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口述:父亲与女儿的伦之乱的故事

时间:2016-04-12 00:50:4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东北的土地上,始终都是一人睡一张坑上,所以东北的土地上乱伦的故事多之又多。
 
  早晨的阳光已经照在睡懒觉人的屁股上了,可是对于生活在这片黑土地上的人来说,却依然还早,肥沃的土地滋润着生活在这里的亿万农民。我已经起床了,对于16岁的少女来说,一天的生活已经开始了,要给家里人烧早饭,好多家事等着我做。坑上,父亲还在睡觉,12岁的小妹慧慧在身边帮着自己做事情。这个家就三个人,父亲还两个女儿,我从小缺少母爱,据说母亲长的不错,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跟一个有钱男人跑了,我的父亲是个农民,家里没什么钱。但是我还是继承了母亲的好多优点,16的姑娘已经出落的很水灵,160的个子,身材高挑,一席乌黑的长发散落双肩,修长的双tui白而细。
 
  但是很明显,我的家太穷了,身上的衣服打了很多个补丁,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里的所有事情基本上都由我包办了。我烧好了早饭,妹妹贸粤似鹄矗辛烁盖琢缴裁环从Γ遗赖娇由希崆嵬妻鸥盖祝骸傅鹄窗桑贸栽绶沽恕垢盖自诖采戏烁錾恚娉希隹劬Γ炖锘灌洁熳牛骸溉氯赂錾堆剑愀鲂√阕樱辉缟匣共蝗萌怂霭残木酰沟诽诟錾堆健褂∪敫盖籽哿钡氖俏倚憷龅牧撑樱诤诘男惴⒋孤湓诹讲啵路鹩挚吹搅妻子年轻时的模样。
 
  「爹,别这样,放开我,我是我啊」我的哭声和反抗让父亲从迷茫中清醒,毕竟女儿长的越来越想我母亲了。吃过早饭,父亲就下田干活去了,给妹妹整理好了书包,妹妹已经读初一了。而我却是小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家务的事情全部耽搁在了小女孩一个人身上。早饭后的事情比较简单,我到河边洗了衣服,顺便和那些大姑大嫂唠唠嗑,该中午的时候了,妹妹在学校里有午饭吃,爸爸还在田里头,我匆匆吃了午饭,就拿起饭盒往田里赶,太晚了怕是饭也凉了。
 
少女口述:父亲与女儿的伦之乱的故事
 
  乡间小道的路分外难走,两旁田里的高粱高高超过人顶,从我家往父亲耕作的田地怕有20来里地的路,往常走走要20多分钟,除了路,两旁啥也看不见。我低这头赶路,忽然路旁闪出个大男人来,在我还没有发出惊恐的声音以前,一把明晃晃的刀子顶在了我的白的脖子上,「啪」的一声,饭盒掉到了地上。面前是个40多岁的男人,剔着个瘌痢头,稀稀拉拉的,我的脸色吓的雪白,嘴里撕撕拉拉的发出声音「大、大叔,俺没有钱,你放了俺吧」。「少废话,在罗嗦老子立马宰了你个小蹄子」,那男人的刀没离开我的脖子,一只手拽起我的胳膊往高粱地里拉。我不敢挣扎,半拖半拽地被拉进了高粱地深处,那男人眼睛里露出烈火般的眼神,一只手就往我的胸口抄去。
 
  再笨的姑娘到了这地步也知道男人想干什么了,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猛地推开男人的手,回头往田间的小路上跑去。但是高粱地里的路的确不好走,我还没跨出两步,那男人从背后猛地一把搂住了我,两只手就耷在我胸脯上。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了,救人啊」我拼命的叫喊起来。那男人慌了起来,在我还没有喊出第二声以前,按住了我的口,两个人挣扎间,我和男人都摔在了地上。男人的手死命的掐住我的脖子,仿佛要掐死我似的,我感觉呼吸困难,两只手奋力想推开男人的手,嘴巴张的老大,努力的呼吸。那男人的本意也是要我张嘴,另一只拿过一快实现准备好的破布塞入了我的嘴里,终止了我想要喊叫的企图。
 
  对付完了我的口,男人顺势抓住了我的胳膊,16岁少女的胳膊除了细嫩没有其他可以形容的词汇了,根本无法抗拒一个体力充沛的男子。我的手臂无助的扭动着,手腕被男人紧紧握在了一起,男人从裤兜里拿出一根粗麻绳来,一切都是有预谋的。我被翻转了过来,手腕被牢牢捆绑在身后,男人坐在我的tun部上,任由我的双腿凌空乱题。男人做完了这一切以后松了一口气,准备工作都已经完成了。男人又把我翻转成脸朝天的样子,我的脸上满是泪水,男人似乎很厌烦我这样,一把抓住我的头发:小蹄子,哭什么哭,老子等会让你尝尝做女人滋味。替我抹了一把泪水,男人的手抚摩这我的脸蛋,仿佛象欣赏动物似的:小娘门还挺漂亮的啊!
 
  男人的手伸向我的胸口,搁着衣服揉磨着我的奶子,16岁姑娘的奶子早已经发育得相当完美了,男人的手开始解我的衣扣。我的身子象蛇一样的扭动着要避开他的手,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一切抵抗都是无用的,在男人的眼里,这样只能让自己感到更刺激罢了。少女的扣子被完全解开了,男人看了一下我的小内衣,没有停留直接也去解了开来。我的泪水更多了,少女的羞辱让我泪水和鼻涕一把一把的,那男人似乎很讨厌我这样,嘴里骂道:「烂婊子你哭个啥啊,骚货你在哭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我哭的很伤心,在我的脑海里还是第一次在除了父亲以外的男人面前暴露的如此之多。
 
  男人的的手狠狠的朝着我的胸口拧去,奶子被拇指和食指拧住了往死里按,奶子已被压成了扁扁的一长条。我的身子象蛇般的剧烈抖动,汗水顺着额头直往下淌,鼻涕和眼泪迷糊了整张脸,痛苦的神色使我的脸成了扭曲的惨白色。男人带有虐待性的行为是我身体遭受着难以忍受的痛苦,拧了十几秒钟以后男人放开了手。男人看着我剩下的一个**,带着征服的眼神瞧着,慢慢朝另一个**伸去。男人的脸色是满意的洋溢着满足的神色,配合着我湿漉漉的脸和满是汗水的洁白身躯。
 
少女口述:父亲与女儿的伦之乱的故事
 
  玩够了**后男人扣弄了几下我的肚脐眼,再下去男人开始脱我的裤子。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女人,裤子总是穿的那么严实,男人捣鼓了半天还没有解开我的裤腰带,再加上我不配合的双tui左右乱踢。男人一只手费力的解着我的裤带,一只手搁着裤子在我的下面乱掏。小杏啊,你在那不,我啊,你在那不,这时,小路上传来了父亲的呼喊声。听到父亲的声音,已经处于绝望中的我再次燃起了希望,身体的扭动更加剧烈,双腿不断拍打着身边的高粱,希望发出大一点的声音来吸引父亲的注意力。很显然,父亲好象听到了这里有动劲的声音,脚步的声音在往这里靠近,男人显然有一些失望,知道今天是不可能得手了,在一次狠狠地掏了我的大tui根部后,男人着腰往高粱地深处逃去。等到父亲看到我的时候,那男人早已经消失在无边的高粱中。
 
  杏啊,这是咋地拉,咋会这样啊」父亲慌忙抱起躺在地上的女儿,替我除去口中的布片。呜,爹啊,我遭坏人欺负了。」在父亲的怀里,我找到了安慰,哭泣起来。爹想你过了这么久咋还不过来,就顺着道过来瞧瞧你,是看见了地上饭盒子俺就知道出事了,我啊,爹来的还及时吧?没让人糟蹋了去吧」父亲也慌了手脚,不住的安慰女儿。父亲怜惜地替女儿捡起地上的破衣服,盖住了女儿的身子。抱起怀里的女儿,父女两个先回了家。
 
  下午父亲就一直陪着女儿身边,我仿佛吓坏了,死活不让父亲离开。断断续续地,我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父亲。现在这世道乱啊,我啊,往后就别给爹送饭了,爹早上带点干粮田里吃行了,你给折腾成这样,爹心疼啊我半靠在父亲的怀里,这样才能找到一丝温暖和安慰。晚上妹妹小慧也知道了,一直靠在姐姐身边和我说话。农村的夜晚基本上没有什么夜生活,吃了饭天也就黑了,大家洗洗弄弄也就上坑睡觉了,我睡在中间,爹睡在靠右头,小妹靠左边睡。我怎样也睡不着,脑海里不停涌现着白天发生的那一幕事,男人的魔抓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痕迹,更主要是心里所受到的打击更严重,在男人面前暴露自己的身体是绝对不可以的。长这么大,除了父亲,没有人看见过自己的luo体。想到这,我的脑海里涌现出父亲第一次看见自己身体的时候:那是快2年前的事了,我还只有15岁不到,但是xiong口早已经起伏高耸,少女的身子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下午的时候,我独自在家里洗澡,平时这时候家里就我一个人,家里也没有什么浴室,一个大木盆放满水就可以洗了,家里有人的话把帘子拉上。因为是一个人,我也没拉帘子,刚洗完澡的我,赤裸着身体还没擦干,恰巧父亲今天就回来了,而且还是有一些微醉的样子,父亲今天喝了酒了。看到眼前白花花的身子,父亲楞住了,我也呆在那里,几秒种的沉默过后,父亲冲了过来搂住了赤裸的我,嘴里喊着我母亲的名字。我在父亲的怀里猛烈的挣扎着,出于少女自卫的本能,我大声叫着父亲的名字。虽然有些醉意但还是知道了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儿,父亲把女儿打横放在了床上,放开了双手,痴迷的看着,少女的身体已经长的很丰满了,洁白的身躯,一头秀发散乱在耳际,引诱着父亲展开无限的遐想。女儿娇羞的脸蛋呈现出迷人的粉红色,一直红到耳脖子上,少女第一次在男人面前展示自己的娇躯,任由谁都会害羞。
 
  毕竟面前的是自己的女儿,父亲在饱览了一番秀色以后,只能替女儿穿起了衣服。这就少女的第一次暴露经过了。在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日子里,父女两个人都象是要互相回避似的,相互躲着对方,仿佛彼此间都害怕会伤害到对方。相安无事相当长一段时间里,父女保持着彼此和谐的关系。再次需要说明的是,农村的夜晚除了早早睡觉外没有任何可以娱乐的项目,难怪农村的计划生育老是落实不了了。除了和老婆睡觉,农民没有其他可以干的事情。三个多月后,在又一个早早歇息了的夜晚:农村家的孩子也不知道啥叫睡衣啊,其实根本就不用睡衣的,夏天本来就暖和,冬天大坑下面有烧炭的,睡的热活着,所以晚上睡觉,我就是裸体的,穿着一条小裤衩。我已经快沉浸在睡梦中,迷迷糊糊之间,感觉一只大手伸进了自己的被窝,搭在了我的小肚子上,是父亲的手,平时父亲睡觉有时候也会搭在自己肩上,或者隔着被子压在身上,但今天是伸到了被子里头。爸爸的大手在我柔软的肚子上来回摸索着,渐渐地往上移去,挪到了我的xiong口。
 
少女口述:父亲与女儿的伦之乱的故事
 
  父亲的手摸索着,象是怕弄醒女儿,却不知女儿本就在清醒之中。大手轻抚着柔软的。在刺激之下尚在朦胧之间的我只感觉到xiong口有如丝丝麻麻的感觉,那种感觉更多是让人觉得酥麻,是一种享受。我没有想到过要推开父亲的手,沉浸在初次抚摩快感中的女孩子已经迷失了自己,任由父亲在身体上任意驰聘。经过刚才的一阵摸索没有惊醒女儿,让一开始还有些畏缩的父亲胆子大了些,顺着肚脐,小腹,慢慢的滑向少女的**,父亲jin入了梦乡。
 
  这就是父女两个之间的第二次亲密接触,陶醉在回忆中的我被xiong口处传来的疼痛带回现实,已经很晚了,父亲和妹妹早已在周公处报到,我却还在辗转反侧。胸口被那个色魔弄伤掉的疼痛还没有过去,我响起下午的一幕还心有余悸,不过想到要是真的被强奸了又会是怎样一种感觉呢,我不敢想下去,脸上有点发烧。想到自己被强奸,我觉得很刺激,下午的事情让我感觉除了害怕以外还有就是一种莫名的兴奋。听着身边父亲的呼噜声,我的思绪又回到了几年前:以前父亲洗澡的时候经常叫我替他搓背。那时我还小,10来岁的小女孩子啥也不懂,父亲让我给搓背就给搓背,有一次父亲让我给洗自己的下面,那时候我还不懂那玩意到底派啥用处的,觉得爹有自各没有挺好奇的。父亲让洗洗,我把那玩意握手上,软软的象快湿泥巴,我要替父亲上肥皂,父亲却又不让,说是这东西不上肥皂,只能给舔干净,舔就得放嘴里,我当时也不太愿意,觉得那玩意黑糊糊的脏不垃圾地。但是父亲的话我是不敢违背的,所以就会乖乖的用舌头去舔。往后的日子里,我逐渐懂得了父亲的东西是干啥用的,知道那是羞耻的事情。但是那时候的我也刚刚发育,出于对异性的身体的好奇,我从来没有拒绝过替父亲清洗下身。
 
  而且在替父亲的洗澡时间里,清洗那里所占用的时间越来越长。我也是从一开始的无知,到逐渐感觉到羞耻,再是出于好奇对父亲的产生兴趣,以至于到后来演变成了一种变相的崇拜。我知道怎样能让父亲舒服,轻轻的搓揉能让父亲呼吸变的沉重,牙齿的轻磕能让父亲变的疯狂,只到那白白的一滩东西从父亲那里喷射而出以后才会让父亲变的颓废般的虚弱。到了15岁后,我逐渐懂的了父亲的需要,从一些书本上学来的知识让我知道怎样能够让父亲舒服,也知道父亲需要通过那样的途径来宣泄。我是懂事的孩子,一直用那种特殊的方式满足着父亲。两人的关系虽然有些畸形但是还没有跨越那条鸿沟。我的脑海里想象着父亲下身的伟大物体时身体也会变的亢奋,只是青春期少女特有的情怀。在一片无尽的遐想中我睡去了,夜晚的东北黑土地上,万物俱无声。
 
  第二天开始我烧好饭,让父亲早上就带去,中午也不敢去送饭了,怕出事。相安无事的日子又过了一段,就要过年了。辛苦耕作了一年的人们,在年三十的晚上围坐在一起吃年梗液兔妹媚贸隽四鹆艘荒甑陌拙铺娓盖渍迓苍萌谌朐诹艘患胰说牧成……姐妹两个个互相说着话,父亲一边喝着白酒一边看着女儿们,心里乐呵呵的,小慧还是个小姑娘的样子,扎个麻花辫子,象个不懂事的孩子。我就不同了,身上散发着一股女人的味道,丰满的身躯把衣服撑得满满的,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无处不透露出诱人的气息。
 
  父亲的眼睛不自禁的嘲着女儿身上瞟,仿佛要透过衣服看到里面去一般。吃了晚饭,慧慧嚷嚷着要去看放烟花,大年三十的父亲也不扫女儿的兴,就答应了,本来要带着我一起去的,我要留家里收拾碗筷,就没去了。父亲和妹妹走了,我一个人打扫着屋子,年三十吃剩下的东西特多,还必须都洗干净喽,因为照着东北的习俗,大年初一的不兴洗东西,说是初一洗,洗一年。咚,咚有人敲门。谁啊?我觉得奇怪,父亲和妹妹刚出去,这么晚谁来串门啊。是我,我啊,你给开开门」门外传来村长的声音。啊呀,是村长啊,这么晚了啥风把您给吹来了啊」,我赶紧开门,让村长进来。
 
  这不年三十吗,我挨家挨户给你们来拜年来拉,哎我说你爹呢?没在家啊?村长问。啊呀,村长您来的真不巧,俺爹带着我妹妹出去看放烟花去了,这不不知道啥时候回来呢,家里这个乱啊,您随便坐啊,我给您沏茶去。」我招呼村长坐下,嘴里还奉承着。没事,没事,你就甭跟我客气了,对了我今天来,一是给你们拜个早年来,还有件事本来想过了年说的,不过今天既然来了就一次说了吧,你爹欠了村里好些个租费,到现在也没还清,我是来催促他一下的,我的心里一阵紧张:「村长啊,俺家今年田里歉收了不是,实在是难啊,不然你说俺爹咋会有钱不还呢?村长您给宽限些日子行不?没钱这怕是说不过去啊,你说这左邻右舍也都看在那不是,你爹不交钱,别人看着咋说啊?我这做村长地也为难啊?这不村里开会说了,要是你爹再不交钱怕是要没收他的田哦,你告诉你爹,让他自己看着办吧。村长的眼睛色咪咪地盯着我看,一脸无奈状。村长,俺求求你,家里实在是穷啊,您也是看见的,田里收成不好,俺们也没有办法啊。」我乞求着。嘿嘿。村长干笑着:「闺女啊,你也长大了,也该替你爹想想办法了。」村长的手托起我的下巴,一脸色相。我不敢得罪这村长,要知道村长可是村里的土皇帝啊。村长见我没有反应,一只手乘机搂住了我的腰,臭嘴就往我的脸上凑去。我慌了手脚,出于本能的挣扎:村长你干啥啊,放手啊村长,您在这样我可要喊人拉。
 
  我极力的反抗,村长也不敢太过分紧逼了,直的放开我,我退后两步,紧靠着墙壁。小丫头,其实我要是一句话,你爹的事情马上就能给解决了,谁还敢说个屁话啊。这样吧,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考虑,你要是愿意替你爹分担些个,过两天你到我办公室来,我跟你好好商量下你家的事。你要是不来也行,过了正月十五,到时候别怪我翻脸,抄家收田只要我一句话你相信不?今天我先走了,你好好想想吧」村长说了一长篇话,回身朝门口去了出去。看完烟火已经是很晚了,父亲和小妹回到家我也捣腾好了被褥。夜已经很深了,远处偶尔传来的爆竹声传达着一丝新年的喜悦,我的内心却不甚平静,其实床那边也偶尔床来父亲的轻微叹息声,我知道父亲没有睡着。爹,睡着了吗?」我轻声问着。恩,没呢?咋呢」。俺想跟你说说话,中不?」中,睡到爹这里来,闺女。」我翻开背子,钻进了父亲的被窝。当我那光滑的背脊贴到父亲火热的xiong口上,那一刹那,两人都象是被电到了似的。我把头靠在父亲的胸口上,父亲的一只手饶过我的背,轻轻搂着我。两人并没有说话,而是互相感受着各自身上的气息。父亲结实的肩膀上透露出庄稼汉所特有的那种结实的劲儿,女儿身上则散发着少女所特有的体香,愈来愈浓烈。
 
  我切实感觉到了一种感觉,那是一种盼望,仿佛和父亲靠的越紧会越安全,越舒服的愿望。我缓缓的侧过身子,把自己的背紧紧的贴着父亲的胸口,父亲的胸毛象刷子般扫过我的洁白细嫩的背部,似痒似麻的感觉。猛地,我感觉到houmian被硬邦邦的东西给顶上了,本来软软的小玩意此时却如钢铁般坚硬,且是热哄哄地,让我的身心似火搬的燃烧起来。我没有动弹,父亲本来环抱着我的手,丰满而结实的胸脯上父亲的手上象是有了生命似的抖动着。父亲的手火热,我的身体火热,我的身心却似要烧起来似的。父亲的手游走在我的全身,如羊脂搬柔嫩的皮肤被父亲粗糙的手肆意搓揉,慢慢往下移,直奔我最后的防线。我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下身的酸麻感觉带自而来是无法控制的液体自身体内部往外涌出。猛地,父亲一个翻身压到了我的身上,两个火热的躯体刹那间亲密无缝了,女儿的身体和父亲的紧紧叠了起来。可是,当自己父亲的手握住我时,就是一种爱抚了,那种只有女孩子自己才知道的感觉吧。
 
  我在父亲的身下,剧烈的感受着那股来自于长辈的气息。曾经对父亲无比崇拜,在我心里有着重要地位的长辈,现在匍匐在我的两tui间,确切地说是跪在了女儿的胯下。我感受着那种来自于身体内部的快感以及父亲在自己身上所留下的刺激,我不自禁地发出一阵呻吟声。从未被异性如此挑逗过的我怎能受得了来自于亲身父亲的如此接触。此刻,父亲把我的身子放放平,自己则以一个舒适的姿势压到了我的身上,我尚未开始正在结合已经是香汗淋漓,一头乌发散落在脖子两旁,粘在湿透的颈项上,更增秀色。另的父亲的手不时的插入发际,抚摩我那粘满头发早已湿透的细颈。我只是娇喘,任由父亲恣意在自己身上放纵自己的身体。我感受到下体传来一阵剧痛,不由自主发出「啊」的一声娇呼。但随即便忍住了那一份疼痛,那种来自于农村的女孩所特能忍受的痛楚。
 
  第一次被男人侵袭到身体的里面给我以极大的震撼,况且此刻压在身体上的是自己所崇拜的父亲,那种乱伦所带来的迷茫的感觉,那种绝对不可以的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所带来的另类的快感,打动着少女初次开怀的心扉。
 
  父亲几乎没有什么太多的多余动作,至少要把身下的女儿干到死去活来方才罢手的感觉,凌辱自己女儿是想也不敢想的事情,现在却发生在自己面前,那种偷着乐的感觉充斥在身体的每一角落。床体随着父亲的动作而抖动,我的身体随着父亲的蹂躏而扭动,象蛇一般的扭曲。父亲很快就来到了gaochao,一切仿佛又恢复了平静,两个湿漉漉的人儿相互依偎着睡在一起,父亲爱怜的搂着我,没有太多的话语,有了爱就足够了,最主要的是彼此拥有了乱伦的秘密,那是女儿和父亲才可以共同守护的秘密。我的内心依然依然不平静,把身体交给父亲是自己唯一的选择,因为我不想把第一次交给那个可恶的村长,或许这样能让我减少一份罪恶感,明天,我琢磨着该去村长那了,可是,村长会放过我吗?黑夜漫漫,又有谁知道一场乱伦的游戏刚刚在一对父女间结束呢。
最新文章

少女口述:我把自己的


口述:未婚先孕因为家


口述:老公床上功夫很


口述:我被猥琐男夺去


口述:丈夫因为愧疚向


口述:我在家里和情人


口述:男朋友在新欢和


口述:我在床上发现了


猜你喜欢

男妓口述:老女人最会


口述:我和老公过夫妻


口述:妻子嫌弃我床上


释迦牟尼是怎么死的,


口述:无耻上司把玩的


假如我爸爸是吴京,我


嫩模口述:我被下药的


红笔为什么不能写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