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 伤感日志 月光 温暖 儿子 温柔 回家 礼物 放手 熟悉 心愿 乡愁 家风 伤心 足球 被子 豆浆 爸爸 毕业生日记 平凡 道别 夕阳 爷爷 珍藏 早餐 高兴 馄饨 庐山 痕迹 成熟 告白 偶然 经典日志 唠叨 忠诚 稳重 泰国 无私 张家界

艰难高考路

时间:2019-02-25 19:46:38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晋晓鹏
  一九七七年,高考制度恢复了,这似乎为我们这一代人亮起了一盏希望的明灯。
 
  然而,梦想常常很丰满,现实往往很骨感。高考可是真枪实弹拼实力,是骡子是马,是拉出来真遛的时候。试卷发到手里一看,两眼一片茫然,一场短兵相接下来,败得纯粹找不见个北。
 
  这能怨谁呢?怨什么dou一切归零。怎么办?一个字:" 学"!
 
  于是,课本又从垃圾堆里重新翻出来放在了床头炕尾。地里不去了,开始关门谢客,闭关自修,认认真真地开始打闹自己的光明前程。
 
  几天下来,妈发话了:"孩呀,你这么大人了,天天抱着个书看,能看出银子还是能看出个钱?能看来吃喝还是能看来媳妇?爸妈起早贪黑地在地里受苦,回还要自已做饭吃。你的良心吃啦?"
 
  爸爸甩手就扇了妈一记耳光说:"你瞎扯啥了?孩子在读前程哩。受不了你别受了,我一个人受。"妈捂着脸嘤嘤地哭,哭完了,又默默跟着父亲上地去了。
 
  关上门,我生凭第一次爬在炕头失声痛哭。一任悔恨的泪水愁云惨淡,沧海横流。想想自己身处山乡僻壤,春种秋收,家徒四壁,胸无点墨,身无一技。瞻望漫漫人生路,茫然无序,何时方可出头啊?与其痛苦的生,不如一了百了的死算了。可又想想孤苦无依的父母,还是擦干眼泪又拣起了书。
 
  “学,然后知不足。”这话对极。直到这时才知道,以前上了十来年的学,好像都上给邻居家了,自己什么也没留下。
 
  最可恨的是我们这些少男少女们,在校时,个个都是没有思想的狂徒,只悔当年只顾玩乐,贻误了那么美好的学习时机。而到如今自己学,歩歩是障碍,处处是关卡,虽然书山有路可以勤作径,学海无涯可以苦作舟。但失去良师的传道、受业、解惑,得走多少弯路,得多吃多少苦?
 
  好在我有两位天底下最开明、也最勤劳的父母。她们养着两头牛,成年披星戴月地耕作着六十多亩山地薄田,辛苦得把牙齿都掉光了,也从不舍得打扰儿子看书。她们始终坚信,书中定有黄金屋,书中定有颜如玉。只要浪子回头肯读书,光宗耀祖那是迟早的事。
 
  为了报答父母的恩情,为了给自己寻找到一个像样的出路和前程,我想尽一切办法找书找资料,然后将每天二十四小时做了分割规划,哪个时间段学什么,哪个时间段完成什么作业,都列出来贴在墙上严格执行。结果规定的课目作业往往不能按计划完成,我第一次意识到时间的欠缺。心想,每天要是再多个几小时,说不定我的学习仼务就能完成了。可惜日光老人并不因我的努力而稍事宽宥,每天曰出曰落,不曾多出一分钟给我。
 
  其实,不能怪时间的欠缺,怪只怪自己的愚笨与浮躁。对文史科目就像遇见恋人,仿佛前世有缘,一见钟情,卿卿我我,难舍难分。而对数理,仿佛遇见毒草迷药,一见书就迷糊打瞌睡,无论头悬梁、锥刺骨也不能稍奏其效。于是,每次高考会战,都因自己的学科"残疾"而败北收场。一连考了四年都是名落孙山,美梦成殇。
 
艰难高考路
 
  我抱怨命运的不公,痛恨自己的无能,在母亲抚慰的怀里痛哭了一场。然后摸干眼泪,收拾行囊,去到一个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为每月八元的薪酬去教书,去当孩子王。
 
  在这个世外桃园般的小山村里,一干就是三年。这里山高皇帝远,尘世的喧嚣,似乎在这山坳里激不起一星点涟漪。鸡鸣犬吠,则更显得这山村的空旷与寂寥。而对我却是最好不过的修养之地。我订阅了好几种杂志,连买代借弄来了一包又一包的书籍,像一条一样,全神贯注,开始在文学的大海里尽情畅游。
 
  从此,我不再为高考的事魂牵梦萦。我深知那个神圣的殿堂今生与我无缘。但我也深信自己只要潜心修为,一定会在另一条蹊径中与那些高校才子们一样可以殊途同归,事业有成。
 
  一九八四年春的一天,一身风尘的母亲徒步三十里,来山村找我。几月不见,岁月的风霜更加落满了母亲的华发。生活的艰辛也更令母亲腰驼背弯,满面沧桑。她一边揩着额上的汗水,一边神神密密地对我说:"孩呀,你再准备准备,今年再去考一次吧。妈专门找算命先生给你占了一卦。卦上说你今年考大学很有一碰。碰中了,你爸妈跟上你也风光一回。碰不中了,咱也不会缺少什么斤两。反正就这一次了,算妈求你了。"
 
  妈渴求期盼的眼神里闪闪放光,再次点燃起我奋力一博的心火。我把拳头向天一挥说:"妈,我拼。"
 
  妈拍拍我的肩爽朗一笑说:"好儿子!"然后佝偻着身子,笑迷迷地走了。我一直望着她那佝偻羸弱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苍苍的大山背后,又一头扎进那堆久违的故纸堆中……
 
  秋天来了,收获的季节到了。有一天,邮递员破天荒走进了我的家门,笑迷迷地递给了我一个宽大的信封。
 
  我哆嗦着双手打开信封,原来里边却是汾阳师范学校的通知书。我不由对天一声长叹,终于明白: 那大学的门槛真比天高!
 
  但父母却高兴得不的了,逢人就说:"祖上积德了,俺儿也高中了,也成公家的人了。"于是前来贺喜的人,来了一波又一波。我的心里也渐渐地甜起来、暖起来!
 
  快到九月开学时,父亲持续了一年的胃疼忽然严重起来。动员再三,到医院一查,竟被确诊为胃癌晚期。到腊月三十,除夕上午,已被癌细胞啃噬的骨瘦嶙峋的父亲,喊着我的名字,没有来得及吃一口年夜饭,就闭上了他辛劳一生的眼,走了……
 
  我久久地跪在父亲灵前泣不成声。我深深知道,是父母年复一年的辛苦劳作,累垮了自己,才成就了我。我的这张薄薄的通知书,不但浸满了我的心血,也耗尽了父母的全部生命啊!
最新文章

结婚没有彩礼钱,我选


母亲偏心弟弟,一气之


与茶的对话


记忆中的露天电影


雨雾凤凰山


沉默的谎言


也许都只是也许


那一夜


猜你喜欢

培训后的收获和感想10


不同的女生从牵手到啪


月光之约


机灵的小兔子


中国第一波霸到底有多


您弯腰的瞬间真美


试一试,我能行


女生来月经可以啪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