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老婆嫌弃我没有本事,深深的被成功男士给吸引住了

时间:2017-10-06 22:33:43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我们曾一起起早贪黑摆摊,虽苦却也甜
 
  十年前,我和小婷(化名)同在福建山区老小县城的食品厂工作,这几乎是县城效益数一数二的企业了,我们俩都是中专毕业生,在厂里都算是骨干。很自然地,我们俩谈起了恋爱
 
  1997年底,我被厂里派到厦门来长驻,负责厦门市场的销售业务,能够走出山区县城到沿海城市发展,这在同事们看来,是很令人羡慕的事,我也对自己充满了信心,在她眼里,我应该也算是很有前途的了。
 
  我们能够结婚,周围的人都说不容易,夸我们是典范,是最成功的一对。我前后在厦门待了两年多,老家的同事都认为,长期在两地,我和小婷不可能长久,不会有结果。但我自己知道,我对小婷的感情,不会有意外。她也常常来厦门看我,一有便车就跑来,平时我们电话、写信联系,彼此牵挂着对方,关系越来越好。
 
  1999年,也许是忍受不了相思之苦以及来来回回的奔波,她向厂里提出辞职。我们厂领导很器重她,劝说她不要辞职,还拿出1000元来作为留她的条件,但她执意离开,到了厦门,开始找工作。
 
  那时候很不顺,她在一家服装厂打工,工资非常低,相对于原来的工作,差别很大。也许是对小婷执意辞职的一种惩罚吧,厂里把我调回老家当仓管,她就也回去跟她母亲一起做了些小生意,但并不是很成功。2000年,我也辞职了,我和小婷一起再次来到了厦门,我们坚信,凭着自己的双手,一定能过得更好。
 
  我们租了辆早餐车,在位于集美的一个大型企业门口摆起了小摊,煮豆奶,做包子、馒头卖,还有家乡有名的芋子包,每天早上五点多就起床,晚上还要摆小吃摊,小婷没有半句怨言,跟着我起早贪黑。那时的我们真有点患难夫妻的感觉,一心想着只要两个人开开心心在一起,就比什么都好。时间久了,那个企业里的很多女工都认识我们了,常说:你们真是不可思议,才这么年轻就这么能吃苦。
 
  下天,我们就不摆摊了,我会带着小婷到岛内来走走,那种相依为命的感觉至今想起来都觉得甜。
 
  陷入对甜蜜往事的回忆,阿耀一扫刚开始的紧张和低沉情绪,渐渐平静下来,后来我知道,在他看来,这些永远成了过去,再也不会重现了。
 
口述:老婆嫌弃我没有本事,深深的被成功男士给吸引住了
 
  那年的春节我身上只有100元钱,我对她的负疚感至今难以消除
 
  从小我家就很苦,我刚出生父亲就残疾了,大姐为了帮父母养家,供我们兄弟几个读书,只读到小学,操劳一生的她去年底去世了,她才不到五十岁啊!(这时,阿耀的眼圈红了,他们兄弟姐妹几个感情很好,姐姐的离去令他心痛。)而小婷家一直都有做些生意,家境还算可以。我们谈恋爱的时候,她父母来我家了解,得知我老实,肯吃苦,这才没反对。
 
  2001年6月,我的女儿出生了,我们一家三口全都回到了老家。有了孩子,经济负担重了,我就想自己做点什么。也许我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我向人借了钱烘焙花生,可是当时我没技术没经验,花生不好吃,亏了;跟岳父合作烤地瓜干,销路也不好,没赚到钱。我还养猪,一边到工地上去干体力活,打点零工补贴家用,镇上赶圩时我也去卖袜子什么的,尽管这样,收入仍十分微薄,此时的我们,陷入了困境。
 
  2002年,我想投资大一些,筹集了两万多元,跟亲戚合作做地瓜干,刚开始还卖得不错,可好景不长,遇到了非典,地瓜干滞销,看着一万多斤地瓜干只能按成本价的一半贱卖出去,我的心好疼!
 
  这次亏本,我们背上了重重的债。那年的春节很苦,我身上只剩100块,加上她做短工赚的钱一共才400多块。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我陪她上街,看到一件衣服,她试了一下挺喜欢的,可一看标签,要100多块,她马上说,不要了,不买不买了,没关系的。尽管当时她没有任何埋怨,但是我心里非常酸,我觉得很内疚,让她跟我受了这么多苦。(说到这里,他开始哽咽,他觉得自己当时很窝囊,很没用。)
 
  我真的很内疚,直到现在,尽管我觉得她对不起我,这种内疚依然存在。她为这个家真的付出了很多:我后来又出来打工,家里一直都是她照料,除了带孩子,还要照顾我父母,家里买油买米什么的,都得她一个人做,她还养了7头猪,还要找人打理家里的稻田,那些经常上门催债的债主也得她来应付。她跟邻里和我父母相处都很不错,这样我才能安心在外面努力工作。
 
  阿耀有些激动,一直紧咬着牙根,试图控制自己的情绪。透过他的眼镜,我发现他的眼圈更红了。按他的话说,接下来的诉说,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
 
  我吃苦找工作的过程在她看来,远远不及那个“事业心强”的男人
 
  连我自己都无法想象,从小向往当老师的我居然做了好久的业务、销售,事实证明,我的确不是这种能说会道的好推销员。2003年9月,负债累累的我告别了妻女,又来到厦门,刚开始是推销一种高档的床上用品,不用说,几乎卖不动,徒劳无获,幸好还有一些底薪;后来又跑白酒销售,没底薪光靠提成,结果半个月下来才赚了30块钱,自己还垫上车费了。后来经过一个同学介绍我去了泉州一家工厂,每天要工作十五六个小时还不算加班,累是累点,但总算相对稳定了些。再后来我就进了现在的这个企业,包吃住,我断了所有社交,几乎不进厦门岛内,每个月600多的工资我只留五六十元,其他全都寄回去。从2006年开始,加薪后我每月就能寄1500元到1600元回去了,债务在慢慢减轻。
 
  那些日子里,我和小婷仍旧保持电话短信联系。她很体贴我,她常跟朋友说,阿耀在外面很辛苦,但是工资基本全部寄回来,她很感动。在泉州时我告诉她过年厂里不放假,她说没事,我带女儿过去和你一起过年!每次女儿在电话里乖巧地叫爸爸,我都觉得很欣慰,再多的苦又算得了什么!每次寄钱回去、放假回家我都特别激动,我也对她说,将来我有了钱,一定让你和孩子过上好日子!
 
  小婷事业心很强,她也进了老家一个港资食品加工企业,从刚开始的被排挤,到后来成为老板的得力助手,工资也有了一千多,我们夫妻俩再次被老家的人羡慕。
 
  究竟是她掩藏得太深,还是我了解得太少,我竟然没发现她情感的动摇!
 
  去年国庆节后我回到厦门,她突然给我发来一条短信说,有个男的很喜欢她,在追她。我的头一下子炸了,一下子就猜到那个男的是谁——她曾经经常提起,(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在她受排挤的日子里,作为同事的他帮了很多忙,他们常一起出去应酬。她说,如果不是因为女儿,因为我这么好,她肯定
 
  离婚跟着他了。还说,“如果选好丈夫,我选你,如果选有事业心的男人,我选他。”——原来,在她看来,我的不成功,是没有事业心的表现!
 
  说到这里,他的反应比我预料的要冷静许多,我才知道,他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失眠,从开始的愤怒不已,到现在,他几乎麻木了。
 
  两地分居一时无法解决,可没了信任的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开始我只是恨那个男的,他有家庭还打小婷的主意!为了不被扣钱,我强忍着怒火,坚持上了10月的满勤,那几天,我每天都失眠。11月1日,我一上完晚班就冲回家了,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我想我钱赚不多,事业不是很成功,如果连这点尊严都捍卫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她哭着向我道歉,请我原谅她,让我冷静些。我让她把那个男的约出来,我至少应该让他们知道,我没那么好欺负。
 
  在一个咖啡厅里,就我和他两个人,小婷回避了。去之前,我真的去买了一把匕首带去。我质问他为什么这么没道德,为什么明明有老婆还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他说他无意伤害我,还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们赶紧结束分居吧,要不,即使没有我,还会有别的男人的。最后我警告他,不要再来骚扰我老婆,然后重重地将水杯摔到他面前,离开了。
 
  我要小婷马上辞职到厦门来,但她舍不得已经站稳脚跟的那家企业,在我的坚持下她哭着来了厦门几天,却没有找到好的工作,求我让她回去,她保证不再跟那个男人来往。而我,如果放弃了现有的一切回老家去,不可能再找到更好的工作了,没了经济来源,我会更加自卑。而且其实我发现他们仍然在联系,这一次我却没有挑明,我开始对她失望了,也渐渐不信任她了。她回去后,我几乎每天都发好几个短信问她在做什么,问多了她开始烦我了,我也知道自己不应该这样,虽然小婷没告诉我他们的关系到哪一层,但我一下了班就开始胡思乱想,这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我想过离婚,但是差一点被送人的童年经历使我从小就害怕被抛弃,我不想女儿因为我们的离婚有这种感觉。我现在极度矛盾,虽然我仍像往常那样将工资几乎全寄回去,但没有了过去那种心甘情愿的甜蜜感觉。同时,虽然我也恨她,但也深深地自责,也许发生这样的事也不能全怪她,是我委屈了她。
最新文章

口述:前妻结婚之后生


口述:前妻经常破坏我


口述:和富婆玩一夜情


口述:劈腿女网友,没


口述:不蛮老婆女汉子


口述:岳母送我房子结


口述:一时冲动把岳母


口述:撞见未来岳母一


猜你喜欢

口述:老婆出轨,风骚


口述:我在床上发现了


口述:因为性生活不性


口述:姐姐在我家穿着


口述:妹夫趁喝醉酒强


口述:醉酒后我和妈妈


我和老师的故事


口述:上司因为他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