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故事 亲热 嫖客 房租 丁克 戴绿帽子 女骗子 旧爱 洗脚妹 婊子 搓衣板 色眯眯 退学 贞操 待产 逃婚 合租 已婚 老总 婚纱 上司 艺术家 怨妇 儿媳 未婚妻 未婚妈妈 中年男性 报复 新欢 丈夫 私情

婆媳关系怎么处理 老土婆婆总是嫌我穿着太性感

时间:2018-02-06 12:29:0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如今的年轻女性以打扮时尚、另类为美。韩芊芊是杭州一文化公司的公关人员,崇尚时尚、自由,让她想不到的是,她引以为骄傲的品位打扮却成为影响婆媳关系的绊脚石,结果上演了一场不该发生的悲剧。
 
婆媳关系怎么处理 老土婆婆总是嫌我穿着太性感
 
  烟熏妆亮相
 
  吓坏男友家人
 
  2007年4月16日傍晚,韩芊芊下班后就赶往皇冠大酒店。今天要在男友秦文东的父母面前亮相,为此,她认真地打扮了一番,专门化了公司同事最欣赏的烟熏妆,她要好好展示自己的个性之美,给未来的公婆留下深刻印象。
 
  韩芊芊长相可人,化了烟熏妆更是引人注目,一进酒店就引得男宾频频回头。韩芊芊正得意之时,秦文东的父母却皱起了眉头:未来儿媳怎么打扮成这样?不伦不类!
 
  秦文东的父母都是杭州市的机关干部,生活严谨,观念传统,这样另类的姑娘显然不合他们的心意。
 
  两位老人出于礼貌,有说有笑地与韩芊芊吃完了这顿饭。回到家,他们就直摇头。秦文东不解:“你们为什么不喜欢她?”
 
  “她脸上的妆化得像个鬼,怎么能做我们这种正经人家的媳妇?”父母观点一致。
 
  秦文东不以为然:“这都什么年代了,化个烟熏妆算什么!”
 
  秦文东的妈妈顾秀梅在家中是说一不二的“领导”,她反驳道:“我就是看不惯。正经姑娘哪有化妆成这样的?看了就恶心!还有那么多轻浮的男人回头看她,这成何体统?这种姑娘能好好和你过日子吗?”
 
  “芊芊是做公关工作的,难免把自己打扮得另类一些,以后让她注意点不就行了?”秦文东极力为女友辩护。
 
  第二天晚上,两个年轻人约会时,韩芊芊问:“你父母对我印象如何?”
 
  秦文东支吾半天,不知怎么回答。韩芊芊从他的神情中发现不妙,问:“他们为什么对我印象不好?”
 
  “他们看不惯你的烟熏妆。”秦文东老老实实地说。
 
  韩芊芊又好气又好笑:“那我以后不化烟熏妆就是了。你可以告诉他们,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改。”
 
  此后,只要有与秦文东父母碰面的可能,韩芊芊就把自己弄得素面朝天,服饰也尽量传统,逐渐得到秦文东父母的认可。
 
  2007年国庆节,两个年轻人准备举行婚礼。韩芊芊的母亲是开婚庆公司的,她为他们设计了一场个性婚礼——水上芭蕾娶亲。
 
  秦文东好不容易说服父母同意参加这种婚礼仪式。一对新人穿着芭蕾舞的服饰站在喷泉池里,在动人的音乐声中接受众人祝福,秦文东显得更加英俊,韩芊芊显得更加秀美,观礼的来宾纷纷称赞他们是一对“玉人”。婚礼让秦文东的父母很满意。
 
  露背装惹祸
 
  气煞传统婆婆
 
  韩芊芊不光爱化吓你一跳的烟熏妆,还喜欢穿性感暴露的靓衫,秦文东也喜欢她身上那种另类女孩的活力。
 
  婚后,为迎合秦文东的父母,韩芊芊克制了一段时间。2008年春节假期的一天,韩芊芊和丈夫一起回娘家,化个烟熏妆过一把瘾。谁知回家时在家门口遇见给他们送元宵的婆婆。
 
  见到韩芊芊那张像鬼一样的脸,顾秀梅顿时沉下脸对儿子说:“你不是保证过的吗?怎么老毛病又犯了!”
 
  韩芊芊听出婆婆是在指桑骂槐,心里很是不快,不等丈夫回答,就不阴不阳地说:“他就喜欢我这样,有什么办法?”
 
  媳妇竟然抢白自己,顾秀梅气得发抖,指着韩芊芊说:“你不要得意得太早!”说完,拂袖而去。
 
  回到家,顾秀梅越想越气,觉得自己当初被这个狐狸精的假象蒙骗了,不该同意他们的婚事。老伴得知,说:“你可以与亲家母沟通沟通,让她劝劝自己的女儿,也许比我们的说教有效果。”
 
  顾秀梅连忙给韩芊芊的母亲打电话,希望她说服女儿打扮得正常一些,给婆家留点面子。
 
  韩芊芊的母亲是做婚庆工作的,见惯了年轻人稀奇古怪的打扮,早已见怪不怪,但为了照顾亲家的面子,她答应做女儿的工作。
 
  韩芊芊得知婆婆竟然向自己的母亲投诉,逆反情绪更大了,把气都撒在丈夫身上:“你妈连我化个妆都要管,以后还让不让人活啊!”
 
  秦文东两头受气,有苦只能往肚里咽。
 
  5月1日,韩芊芊的同学李斌结婚,因为李斌曾经追求过她,那天她特意打扮了一番:化了很炫的烟熏妆,还特意穿了一套性感漂亮的露背装。
 
  这时令还很少有人穿露背装,她的妆扮十分引人注目。同学们见她打扮得如此性感,纷纷向她敬酒、开她的玩笑,风头简直要盖过新娘了。
 
  韩芊芊正洋洋得意时,突然有人在背后推了她一下。她回头一看,惊讶得合不拢嘴。她做梦也没想到,婆婆是李斌岳母的好友,也被邀请来参加婚礼了。
 
  宴会结束,韩芊芊溜回娘家想对策。母亲出主意说:“你给婆婆的手机发短信,主动认错,她的气也许就会消了。”韩芊芊认为这主意不错,连忙给婆婆发去一条短信,请求婆婆原谅。
 
  顾秀梅收到短信,气消了一大半:看来她还是怕我的,不然,怎么会我还没开口就主动承认错误。
 
  晚上,韩芊芊忐忑不安地回到家中,把此事告诉了丈夫。秦文东笑呵呵地说:“妈早给我打电话了,要我把你看紧点,不要让你在外面卖弄风骚。你以后要穿露背装,最好先请个侦探查一下,看看妈会不会到场……”说着,两人笑成一团。
 
  可是,这件事还没有结束。不久,顾秀梅与李斌的岳母在一个饭局中相遇,李斌的岳母恭维说:“你媳妇挺漂亮的嘛,很会打扮。”
 
  这话让顾秀梅觉得很刺耳,仿佛对方在讥笑她教媳无方。她一边讪笑着回应一边想:再也不能让媳妇丢秦家的脸了。
 
  饭局一结束,她就把儿子叫回家,对他说:“你老婆有‘露肉癖’啊?认识我的人都在戳我的脊梁骨了。我和你爸在这个城市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你们要注意形象。回去给你媳妇念念紧箍咒!”
 
  秦文东回家后向妻子转述了母亲的“紧箍咒”,韩芊芊心中很不舒服:“结了婚连穿衣打扮都没了自由,那还不如不结呢!”
 
  “时尚”无奈
 
  “玉人”婚姻破碎
 
  秦文东知道是母亲的观念过于陈旧,可他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来改变母亲。
 
  韩芊芊的母亲决定亲自出马开导亲家。
 
  6月8日,俩亲家约在西湖边的明湖居喝茶。一阵寒暄后,韩妈妈切入正题,她指着窗外一个穿露背装的姑娘对顾秀梅说:“现在年轻人的奇装异服真是多,哪像我们那个年代,不是绿军装就是劳动服,把身体裹得严严实实的。”
 
  顾秀梅见她用赞赏的口吻谈论奇装异服,有些不满:“芊芊也总是穿一些奇装异服,惹得周围的人都戳我的脊梁骨了。”
 
  韩妈妈打着哈哈说:“没那么严重吧?现在是展现个性的时代,年轻人都觉得衣不惊人死不休,我们做婚庆工作的早已见怪不怪了。”
 
  顾秀梅板着脸说:“我可没那么开放,袒胸露背的不让人笑话?”
 
  “露有露的艺术,露得好看就是美。我们做父母的也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尊重年轻人的选择。”
 
  “道不同不相为谋。失陪了!”秦文东的母亲甩手而去。两亲家的聚会不欢而散。
 
  韩芊芊得知母亲开导失败,对秦文东发狠说:“我非要化烟熏妆,我非要穿露背装!你转告你妈,我有我的自由,我不是她的傀儡,你们看不惯就休了我……”
 
  秦文东只得两边说好话,还不时打听母亲的行踪,以便提醒妻子。然而百密一疏,不久,婆媳俩再次“火星撞地球”。
 
  6月23日,杭州城特别闷热,韩芊芊穿了一件薄纱低胸吊带裙上班,她的性感、美丽成为路上的一道风景
 
  顾秀梅的家和上班的地方本来离这儿较远,上下班时间婆媳俩不会碰上,恰巧这天顾秀梅要到这边的一个下属单位办事,坐在小车里看见媳妇在街上招摇过市,她气得脸都青了。
 
  司机是小伙子,车上还坐着一个喜欢开黄色玩笑的男同事,他不知道前面那个时尚女人是顾秀梅的媳妇,就与司机开玩笑说:“你看前面那个女人,小蛮腰多性感,要是穿条超短裙就更好了。”
 
  司机把车开到韩芊芊身后,故意揿喇叭,逗她回头。
 
  顾秀梅听了他们的话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实在忍无可忍了,她对司机吼道:“别说了,快开!”
 
  一办完事,顾秀梅就打电话要韩芊芊请假回家。韩芊芊听出婆婆口气不对,不敢一个人面对婆婆,就给秦文东打电话,让他陪自己一起回去。
 
  他俩一到家,婆婆就指着韩芊芊对儿子怒吼:“你看她都穿成什么样了?简直一个妖精!连老婆都管不住,你还是不是男人?”
 
  盛怒之下,顾秀梅操起一把剪刀冲进卧室,拉开衣橱,用剪刀去铰儿媳的露背装、露脐装等性感衣裳,口中念叨着:“我让你穿,我让你穿……”
 
  韩芊芊也来气了,冲上前去,要阻止婆婆的疯狂。秦文东则在一旁哀求:“你们不要扯了!”
 
  剪刀在两人的拉扯中飞舞,突然,韩芊芊感到脸上一阵刺痛……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跑到镜子前一看,左侧脸上一条长长的口子正在往外渗血。顾秀梅母子俩都呆住了。
 
  韩芊芊用手捂着脸,边哭边退出房间。秦文东要送她去医院,她甩开他的手,径直打的回了娘家。
 
  韩妈妈赶忙陪女儿去医院包扎。好在伤得不深,经过一个多星期的调养,伤口就愈合了,只是留下了一道难看的疤痕。
 
  韩妈妈本来就对顾秀梅有看法,现在又发现亲家母如此蛮横无理,她感到女儿在这样的家庭难有幸福,就劝说女儿离婚
 
  韩芊芊每天一看到那道疤痕,就觉得不能原谅婆婆,更没有信心在他们家做好媳妇了。
 
  顾秀梅早有让儿子离婚的想法,跟一个看不顺眼的媳妇怎么能相处得愉快?于是,经两家父母劝说,7月10日,秦文东和韩芊芊办理了协议离婚手续。
 
  结婚不到10个月,被大家视为一对“玉人”的婚姻就这样碎了……
最新文章

闺蜜和老公的故事 好


女租客和男租客的故事


前夫和前妻的故事 老


被包养6年遭渣男抛弃


第一次约会的经历 第


第一次和网友见面的故


我只是男友的性工具


我在日本当AV女郎的经


猜你喜欢

发生在合租房的故事


女婿与岳母 年轻岳母


下一秒发生的事情值得


这MM很难让人淡定


收个干女儿 我和干女


有个色魔老公是怎样的


怎样过夫妻生活 我和


性惩罚老公 没想到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