怎样爬进去的呢?一定是有人故意放的。事后,丽没有感谢辉,反而认为是辉放进去的,辉自然不承认。那么,这条小蛇到底是谁放的呢?28年后,丽再次问询,东承认是他放的,“罪魁”终于找到了。至于东为何要将小蛇放到丽的铅笔盒里呢?据辉现在说:他和东本是铁哥们,在辉将丽带出教室后,东依照辉的授意,将那条小蛇放进了丽的铅笔盒,从而顺利成章上演了“英雄救美”的一幕。那么,班上女生那么多,辉为何要独独瞄上丽呢?辉自己告诉我们,他后三名,学习不好,回去经常被老爸训斥。为了搞好学习,就要向前三名靠拢,想向她学习,况且辉一直对丽有好感。另一种说法,辉扶了扶眼镜,一本正经的说道:丽那时利用便利印复习资料,印了七份,刚好没辉的。可是早先说好有他的。辉为了报复,就将蛇放在了丽的铅笔盒。我笑嘻嘻听着,觉得第一种更符合当时的实际。
 
回眸,那些青葱的岁月
 
  在同学的撺掇之下,辉和丽当众喝起了交杯酒,琴赶紧拿出手机,照下了这一幕。可是,一直在旁边言语不多的勇当场纠正了他们的喝酒姿势,说要面对面,然后还要互相深情看着对方的眼睛。大家笑着,闹着,肚子都笑疼了。
 
  辉这时谈起了我。他觉得我原来不爱说话,就像个沉默的哑巴,现在依旧性格文静。他记忆中的我,有两条大粗黑辫子,一甩一甩的。当时,我们班上有两个女生留大辫子,一个是我,一个是大个子丽。大个子丽坐在辉前面,一扔辫子,辫梢就扫到了辉的脸上。后来,有一次他就悄悄将铅笔盒夹到大个子丽的辫子上,谁想到,她在前面依旧一甩,一下子又甩倒了他脸上,把他的脸打得好痛呦。听到这里,我们都笑了,这就叫自作自受哦。
 
  我也想起当时我留辫子的情景。头发多,又不好梳理,我的头好重。我一直想留成短发,可母亲就是不让我剪掉辫子,说头发太短不像个女娃样子。我闹了多次,母亲硬是铁了心不同意。我委委屈屈只得留着。终于在上大学那年,一剪子剪了辫子,自己觉得无比轻松。至于那个辫子的最终命运,我也记不清了。被母亲卖掉了,抑或给了理发店,我不得而知。辉还唱起了一句歌词:我的大辫子留起来……丽在边上插嘴说:每当听到老狼的《小芳》,辉就说是你。大家都坐在凳子上笑呵呵的,我也笑起来。我没有想到,同学们还记得我的大辫子。
 
  又记起了画三八线,男生用胳膊撞女生的情境。记得读高中后,当时老师排座位,男跟男,女跟女,下课后大家也不讲话。那个时代很封闭,都不敢跟异性走的太近,以免被同学老师耻笑。我记忆犹新的是,我们高中毕业后的一次勤工俭学。当时,辉是组长,他到一个建筑工地上联系了小活。无非是到在工地上推车子,拉沙石,筛沙子,一天干下来,几个同学累得快趴下了,我也腰酸背疼,手都打了泡。黄昏时,我们都说第二天再也不干了,无法忍受。后来,辉为我们拿来一天的工资——10元。我那时才知道,干体力活竟然那么辛苦。东那一组比较好。惠叫她爸爸批了条子,找熟人混进电影院,卖瓜子,卖冰棍,还卖香烟。活轻松,还能免费看电影,挣的钱也多。我们都羡慕的不得了。
 
  辉这时笑言:后三名追到了前三名,现在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了。意思是大家现在都一样了,我们听了,都一起笑了。
 
  相聚的时刻总是太短。已经到十时许,大家不忍分离,但夜色阑珊。10月10日,是一个十全十美的日子。天上没有星辰,没有月亮。只有明亮的灯火,照见我们彼此微笑着的脸庞;只有我们彼此融融的心,将一切美好的事物放大。又不得不离去。我们相约,今后的日子,经常联系,互相帮助。在宝鸡的同学,我们要携手一起走下去。
最新文章

那一丘黄


好人有好报照顾走失老


傻呆呆和羽毛球的故事


我的启蒙老師


人生路上需尽欢


红枣糕的芳香


拉练


我的“ 缀学 ”经历


猜你喜欢

中国第一波霸到底有多


您弯腰的瞬间真美


生日姐夫送我一套性感


100种性姿势动态图解


差一点看成无人驾驶了


不同的女生从牵手到啪


男女野战图,你敢看吗


据说身材不是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