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撞见继母和别的男人在亲热,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父亲

时间:2017-10-08 19:01:08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保姆
 
  这个叫阿芳的女人,一开始只是我的保姆。
 
  我妈在床上瘫了三年,我们到处找保姆,根本找不到。我们不过是普通工薪阶层,出不起大价钱,又要伺候一个大小便都不能自理的瘫子,现在的保姆都精着呢,谁肯啊。就算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过不了多久,搭上了更好的人家,就辞工了。为这事,我们家是焦头烂额。后来,老家的表叔给我们出主意,说从他们那儿的山区里找个知根知底的勤快人送到上海来做。这样,阿芳就进了我们家。
 
  那时候的阿芳,看上去很老实,不声不响的。此前三十多年,她最远只到过县城,还是结婚的时候去的。因为老公总是打她,这次甚至打断了肋骨,她才离了婚,怕老公纠缠,索性出来做。
 
  阿芳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我手把手地教她,怎么用洗洁精,怎么开热水器,怎么用洗衣机。渐渐地,一家一当就都交给了她,我爸以前每个月交给我妈的生活费都给了阿芳,从买菜、去超市购物到帮我妈配药,全由阿芳一手操持。我爸一辈子只知道埋头在书堆里做学问,以前生活上全靠我妈,现在就完全靠阿芳了。
 
  应该说,如果不是阿芳,我妈未必能熬那么长时间。我妈走的时候,身上清清爽爽,一个褥疮都没有,而我爸照样每天坐在书房里可以两耳不闻窗外事,这都是阿芳的功劳。如果她始终谨守着自己的角色和本分,我会一直对她心存感激的。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人心是不知足的。
 
  我妈走后,断断续续就开始有人帮我爸介绍对象。我不是不开通的人,我妈那样,我爸也苦了三年了,如今我妈终于解脱了,我爸毕竟才60岁出头,也应该继续有自己的生活。所以我基本上是持赞成态度的。
 
  可我爸这么个凡事不挑剔的人,居然谈了几个都没有成功。而且,每次都能振振有辞地说出不合适的理由。渐渐地,我就觉得奇怪了,因为这不像我爸的风格。我爸不是个会主动拒绝别人的人,即使他觉得不合适,也不好意思开口的,而且更不会那么有条理地去分析什么:秦阿姨太胖,胖的人可能睡觉打呼噜,会影响他的睡眠质量;张阿姨买斤青菜也好讨价还价十几分钟,太斤斤计较;李阿姨又是学唱歌又是跳交谊舞,交际太广,将来家里客人来来往往太嘈杂……
 
  时间长了,我爸渐渐露出口风,我才知道这些意见都是阿芳提供给他的。我虽然觉得阿芳多事,但又好像挑不出什么毛病——她讲的这些理由确实都是在为我爸着想。再说,我爸这么不领世事的人,也确实需要人在旁边提点提点。
 
口述:撞见继母和别的男人在亲热,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父亲
 
  继母
 
  让我真正见识到阿芳的功力,是她搅散了我爸和李阿姨的事情。
 
  李阿姨跟我爸是单位的同事,以前关系就不错,她年轻守寡,一直没有再嫁,独自带大了儿子。我后来觉得,其实她早就对我爸有点意思的,只不过碍着我妈而已。所以,当别人开始撮合他们两个,连我都觉得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看得出,我爸见过好几个,也确实就这次上了心。我估计着,阿芳当时也没少在我爸面前说李阿姨的不是,但我爸一开始都没有听。后来,也是李阿姨急了点。她儿子要结婚,可没房子,她就跟我爸提出,能不能赶紧结婚,或者暂时不结也行,先住进来,好把自己家腾出来给儿子做婚房。
 
  我爸估计是给阿芳教“聪明”了,居然犹豫起来,找我回家商量。
 
  阿芳就得意起来,说她早就看出来了,李阿姨就是冲着我爸的房子来的,现在要房子,将来还不知道要什么呢?面对我的大方表态,阿芳还提醒我爸,说我做女儿的不介意,那是女儿的一片孝心,但他做父亲的,总要都留给女儿,不能便宜了外姓人啊。
 
  结果,我爸最终还是没有答应李阿姨。
 
  这之后,蛮长一段时间,没再听到我爸有什么故事。我还正奇怪呢,我爸有一天却突然跑到我单位,拉我出去吃午饭。他跟我说,他要跟阿芳结婚。
 
  我当时一下就呆掉了。我刚才说了,对于我爸续弦这件事情,我一直是抱支持的态度的。可是,跟阿芳结婚,那就是两回事了。不是说歧视她是农村人,但要知道,她比我还小两岁,她能安心跟我爸过吗?而且我已经开始领教她的厉害,她这么精明的人,会为了所谓的爱情嫁给一个比她爸年纪都大的人吗?我爸能应付得了她吗?
 
  可笑我爸也不知道被她灌了什么迷魂汤,我说反对,他居然在饭店里跟我发脾气,还说没想到我跟大多数人一样俗不可耐,说杨振宁能顶住压力,他也能证明年龄不是问题。可问题是,阿芳不是他的学生,而他更不是杨振宁。
 
  我虽然因此对阿芳更加反感,但还是尊重我爸的意思,最终接受了她成为家里的一员。看着她从家里的阿姨,一跃成为新的女主人,我去看我爸,她就摆出一副热情款待的亲热样子,我觉得不自在透了。所以,渐渐地我去我爸家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当然,我也有我自己的家庭,平时工作又忙,以前是没办法,我爸一个人我不放心,现在他既然结婚了,我也就不用太操心,可以保持一定距离了。
 
  出轨
 
  果然不出我所料,跟我爸结婚后没多久,阿芳就开始出花头了。
 
  她原先在乡下是有个女儿的。她老公当年不肯离婚,后来又不让女儿见她,这些年来也没听说她跟女儿有什么联系。但跟我爸结婚后,她就开始吵着想女儿,经常对着我爸哭,说什么我怎么怎么有出息,而她女儿一辈子在山沟沟里,多么聪明的一个小孩就要被她爸给耽误了。我爸当然不忍心,还来找我商量,想什么办法能让他们母女团圆。其实,说到底,还不就是个“钱”字么。
 
  最后,我爸拿出一笔钱,让她回老家给了前夫,算是几年他照顾女儿的赔偿,然后总算把女儿接到了上海。但一个外地户口的小孩在上海,要落脚多难啊。我爸又出了5万元赞助费,才把小姑娘送进了一家民办小学,每年光学费就差不多2万元钱。要知道,我爸也就是个大学教授,教的又不是什么热门专业,每个月工资也不高,有点积蓄,那是一千字几十块钱稿费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现在倒好,为了这个小姑娘,一下子就投了十几万元下去。
 
  过了一年多,小姑娘要准备读中学了。阿芳说,打听下来不是上海户口,可以选择的中学很有限,所以就开始动起了给女儿弄上海户口的念头。这上海户口,哪里是这么好弄的?可我爸架不住阿芳天天哭啊闹啊,老着脸皮去找他以前的学生帮忙。后来总算办了收养手续,那个小姑娘以我爸女儿的身份,上了户口。
 
  当时,我是觉得有点问题的,总感觉这一步步,好像有计划一样。但阿芳是赌咒发誓,说她绝对不会看中我爸的房子,只是为了女儿的前途,让她入个户,将来绝对不会跟我抢的。我爸也帮着说。我也是有孩子的人,看着那个小姑娘倒是挺淳朴可爱的,想想不管她妈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总不能耽误了孩子,这种事情我也做不出来。再说,我跟我老公虽然不富裕,但也没到需要啃老的地步。只要阿芳能对我爸好,我爸愿意给她什么,我觉得都无所谓的。(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
 
  可是,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一次我老公陪客户去浦东,在车上看见阿芳很亲热地挽着一个男人的胳膊,正往一个小区里走。我赶紧打电话旁敲侧击一问,我爸说阿芳去曙光医院给他拿药了,还说现在秋季求膏方的人多,所以排队的时间肯定短不了,阿芳一早去,估计也要到下午才能轮上呢。
 
  我也没心思上班了,赶紧打车去了我老公说的那个小区,在院子里守着。我等了2、3个小时,才见到阿芳和一个男的一起走出来,还亲热地挽着胳膊。看见我,她一愣,然后就骗我说,那个男的是她前夫,来看望女儿的。鬼才相信呢,她前夫一直虐待她,离婚那么多年了,还会这么亲热啊?
 
  我骂她不要脸,还说要把这事告诉我爸。没想到,这一下却逼出了她的真实嘴脸。阿芳当时就横起来,她说我爸有心脏病,不能受刺激。只要我不说,为了女儿能有一个安稳体面的家,她会继续在我爸有生之年照顾他。但如果我一定要撕破脸,就算我爸不犯心脏病,那么离婚起来别忘了那个房子只有我爸和她女儿的户口。说完她就趾高气昂地拉着她那个情夫走了,留下我气得直发抖。
 
  现在,阿芳仍然每天在我爸面前扮演着贤妻良母的角色,我每次打电话回去,我爸都会夸她,还怪我对她有偏见。我真是憋都要憋死了。
最新文章

口述:老公被寡妇包养


口述:丈夫迷恋性感寡


一个花心男人的口述:


口述:我借给女同事一


口述:回家撞见老公和


口述:我和女同事在山


口述:老公醉酒乱摸女


口述:我和女同事在厕


猜你喜欢

男妓口述:老女人最会


寡妇口述_风流寡妇_农


口述:我的第一次艳遇


嫩模口述:我被下药的


一个花心男人的口述:


口述:我和老公过夫妻


口述:无耻上司把玩的


口述:和女同事偷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