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与表妹的故事 14岁那年我爱上了自己的表哥

时间:2017-11-29 10:49:0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穿行于纷乱嘈杂的世俗中,生活在钢筋混凝土的构架里,结识的人越来越多,可以叫做朋友的人越来越少。经历过风,也经历过,于是在痛的时候不再喊,也不愿倾诉,让它化作心灵记忆
 
  每个人在思想的深处,都有一块秘密的空间,会把自己最真实的思念放在里面,从不示人,保存永远。记忆是不会消失的,它不过被挤yazai了心灵的边缘,触动了,就会浮现,会忘记吗?不会忘记!十四岁,人人dou要经历的十四岁,而且还是刚刚步入“chengren”的年龄;而十四,也是青春期萌动的年龄,我们每个男孩女孩生理上心理上都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它让我们始料未及,瘁不及防。仿佛男孩在这个季节就那么一晃而去,不知不觉。而我们女孩的经历却要麻烦多了,正是这些所谓的麻烦,在我的十四岁那个季节,让我刻骨铭心,永远让我终身难忘,这个回忆永远刻在我记忆沙滩上。
 
表哥与表妹的故事 14岁那年我爱上了自己的表哥
 
  借住的房子里只有si遥哥一个人
 
  就在那年刚满十四岁的3月份,我的父母“望女成凤”为了让我能考上重点高中学校,尽管里很不宽裕,但还是出高价把我转到市里名声较响的一所重点学校读书,为的是这所学校的环境好,师资力量熊厚,当然也就没有管我读不读得进去,跟不跟得上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离家远了,父母都要去工作,根本不可能长期跟在我身边照顾。但一个小女孩远离亲人,生活自理的能力较之比男孩略强,但才十四岁的一个独生子女女孩的自理能力也还是不完全具备的。为此,母亲无奈只好出面找舅母求情,把我安顿在离学校仅一墙之隔,而且还是的我那个舅母远房亲戚的家里。舅母的这个远房亲戚,也就是她姑老表的兄弟。
 
  她姑老表一家三口人,大人是国家公务员,在上半年调到青海去工作了,家里只留有一个十五岁的男孩,名叫思遥。舅母和母亲把我带到思遥家时,舅母扳起手指排了排辈分,说我应该叫他思遥为哥哥。我很容易地住到了思遥家,我去时,我也从舅母和母亲她们的语气中听说思遥也还小,他家大人也愿意为他找个作伴的。但因找个外人租房子吧,又怕别人吵闹了儿子的学习;再说也怕别个心术不正,对家里财产和孩子都不利,所以,就一直就的找到合适的人选。当思遥哥大人听说我是一个小女孩,而且还稍有点儿亲戚关系,于是,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这个思遥哥他已是读高中三年级的学生了,他的家就在学校不远处,因此他就没在学校住宿,白天在学校上课,夜晚和没课的时间他就呆在家里。
 
  思遥哥长得细嫩白精,一米六八的个儿,匀称的身材,一看就是个美人坯子。他待人厚道,对谁都是一脸的笑。他家是三室两厅的复式楼,他住楼下把我安排住在楼上。每天他在家自己做饭吃,我在学校吃食堂或者在街上买盒饭吃。有时回家看见我了,思遥哥就喊我跟他一道吃。他待我很和气,也很关心我,如果他发现我有什么难题做不出来,他就经常给我解难题辅导功课。他的热心和关照使我对他总有那么一种亲近感和亲切感,愿意跟他在一起说话、聊天看电视。他的感情很细腻,多愁善感,常常看电视时有一些悲伤的镜头或者感动的情节时,他就稀嘘不已,泪流满面;遇到坏人时,他就攥紧拳头,非常气愤的擂自己的手掌心。
 
  那时的我,shenti刚刚发育,女xing的特征刚,逐步明显。我的第一感觉就是rutou胀疼,有了些许腋毛……此时的我,开始留意观察起男孩来,喜欢看他们嘴上刚长出的“小草”,爱听他们变粗的声音。眼睛最多的停留在他们隆起的xiong脯上,遇到很帅的男孩,心里就似乎有一种莫名冲动和兴奋。还会找一些理由同帅小伙谈话,找一些机会挨一下男孩的衣服。而在更加帅气的思遥哥面前,我是没有那个胆子胡思乱想的。
 
  但在与我同年龄男同学面前,我的心里面又是另外一种境况。遇到十分漂亮的同学同自己多玩了会或者多说了会儿话,夜里就会失眠,胡思乱想到深夜,即使睡着了,也做一些让人脸红的梦。
 
  那夜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事
 
  有天中午,我向老师请假了回去取东西时,碰见思遥哥他拿着球拍在那儿发呆,因时间充裕,我就提议和他一起打球,他欣然同意。他好像没穿内衣,也或许是内衣很宽松,跑动抢球时xiong前的腱子肉上下耸动。要知道,女孩十四岁,也正是到了萌动的年龄。毕竟思遥哥不是自己的亲哥,按算来根本也没有血缘关系。不多久我就开始走神,心慌意乱的接不住球,shenti已有了反应,他好像也有觉察,却不留痕迹地说:“累了吧?改日再打吧。”就不动声色地收起球拍一声不呼的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愣愣地呆在那想心事。
 
  这天夜里,我又失眠了,脑子里全是思遥哥帅气的身影。我努力了好久,就是睡不着觉,睁着眼躺在床上不舒服,就起床了。我信步下楼,轻轻的,生怕惊醒了思遥哥。但在楼梯上,我突然发现楼道的卫生间里投射出一缕灯光,难道思遥哥还没有睡?此时恐怕已经半夜了,要到平时,思遥哥早就睡下了。我很纳闷,就好奇地顺着漏光的地方看进去。啊呀,思遥哥正在淋浴。
 
  此时,我不知那来的胆子,尽管脸上发烧,但还是屏住呼吸,扶在楼道的栏杆上,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已经脱得精光的思遥哥,他的shenti白皙光滑,棱角分明。他的双手轻轻地揉搓着shenti,也好象在自顾自的欣赏……我保持着僵硬的姿势不敢动一下,生怕这场景会瞬间消失。我一动也不敢动,但此时的我已是血脉贲张,呼吸变粗,心里“呯呯”直跳,象擂鼓一样。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清淅地看到男孩赤裸的shenti。尽管已经看到,总觉得男孩的shenti依然很神秘。
 
  整个过程大约持续了约半个小时,最后,思遥哥穿着一个三角短裤关了卫生间的灯,我一看,坏了,他要出来了,被他发现了多难为情。于是,我吓得大气也不敢出,蹲在楼梯上紧张地望着黑暗的客厅。幸好,思遥哥没有开客厅的灯,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开灯,关门。松了一口气,当我轻手轻脚地折回到楼上的卧室,我瞄了一眼闹钟,已是凌晨1点多。
 
  第二天早晨,我看见思遥哥起床也开门了,我一见他就脸上滚烫滚烫的,不敢看他,像犯了大罪似的低着头跑出了房门。
 
  从此,我的失眠变得更加严重。但思遥哥似乎有所不知,一如既往的毫无防范的关心我,照顾我。一到此时,我心里就暗骂自己,不该对是亲戚的思遥哥动邪念。
 
  男孩惊魂反女孩胆小
 
  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在楼下客厅复习功课,思遥哥在饭厅择菜准备做晚饭,突听得门外喧哗声震天,开了窗户一看,门前大街上似乎有两派十几人在打群架,拖刀动斧的只杀得天昏地暗,两边的行人躲得远远的,住户们都紧关了房门,用奶头捂紧了孩子的嘴,偷偷听,大气也不敢出。待“110”赶来时,已有一个年青人被砍出了脑浆,一命呜乎了。
 
  在玻璃窗里,躲着的思遥哥看见了外面的惨景,惊恐得半天没有合拢嘴,本就很白脸上变得更象一张纸,还有点发青,手和脚颤抖得十分厉害,而且还不知放在那儿好,搂住也站在那儿偷看的我一言不发。
 
  此时,我不明白一个男孩为什么就这样胆小。我虽然是女孩子,不知怎的却显得比他勇敢一点,对他说有我在不要害怕。这晚我们就这样相拥着晚饭也没做,二人实在饿得不行了,我跟思遥哥说,我去买方便面吧,他不置可否的直愣着眼睛不做声。我就拍拍他,说我去去就来。我掰开他的手,到人已经全部散了的街上小店里买了几包面就回来了,我看见思遥哥仍然缩在沙发上,身子发抖。泡了包方便吃了后,废物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也没收拾,就又被思遥哥搂着了。
 
  被思遥哥搂着,实在是一种美妙的享受。我是这么近距离的贴着思遥哥的xiong脯,那急促的心跳里还有一股勾人心魄的体香。我动也不敢动,闭着眼睛生怕他看出我的胡思乱想。
 
  十点多了,要去睡了,要是以往到这个时间了,思遥哥就会冲着还对着电视机傻笑的我去洗去睡,可今天,我面对虽然他比我大的男xing,自觉了。当我说要去睡时,思遥哥搂得我更紧了,他哆嗦地说还多陪他会儿。于是,我就去打开电视,调了一个正播放小品的台看,轻松的节目仿佛慢慢驱散了思遥哥心头上的阴影,放开了我,坐在我这边随着电视里抖开的包袱抿嘴笑。
 
  快十二点了,我对思遥哥说要去睡了。思遥哥犹豫了一下说,妹妹……今晚你在我房里给我作伴,哥怕……我想,思遥哥今晚肯定是吓丧胆了,就答应了他。思遥哥对我说,你看好门,我去洗个澡。我到我自己的床上抱了棉被铺在思遥哥房里地下后,又到客厅看电视等他。不一会儿,思遥他洗了澡出来,问我要水喝,他头发湿漉漉的,换了一条黑色的短裤。我站在他的背后,他弯腰从茶瓶里把水倒进杯子里,圆圆的tunbu被短裤绷得紧紧的,xing感诱人,我忍不住想触摸,却始终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看似镇定地站在那儿发呆,心里的躁动更加剧烈。
 
  那个倒水的动作好像长达几个世纪,又好像倏忽而过。我脑壳着一片空白,幻想中突见思遥哥转过身,轻轻地说对我说,去睡吧。他说完就先进房去了。
 
  我畏畏缩缩地走进思遥哥的房间,隔老远,就闻到一股爽人心脾的馨香。门是虚掩着的,只有床头的小灯发出微弱的光,可以看到思遥哥他露在被子外面潮红的脸。
 
  他的房间里亮着粉红色的灯光,我轻轻在开门走进去,在房间左侧旯旮把被子铺开,正准备躺下。思遥哥起床拉我坐在他的床沿,说,陪我说会话吧。粉红色的灯光下,他看着我。沐浴后的他竟是那么更加的好看!我赶紧低下头,他又呵呵笑起来,说,你很美。我也干笑两声,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之后,他说他在学校的学习情况、交友故事,他兴致勃勃,我两眼皮打架。他说话时,我注意到,他的床头柜上有一本很厚的彩印本《人体的秘密》。估计到了下半夜2点左右,愰忽间听她说,去睡吧,以后你就给我作伴,我们哥妹就在一个房间里睡吧。听到可以睡了,我如临大赦般的顺势一躺就睡下了,一觉呼呼大睡到天亮。第二天要上学了的时间,思遥哥把我摇醒了。
 
  我一看,我还横睡在思遥哥的床上,连衣服都没脱。此时,我看见思遥哥揉着被我压酸麻的腿,我不好意思在笑了。
 
  原来男孩女孩的区别在这
 
  以后的日子里,我都在思遥哥房间里睡,不过,思遥哥睡地铺我睡床上了。每次都是他催我先睡下后,他才去洗澡。我睡在床上,刚开始不免心猿意马,仍想偷看思遥哥那健美的shenti。然而,他洗澡的时间很长,等他睡下时,我已经睡得像死猪一样了。
 
  大约这样持续了一个月,一天晚上,我朦朦胧胧正做着一个同男同学在绿茵茵的草坪上嬉戏的梦。梦里,那男同学既像思遥哥,又象班上那个很帅的男班长,我们在蓝天白云,绿草如茵的草地上,他前面跑,我在后面追,眼看快追到了,却伸手抓不到,于是我就咬牙猛追,追呀追,终于追到了,一下抓到了男同学,由于惯xing作用,一下子把女同学压到了身下,来了个脸对脸,shenti对shenti。此时,就觉得一阵飘飘欲仙的快感袭来,不由自主的shenyin起来。
 
  这一shenyin,意识似乎清醒了一下,猛然觉得身边有人。我微睁着睡眼惺松的眼睛一看,大吃一惊。
 
  原来,思遥哥已脱光了上身,靠在我的身旁,脸红得如番茄,呼吸急促,眼光迷离,一手撑着头,看着我穿得很薄的内衣,他的神情很专注,似乎在搞研究。而此时的我,感到浑身发紧,呼吸急促,脸上发烫,内心燥动不安,但我也是惊慌失措,脑海里一片空白,一动也不敢动地躺在那里,任凭思遥哥“研究”我,强忍着一种要撒尿的感觉。
 
  思遥哥见我shenti微微一动,半睁了一下眼睛,马上一个激灵,不知所措地望着我。但随着我享受地又闭了双眼,只车了一下身,他也许以为我又沉睡了去,依然进行他的“研究”工作。
 
  朦胧中不知过多少时间,思遥哥帮我一件件地褪下衣衫,温软的手指一触到我的肌肤,紧张的欢乐就会辐射至周身。我害怕极了,我不知道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但我知道今天晚上肯定会有事发生。他慢慢向我这边靠过来,沐浴后的清香扑进我的鼻子,我头脑发胀,躯体开始麻酥酥庠起来。这时他却忽然用手握住了我的rufang!老天!我根本没想到他会这样!我吓了一跳,心更是狂跳不已!接着,他的嘴唇也渐渐向我嘴上盖来。我想闪避,但脑袋怎么也转不动。毕竟我这是第一次亲密接触异xing,内心还存有一种急切想对异xing了解的渴望与冲动……
 
  他慢慢地打开我shenti的角角落落,自己也像一根金属导体,我的手伸到他的xiong前就接通了电源。他开始战栗,柔软滑嫩的肌肤开始淋漓尽致地舞蹈。
 
  这是无数次让我想入非非的男xing的shenti……从前是浮在眼前飘在梦中,如今却真真实实地攥在手里,他一步一步引导我shenru,但其动作是十分的笨拙……我们都尽情地欣赏着,“研究”着,哦,原来男女shenti不同的区别就是在那些地方……
 
  我们都很新奇地看着对方,没有下一步的读着对方。大约持续了一个小时,思遥哥站了起来,轻声说,你睡吧。他的离去,心里有一种空空荡荡的感觉,(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又想他怎样,又有些后怕,就这样胡思乱想地、迷迷糊糊的到了天亮。
 
  自从有了那夜后,我们见面都有些不自在了,都不敢正视对方的眼睛。我也发现思遥哥再也不邀我进他的房间里去睡,那粉红色灯光再也没有从门缝里透出来,思遥哥也没有再在我面前洗浴后只穿睡衣晃来晃去了。我们又恢复了从前的样子,我和思遥哥之间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大家相安无事,彼此都回避着话题,隔了一段距离。
 
  这年放暑假时,思遥哥就被父母接到身边读书去了。而我也顺利通过考试,进入了父母期盼的重点中学……
最新文章

美女家教 我请的家教


家教小故事 我的男友


结婚为什么 都结婚了


我的野蛮婆婆 小三怀


婆婆不是妈 我和婆婆


表哥与表妹的故事 14


我流产的时候,老公却


玩姐弟恋,只是因为带


猜你喜欢

寡妇口述_风流寡妇_农


一个花心男人的口述:


妹子放开他吧,让我来


性感_性感美女_性感少


大哥,你老婆同意了吗


口述:男友嫌我床上像


这张画总感觉哪里有点


口述:深陷婚外情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