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我和小姨子的激情性小说故事

时间:2016-05-07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我和女友交往是从高三开始,大学也一起读,但两人的家庭不是在一个镇上,不过因为是山路所以也得大半天的车程。
 
  虽然交往了这么久,但我们一直保持“地下”的关系,因为她父母都很传统,所以我们的事一直都瞒着双方的家长,大四毕业那年的我们,因为我的工作原因(工作是内定的,但是要到年底才能上岗),而她选择了继续读研,所以将过上两地的恋情,也正是这个原因,她要求我回去见家长。也就是大四的那个暑假里故事发生了。
 
  南方的暑假就是一如既往的闷热,但在她家却完全不同,因为她家是住在半山腰上的,她家条件其实不错,在山下不远的镇上还有一处房子,但她父亲喜欢这样的环境就一直没有放弃这块祖地,反而是用生意上的钱在这半山腰上修起了一个2 层小别墅。大多时间都是住这边。(她父母都是做茶叶生意的。)
 
  她的父母,还有一个大她3岁的姐姐(未婚,而且是刚失恋,也是因为两地恋爱,苦苦相恋了5 年,毕业后坚持了3 年多,但最后还是分手了)所以大姐是不看好我们的,也是我主要要克服的一大难关,然后就是一个小她2 岁的妹妹(完全一个调皮鬼,跟她两个姐姐天地之别。大姐比我女朋友还是好点,我女友完全就是一个乖乖女,所以我们才会地下这么久)。至于三个美女的具体尺码之类的我就在后面的细节里面好好描述吧。
 
  因为之前就已经打好招呼说我要去她家,后来才知道,她们全家都还为我的突然出现开了个小型家庭会,毕竟以女友的性格,突然就抛出一个交往5 年的我,确实有点小突然。开始我还以为她家的房子就是那种小农村的2 层小楼,但走到楼下才发现,原来不是,明显是有特别找设计公司做过的。山路确实难走,他爸是骑着马下去接我们的,他家养了两匹,我跟她一匹,伯父带着行李一匹。
 
  一进家门,老三已经在从里屋跑出来看我这个“新人”了,门一打开,就看到她立马停住了,看到我就是一阵坏笑,就喊“姐,形象方面勉强打个9 分吧,就是有点黑,我叫*** ,你叫我老三就行,我是不是就该直接叫你姐夫了啊?”,一个高挑,短发,纤瘦的瓜子脸美女。这就是老三,她明显比她姐要瘦了一圈去了。穿着一个小碎花连衣裙,一副可爱的模样。
 
  这还没进门呢,这么突然,我完全就是一头雾水,我女友推了我下“这是我三妹,你以前见过照片的”,我这才反应过来,“三妹好。”尴尬的回了一句。
 
  只见老三立马就扑哧笑了出来,“说了叫老三就好,二姐,看来你也带回来一个闷油瓶啊。”
 
  “妈和大姐呢?”女友没有太理会老三的玩笑,淡淡的问了句。不应该说淡淡的,就是很优雅的那种,她总能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这样的状态。
 
  随后就从走道里传来了声音,“回来了啊!”,是伯母,我把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然后就一脸堆笑的上去喊了声“伯母好!”,她妈先是打量了我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好,好。来赶紧屋里坐,到我们家来是挺不方便的,山路没累着吧?”,我笑脸又推起来“没事,没事,骑马很好玩。呵呵”
 
  晚饭时才知道,原来大姐在山下的镇上住,就在镇上银行上班。今天听妹妹会回来,晚上再上来,而伯父伯母因为茶厂出了点工人事故,说是工人打架了,两个人要立马下去处理,一楼有一个房间,是伯父伯母的,楼上是三间,一人一间。
 
  “老二,你今天跟你妹睡,小王就先睡老大那屋,等会我们下去时就让老大她别回来了。你的房间前断时间你爸拿来当杂屋放了些茶叶,有股味道,明天通通风小王再睡过去吧。哦,还有我们可能今天晚上也都不回来了。”
 
  话语间完全没有让我跟女友同房的意思……但其实我们都已经同居块两年多了。我们都满满的答应了。饭后不久他们两就匆匆出了门,看伯父的表情事情貌似挺严重的。
 
  屋子就剩下我们三人,老三上来堆笑道“姐,今天你们两睡老大的房间吧,我可不想跟你挤一张床,我习惯一个人睡了。反正爸妈都不回了,等明天房间腾出来你就跟老大睡去。”女友也没说太多,就只是“嗯……”
 
  了句。然后拉我上了楼,“那我们就先休息了,一天都快累闪了”
 
  女友是天蝎座的,很明显的天蝎座,在平时都很镇静,但在我面前,她就是一个彻底的小骚货,这时我早就料到她是要干嘛了。我确实是累了,随便冲了个澡倒床就要睡着了。等她洗澡回来,我都已经打起小呼噜了,然后就被她从浑浑沌沌的状态推了醒来……“宝宝,宝宝,我们爱爱吧。嘿嘿……”
 
  我这睡得正想呢,“今天一天路程这么累了,不要了吧,何况这是你姐的房间,虽然换了被子但也不好吧……”
 
  “就不啊,我就是想在我姐的床上试试,赶紧的,不然明天就没机会了。宝……宝……”
 
  我这边实在是招架不住了,勉强爬了起来,喝了口水。
 
  “这么累,就算我勉强答应你起来,下面的爷也不会起来的。”我一脸无奈,指了指软软的裤裆。
 
  “呵呵,收到,你等会啊”女友一个坏笑,穿着睡袍就跑出了门,听拖鞋的声音她应该是去了她的房间,我们行李都在房间放着。
 
  “啪,啪,啪……”女友推开了门,然后一脸坏笑的冲我放出她那淫荡的笑。
 
  我两手一摊,表示不理解,也表示没反应……
 
  这时女友慢慢的解开腰间的睡袍带子,两手顺直缓缓地垂下,睡袍由她身上如丝般轻盈的落下,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另有玄机,这时的女友穿着竟是一个全透明的吊带丝绸睡衣,内裤是那种细带的蕾丝。顿时气氛就完全变了。一头齐胸的卷发隐隐的遮在胸前,随着她的扭动,两颗粉嫩的乳头在落地灯的映射下更让人冲动,说实话,女友的腰并不细,但这因为这条丝般轻的内裤并没有像一般内裤一样把肉捆得紧紧的,这样自然的腰身要美得多。
 
  女友已经观察到我的惊讶了,这套衣服也是她特意给我准备的,但确实是一个大惊喜,对平时穿得很保守的她来说,这样的飞跃确实有点太突然了。
 
  我也毅然被这一举动打消了所以困意。下面的橡皮,依然变成了一支小钢炮。
 
  女友用极大的幅度扭动着腰身,迈着模特猫步向我逼近,平日里要这么走我会笑话死她,但搭配这样一身着装,下身的反应已经完全暴露了此时此刻澎湃的我。眼睛专注于她扭动的臀上。
 
  走到床前,女友像猫女一样,软软的爬上我的身躯,(吹的是自然风,床上就一张毯子,题外一句,那里的夏天夜晚的风真的比空调要强上百倍。)掀开我身上的毯子,脱去我的衣服,我就想一只任她宰割的小羔羊,傻笑着看着她,她明显已经完全感受到我强烈的反应,一脸的自豪“好戏在后头呢……”然后双膝跪到我的枕前,左手下去握住了我的钢炮,右手拉住内裤往上提,勒住了下身,一边用手上下套弄着我的阴经,一边扭动腰身给我展示她的下身。
 
  没一会儿,我就开始伸手去抓她的那对大奶子,她推开我的手,什么也没说,只是对我继续坏笑着,然后做了个“嘘”的手势,堵住我正要发言的双唇,然后一跨右腿,骑上我的身子,但是是背对着我的哦……我开始以为是要69式的,没成想,她缓缓地往我脚的方向移动,然后屁股到我阴经的位置就停了下来,俯身下去双手撑床,这时的我也明白她要做什么了,一眼看过去,身上一个圆润白皙的屁股,正扭动着揉动我的阴茎。而那条内裤的点缀更让我神魂颠倒。
 
  “怎么样?”女友有点小骄傲的口气首先打破了沉静,不说话还好,这一说,我开始喘气了粗气,“嗯,宝宝真厉害,好热,嗯,嗯”我想我已经开始有点小失态了,再也忍不住了,双手一个龙爪手就抓住了两片肥臀,嘴里也放开了,想女人一样嗯嗯起来。不一会,女友停了下来,回过头来“这样的程度你就忍不住了呀,也太没定力了呀,这要放你一个人出去工作我还真不放心了。”
 
  “不会……,不会……!我就爱你一个,这不是您突发奇想要给我当天皇上吗,平日里我都是您老忠实的奴才”我竟然还贫嘴了起来。
 
  “哼……,这还差不多。”接着一只手把内裤侧边的带子慢慢地拉起来,然后“嗯……”的一声,示意让我来完成拉开内裤的任务。
 
  我伸手拉开丝带,内裤飘然落下,女友这时也转过身来,看来是要用男下女上了。
 
口述:我和小姨子的激情性小说故事
 
  没想的是,这时女友的下面也早已泛滥成灾,看来这次的表演也对她本身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但是就在此时此刻,更没想到的是房门竟然打开了,女友还没来得及脸红呢,第一反应就是立马拉上身旁的被单,能盖多少是多少了。推门进来的正是姗姗来迟的大姐。她可能没察觉到房间内的异样,也可能是想给我女友一个惊喜,“霞,我回来啦~ !”
 
  但是走进门还没几步就被眼前的一幕惊住了,这时我也完全是一片空白,而我的小钢炮还在床单的保护范围以外呢,女友立马推了下我,我也顿时傻了眼了……立马托起被子往我上身盖。但是盖上了也顶多就是个帐篷样式而已。没有多少能遮掩尴尬的气氛。
 
  “打扰你们了吧,我拿点东西就走”然后东西也没拿转身就出门了,然后就是楼道里传来一声呐喊“老……三……”我也大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
 
  说实在的,后来回想起来,就刚刚几秒我的记忆里连她姐的样子都回忆不起来,穿着打扮也完全没了印象。但我察觉到一个很细微的眼神,就是她姐盯着我的阴茎看了有一会儿……这时身旁的女友已经快要哭了,一头扎进了枕头里面,两腿拼了命的一阵乱踢。我也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了,其实我就这么一弄我的性欲反而更强烈了,但是这种时候还继续去惹老婆那完全就等于给自己判个死刑……
 
  许久,我也不知道老婆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就记得我拼命劝她,然后我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2 点了,是被尿意弄醒的,梦里还在拼命尿,而尿不出呢。清醒了一会,看了看身边的女友,睡梦中的她明显还皱着眉,看来晚上的事一定对她打击很大,顿时我有点小感伤,真想找个什么办法把她劝住。
 
  起身下楼上完厕所,因为女友的事我也没了睡意,找了灌啤酒往客厅走去,没想到客厅还有电视的声音,以为是老三,毕竟也只有她能这么晚还在看电视。但是走近一看,竟是一头长发……身子立马就是一个激灵……不会吧……(你们懂的)这时那个女人也察觉到我的存在了,转过脸来,一看是我,刚开始是一脸尴尬,但不明显,立马就沉着了气。
 
  “哦……,我是霞的大姐,你也跟她叫我姐就行了”一个发型跟脸型完全跟我女友一样的,但明显比我女友要老练的一个女人转身站起来对我说到。
 
  这个女人完全就是我女友的成熟版啊~ !那种气质是我女友没有但是有急需的。但这不是一时能练就能学得来的,这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人味比我女友刚才故意演出来的妩媚要更强烈得多。
 
  “哦,”我停顿了下,“玉姐”直接叫姐明显有点不适应。“这么晚了还在看电视啊?你也失眠了吗?”这种挑逗的语言我没想就说出来了,一个想要好好聊聊的架势。拿着啤酒走到茶几旁的单椅坐下,这时才看见大姐的全身,她穿的是个小吊带,外加一个碎花小短裤。
 
  个子跟我女友一般高,身材也是那种圆润型的,胸前的乳沟深得那么美,皮肤也是白嫩得出水的那种,走近了看才发现原来跟女友也不是那么的相像,仔细一看还是明显看得出是两个不同的人,但也一眼就能知道是两姐妹的关系。
 
  “没有,我不习惯跟老三睡,也不想睡父母的房间,就打算在这猫一夜得了。”
 
  顿了顿“你就是小王啊,其实我是唯一一个在今天之前知道你存在的人,看来你比照片上要帅啊。”看来她们两姐妹关系不错,也难怪今天女友敢在她姐的房间动土……“呵呵,哪有哪有”我赔笑到。“怎么?你睡不着吗?”她又问道。
 
  “哦……,我没事,白天一路上睡得挺多的,所以这一醒来就没睡意了”其实我这头正困着呢。
 
  “要不这样吧,你去陪霞睡吧,我正好看电视打发下面的时间。”
 
  玉姐想了想,“好吧,那你盖着被子,晚上冷别着凉。”微笑的把她身下的毯子递给我,起身要走。
 
  “哦,……额……今天的事你等会跟霞好好谈谈,她挺在意的。”
 
  我冒出这么一句,摆明的勾引她啊……说完就后悔了,但是我当时的初衷完全是想让女友能好受点。
 
  话题一打开,玉姐也开始尴尬了起来“是吗?其实我什么都没看到的,是你们多想了,我回头跟她说说吧”然后有点小女人的转身就上了楼。
 
  听着她远去的脚步声,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经照到脸上了,肚子一阵饿,想抽根烟清醒一下,摸了半天没找到打火机,等清醒起来,才想起来自己在女友家,这要被她父母看到多不好,立马起来整理,一看表已经快中午了,但是整个屋子都没其他声音,貌似都出门了?~ 心想,不应该啊,去洗漱,听到厕所有水声,我就试探着喊了几声。
 
  “进来吧,我在里面洗澡呢。”听到这一句我当时心里就是一麻,这是玉姐的声音,她这是?摸索着看了门,这才想起来她家的卫生间洗漱和洗澡的是分开的,这时,洗澡间的门打开了一道小缝,是玉姐,白皙的肩膀还在滴水,就光看到这么点就已经开始心旷神怡了,但是更没想到的是她这时胸是整个贴着门了,(门是那种磨砂半透明的,就是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只能看到里面的影子的那种)
 
  这么一贴,整个乳房就完全清晰可见了,乳头有点黑,但是这么一看就知道胸是肯定有料的,“小王,起来了啊,早上霞还叫你来着,你肯定是太累了,就干脆让你多睡会。她们两就先去山下外婆家了,我给你做了早餐,在厨房,应该还热着,吃完我们也准备下山吧,还能赶上午饭。我洗完,再打扫下就出门。”
 
  “哦,那我洗漱完就去吃早餐”这时我立马转过身子去,因为下面的钢炮已经把睡裤都要顶破了,一边弄着牙膏一边说“还有,玉姐,你昨晚房间见我的打火机没?我想应该是掉你房间了”我一抬头,发现玉姐正透过镜子看着我,我这才发现,镜子里的效果更夸张,整个钢炮都快到90度了。
 
  玉姐立马关了门,回道“没注意,要不你自己去找找吧。”
 
  我洗漱完,但是头脑还是在镜子里玉姐的眼神。饭前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先找我的打火机吧,(其实我不怎么抽烟,就是抽着玩的,但是打火机是用来显摆的,也是女友送的生日礼物,原计划是见她亲戚敬烟点火能显摆下呢)上了楼,一进房间,一阵香水味,应该是女友的COCO,房间又恢复了整洁,这才想起早上迷迷糊糊的被女友推醒过,跟我交代了几句,玉姐还说反正还要搞卫生,就给我做了早餐,再一起下去跟你们吃午餐。不要她叫我了,回想下,女友的心情应该好点了。
 
  床头柜上只有我的手机,用灯照了照床底也没有,床头柜下倒是有个小缝,于是伸手去摸,指尖碰到了什么,但是因为太窄了,只能碰到,于是打算把床头柜搬起来,这正要挪呢,门“砰”就推开了,玉姐裹着浴衣神色慌张的说“那里没有,那里没有,我先给你收到抽屉了”然后就跑过来上前要阻止我
 
  我一脸奇怪,没想到这么紧张,转过身来就潜意思的离开这个柜子,表示要她别冲动,我不动就是了,就在她快跑到我跟前的时候,她的眼神都没看我,而是急切的想看到柜子的结果,就在这时,她的脚一滑,我就看到她原本紧拉着浴衣的手往我脸上一打,我也下意识的去扶她," 帮当" 我先是头一麻,脚腕就是一疼(姿势分析:当时我是完全被这三连击整晕了,玉姐是一只手还在我脸上,身子是整个侧压着我的,应该是膝盖磕到我的脚腕上了,其实我当时衣服已经被掀起来一半了,感觉到了玉姐的身体已经直接跟我接触到了,她的腿和身子都还是湿湿的,还有点滑滑的,应该是洗到一半就上来了,因为把鞋拖了,才被脚上的泡沫滑到了。)
 
  我当时都晕了,头是一阵疼,要不是被打了那一摆拳,不,应该是在毫无戒备的情况下中了那一拳,我根本就没事,强壮得很呢,但这时后脑又是一阵麻,“哎呦……”我这时就算玉姐在给我口交我也只能感觉到头麻,手开始往头上捂,然后身子蜷缩,这时的玉姐也意识到严重了,毕竟我是后脑着地,她是前扑的。
 
  立马跨着我的身体,来看我的情况,因为双手是撑着地的,她的浴袍整个都开了,我虽然头麻,但这时已经被上帝扇了一记耳光,“你丫这时候还能麻~ ?”
 
  玉姐的胸明显是那种圆润结实的那种,很挺,乳沟就如先前在浴室看到的那样有点泛黑,两个奶子就这么吊着,一脸正经的看着我问着什么我已经没意识去听了,她应该是没穿内裤的,这都不用想,但是光线问题看不到下面的具体情况,只是有一片黑云一般,她见我没理会她的话也没挣扎,这才顺着我的眼光往身子低头一看,“啊”一惊,左脚往后一退,就要起身,我就感觉脚下一阵剧痛,她的小腿再次压到我的脚腕了,我整上身就不自主的往上一坐,想去摸脚,就这么一下整个人就扑进了她的胸前,脸整个贴到了她胸上,她先是一愣,但是随即的反应是没有其余动作,任由我这么往她身上贴,这个动作持续了一会,没那么疼了,显然是脚已经离开了,这才往后一仰头,双手从背后撑着地,“我的脚……”
 
  这时的玉姐,正半跪的坐在我大腿上,头扭到了一边,手没有任何动作,一副任人宰割的意思。(就像对我说:你来吧!)听我这一说,脸刷的一下就红了,然后就是合上浴袍就往外走,把我一个伤员就这么留在了原地。
 
  等我勉强下楼,她已经系上了睡袍,在楼下端着个杯子喝水,我一瘸一拐的要下楼,她这才知道我伤了,立马上去扶我,到了沙发上我一看,整个悲剧了,脚腕肿得跟个红薯一样,“哎呦……这怎么办啊,就要拿起电话打。”我叫住了她“玉姐,没事,是脱臼了,我踢球的时候有过,后来太剧烈了就容易脱臼了,你帮我拉一下就行”其实我当时也有点慌,不过我这个腿的关节医生说那次脱臼后就会有点松,她也就这么信了我的,听着我的给我拉着脚就活生生的给接上了……
 
  事后我就给女友打电话,找了个理由说脚腕扭到了可能暂时不能去山下了,玉姐也一个劲说挺严重的,说先这么呆着,她来照顾我,我女友她们就没多说,说好晚上骑着马回来,明天再驼我去看医生,而且她父母去了省会的医院,打架的人伤得挺重,还说要打官司了,要去劝人私了。这几天都得大姐做饭,然后玉姐就要她们晚上回来的时候先多买点菜。而且得知我的打火机已经让女友收在包里了。
 
  不过这时的我已经知道玉姐为什么谎说,打火机是她收着的,因为在她离开后,我又起身看了床头柜地下的东西,那是一套自慰器,平时你不把床头柜整个抬起来,或者把最底下那个抽屉整个抽出来是看不到的。
 
  我的心里已经开始一阵冲动,但是我也知道最好的机会已经被我这傻子错过了。再加上腿上有伤,也只好作罢,从长计议,但只要稍微好好计划下,她的人不怕吃不到。
 
  她说我干脆直接吃中餐算了,就穿着浴袍就进了厨房,两人一直无语,吃过午饭后,我被搀扶到了沙发,其实已经不怎么疼了,脱臼就是这样,只是不敢太用力站,玉姐一直穿着浴袍,刚刚又忙着做饭,就又往浴室走了,应该是继续洗澡,忙活了很久,我有一股尿意,但是楼上的卫生间我是去不了了,就往玉姐在用浴室走去,正好奇她这么久在干嘛呢,不会自慰吧~ ?
 
  一阵胡乱猜测,门没关严,我悄悄走到浴室的门口往,浴室的门大开着,水哗哗流着,我悄悄走近一看,玉姐正跪着刷鱼缸,背对着我,身子穿的应该是套黄色的泳衣,整个裤子被大大的臀部撑得很薄,下体的阴唇都已经把裤子吃掉了……
 
  我这边也看着这么火热的场景,小钢炮立马又起来了,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
 
  就这么看着,没一会儿,玉姐起身转过身来放喷头,才发现我在门外,其实我是有躲的,但是身体犹豫了一会,这么好的机会还躲~ ?!不能笨两次吧。然后我先说话了“玉姐,我要上个厕所,”“好的”玉姐起身往外走,而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侧身,“扶我下”有着一丝命令的口气,潜台词是“你帮我弄成这样,就想这么不管我了!?”
 
  玉姐犹豫了一会,其实她也清楚,你这小毛贼,客厅到这你都能来,这会儿你就装起来了啊。
 
  搀着我来到了马桶前,正要走,我稍稍一用力,意思是让她别走,她竟然没反抗就这么原地呆着,只是把脸侧到我这边,我掏出了已经硬得不行的大雕,其实怎么可能尿的出来,这么硬着,我的手开始往她身下游走,她的身子可能是因为刚洗过,滑滑的,加上衣服很贴身,我一把就抓上她的屁股,开始揉,然后转过身来把她往墙上逼,她没有太多的反抗,开始喘起了粗气,两人面对面的时候,她的头始终是低着的,我抬起她的头开始亲,那种疯狂的亲,恨不得立马就把她吃掉,她也开始回应着我,两人完全都已经投入了淫乱的感觉当中,眼下性就是一切。但是女性的理智还是要强烈一些,她推开我那啃食她嘴的头,“好吧,我来帮你弄,但不能做。”视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才想到的办法。
 
  “嗯?”我开始没反应过来,但也不敢霸王硬上弓,就任由她,看她是要怎么做。她缓缓褪去我的衣服和裤子,把我扶到了鱼缸里面,我只能就这么站着,因为太想要了,怕我多余的动作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她蹲下去用水冲着我硕大的阴茎,先是仰头对我微笑了下,然后低头有手柔柔的在我的阴茎上滑动,“这比昨天看到的还要大啊,小王发育得不错嘛,真羡慕我妹哦。”然后手就拖着我的睾丸,来回的玩弄着。兴奋异常的我,不仅感觉下体一阵酥麻,急需找个地方插进去,而且有点小痒,于是下身就被这种瘙痒前后抖动着。
 
  “这么急啊,我再测试下你的耐力吧”我就是一阵心酸,心想:姑奶奶,你这骚得天上去了的姑奶奶,您就行行好,赶紧让我舒服下吧,至少你用手套弄下也好啊。
 
  但是玉姐哪是那么容易能给你吃的主,转身站起来用屁股开始在我阴茎上上下搓动,由有还反过身来把我的JB往她屁股缝里按,因为泳裤的原因,很滑,还一边转过头来妩媚的眼神望着我“要不是你是我妹的人,今天你就要被我榨干去。我骚起来可是很耐干的哦”
 
  我这已经完全被击跨了,就冲这么淫荡的话就能让我射上一百遍。但是我很清楚,这是一场比中央直属公务员考试要严格的百倍的考试,压力山大……但我得顶住咯,随即开始把一直盯着身下那个妖娆扭动的屁股,心里直念叨“……”。
 
  眼不见为净,但是玉姐开始发出很娇媚的“嗯嗯声”,似乎她自己也已经入戏了,开始揉捏着自己的胸,但是没一会,她就放弃了,而是打算正面迎敌,转身跪下,而我的姿势这时已经完全走样了,从外面的镜子可以看到,我就想那个广场上的撒尿的小孩雕塑,整个人以JB为箭头,要往外射的一张弓。
 
  玉姐先是笑了笑,然后一口就咬住了我的JB头,开始真的是用咬的,接着就是用嘴开始吸,来回的动着头,两手也没闲着,一只顺着我的腿上下串,一只握住我的蛋囊。接着突然就是一记深喉,深得她的表情都变得难受的那种,皱着眉,可能是我的JB比她想象的要大要长,立马就退了回去,但是唾液流了一嘴,也把我的JB给包住了,她用手整理了下我的钢炮,然后就上前开始一阵猛攻,手来回套弄着我的阴茎,嘴也来回吸着我的龟头,舌头也没闲着,只往我的马眼里面钻。
 
  可能是唾液润滑的作用,感觉就是一团软软,柔柔的肉包着整个阴茎,龟头上又有强烈的吸附感,这下是真架不住这轮攻势了,“啊……要射了,要射了……”我也是怕射到她嘴里不好,但其实又万般不想她的嘴离开……就这么射就好了。
 
  但是突然,玉姐就停下了。“就这点本事啊?”然后后头缓缓地套弄着,拇指按着我的龟头。缓解我的射感。然后一边套弄一边站起身来。用水往自己身上冲,还扭动着腰身,头一会靠近我的脸一会儿又远离开来,但是手头的活一直没停,这水一冲,她的乳头就整个清晰了很多,我实在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招龙爪手,使劲揉捏起来,在泳衣的衬托下,她的乳房感觉被我捏得都变了形,我几乎是哭着说的“玉姐,您就给我来个痛快的死法吧”,她被我这么以逗扑哧就乐了,但其实我是真心话,没想跟她开玩笑。
 
  她扭了两下,“好……好……”就跪下去继续刚才那招三方打击术。
 
  没一会儿,我就要射了,我正犹豫要不要射在她嘴里呢,已经就射了出来,整个人其实先是一软,接着就打了个喷嚏。那叫一个超级爽啊。身下的玉姐却没停下。
 
  慢慢悠悠的包住我的阴茎,用吸的一样,把嘴退了出来,我的JB上没留下半点痕迹,接着她吐掉嘴里的东西,漱了下口就把毛巾递给我。“这下你满意了吧”
 
  至于脚,早就没感觉疼痛了……晚上等她们两回来,我们都装得很顺利的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女友关心的问着我脚上的伤,老三也一脸可怜的看着我……我笑呵道“还好你们家有马,我这也是福气,回头我就能独享骑马的乐趣咯……”以前在旅游景点骑的那根本就不能说是骑马,第一,一点不自由,第二骑的都是自己的钱啊……老三说话了“行……行……家里的马都听我的,回头我叫你见识下马在山上跑的刺激感觉……”
猜你喜欢

口述:儿子不要不要放


口述:义父求你温柔一


口述实录:妈妈口述和


口述:我和漂亮妈妈做


口述:偷看姐姐做爱,


口述:我被邻家姐姐诱


口述:姐夫舔下面我受


口述:操姐姐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