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口述:大学毕业之后我当小姐的经历

时间:2017-10-08 18:01:29    阅读: 次    来源:星辰美文网  作者:星辰
  我是个小姐
 
  呵呵,说出这种话,我没有什么自卑,也没有感到耻辱。“下海”3年,我早已习惯别人的异样眼神和鄙视的话语,习惯了,打从生下来,我记事开始,我的生命中便充满了责骂、冷漠、鄙夷、和抛弃。
 
  我爱过人,也被人爱过,甚至两次差点走进婚姻,可是还是被命运抛弃了,一声无数次的被抛弃,终于没有抗争的勇气了。
 
  我18岁第一次自杀,未遂。第二次是22岁,未遂。第三次是前天,未遂。
 
  现在在医院,上帝都拒绝我,三次了,仍然没有成功。双料自杀,割腕吃安眠药,都救回来了,世界上还有哪可以容纳我,收留我?
 
  我想让大知道,知道我的一辈子,知道世界上有我这么一个人,一种命运,一种悲剧。
 
  我的出生没给家人带来多少欢乐,但是大家却一直期盼着我的出生,不是盼着我,是盼着我的脐带血。
 
  我的哥哥,在4岁就夭折的我没有见过面的哥哥,在他3岁的时候得了白血病,要想活下去,换造血干细胞。爸爸妈妈、全家亲戚都配过型,无一成功,没有办法,想到了最后的稻草,再生一个孩子,用脐带血。
 
  我就是那个孩子,生下来就背负了责任,本身是不被需要的孩子。
 
  我并不承认自己是个灾星,因为选择我来到世上的人并不是我自己,而是生出我的人,可是出生后,我被冠予了灾星这个称谓,家人,所有人都离开,所有人都鄙弃我。
 
  因为我的脐带血配型没有成功,我也救不了哥哥,哥哥在我出生的三个月后离开了。而我,一度因为营养不良住了院。本来已经到了极限的父母,还要照顾我,我知道,是我的到来的错,我本不应该到来的。在送我去医院的路上,爸爸出了车祸,我好好的活下来了,爸爸去世了,在我四个半月的时候去世了。
 
  妈妈崩溃了,彻底崩溃了。我的出生带给家庭灾难。我没有救哥哥的能力,我害死了爸爸,妈妈认为是这样的,妈妈恨透了我。妈妈太爱哥哥和爸爸了,哥哥才是她的孩子,而我是救助她孩子的工具,而我这个工具又害死了她的爱人,她的支柱,我是个灾星,我是个祸害,我是让她痛苦的整个根源。
 
  我的妈妈,她一直是这样想的。
 
  妈妈不要我,我还没有断奶的时候她便把我扔给奶奶,独自一人生活的奶奶。
 
  奶奶和妈妈不一样,她不认为是我害死了爸爸,害死了他儿子和孙子。奶奶很心疼我的,用她为数不多的存款养着我,为了我,花了她攒了一辈子的钱,因为养个孩子不容易,养个一度营养不良的、过早就断掉母**的孩子更加的难。
 
  奶奶说我小时候很好带,很听话。从来不哭不闹,总是乖乖的跟着她。
 
  我没有上幼儿园,一直是奶奶带我,奶奶说我小时候很黏她,虽然不哭不闹但是离不开她,所以根本不去幼儿园。也正是因为这点,奶奶过于劳累,而造成了奶奶的身体急转直下。
 
  我可以认为奶奶的死也是因为我这个灾星么?就像所有人说我的那样吗,我克人,我把自己的奶奶也克死了。
 
  我14岁的时候奶奶去世了。那时候我觉得五雷轰顶,我想不起来那种痛苦了,因为早已经对痛苦免疫,感觉不到了,但是那个时候,我几乎失去了半条生命。
 
  没有亲戚愿意收留我,当然了,我自己的妈妈还在,凭什么要别人收留我?但是我很害怕去妈妈那里,我只在奶奶生病住院的日子里去过妈妈那里几次,每次都遍体鳞伤,妈妈打我,骂我,侮辱我,什么话狠毒就说什么话。
 
  歌里唱的好: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地孩子像块宝,可是我体会不到,什么是母爱,什么是妈妈,就是虐待和侮辱,比这些还伤害我的,就是无视我。
 
  但是她是我妈妈,生了我的妈妈,无论是法律上还是道理上,她要抚养我。
 
  从道妈妈那里以后我便开始计算,我14岁零8个月,对,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我14岁零8个月,我还有3年零4个月就可以脱离开,因为那时候我满18周岁了。
 
  我考上理想大学,那天分数算完我就知道自己铁定考得上了,我高兴极了,很少这么高兴过,可是高兴之余我又不敢和妈妈说,因为我没有把握她会让我读下去。于是我想了一个办法,我写了一份合同,上面说只要妈妈供我念完大学,大学毕业的第三年起我每个月给她3000块赡养费,以后她有任何生病或者需要用钱的地方我全部给她拿,并且为她现任丈夫的女儿买房子。
 
  看到我写的合同以后妈妈嗤之以鼻,他说用不找我孝顺她,看到我就觉得恶心了,为什么还要和我扯上关系,我18岁了,应该立刻离开。她不相信我会养她,更不希望我养她,因为她不想看到我,不想看到我这个灾星,夺走她一切的灾星。
 
  那天晚上是我记忆中的她打我最重的一次,我坚持要读大学,可是她不同意,她想赶我走,别说读大学了,我连生活在她家都不被允许,我必须走,我才18岁,但是我必须走,我想去告她,可是她是我妈!
 
  有点激动了,好久没有激动了,想起那天的挨打,想起那个叫妈妈的女人,我竟然还会激动。
 
  那天我挨了打,脸上疼得厉害,我没照镜子,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只知道左边的**前特别疼,肿的特别厉害,喘气都费劲,妈妈打累了,进屋了,我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哭不出声,我想,就算要饭,我也要供自己念大学。而且还有些社会保障体系,我想要念,一定就会念成,我坚信着。
 
  可是信念没战胜我身体的疼痛,半夜两点多,我左前**疼得不行,喘不上来气,我敲响了妈妈的房门,她睡得红着眼睛出来,踢了我一脚,我说我很痛很痛,我觉得自己要死了,妈妈说没有看到我流血,而且就算流血也别想博取她的同情,她进到屋里,我再敲,我不想放弃,因为我真的很痛,我说话都很难了,我真的怕自己死掉。她愤怒的走出来,拽着我的头发,把我扔了出去,扔出了那个本来就不属于我的“家”。半夜两点半左右,一身疼痛的我,被我的亲生母亲,扔出了家门。
 
  我拖着疼痛的身躯想自己走到医院,或者出门打车去医院。虽然我没有钱,但是我相信会有人救我的。
 
  我没有想到外面会下那么大的,我的印象非常深刻,非常深刻。。。外面的雨像天漏了一样,是被倾泻下来的,雨水打到马路上,甚至激起了烟雾,整个世界都看不清楚了。
 
  马路上车,更别提行人了,我走了好远好远,好疼好疼,雨打在身上疼,**前疼,喘不上来气,睁不开眼,整个人像是进了地狱,当时就觉得地狱里都比现在好受。不知道怎么着,那时候,就想着死。
 
  如果他的车没有在那时出现,也许我的生活会是另外的样子,也许他的生活也会比现在好得多,也许我俩,都不用彼此折磨,可是偏偏出现了,如果时光倒流,我宁可死在路边,也不愿冲出去
 
  我每次更新比较少,我码字的速度不快,又怕隔得太久没人看,病床上用笔记本不太方便,但是我特别愿意看大家给我留的言,我特别开心,真的,觉得很开心,也哭得出来了。
 
  那天,就是我冲到他车下面的那天,他之所以半夜冒着大雨开车出来,而且开的那么快,是因为她老婆突然大出血,他爱人怀孕7个半月,睡前洗澡时滑倒了,半夜突然大出血,他才火烧眉毛一样的送他爱人去医院,没想到雨太大,开的又太快,肇了事,差点出了人命。
 
  我很奇怪,因为我不明白为什么老婆大出血了他还有时间陪我,他一把把的拽着自己的头发,说当时撞到了我他就狠命的打轮,一下子撞到了路边的大,他老婆就受伤了,车子也开不了了,等120到了,他老婆都大出血救不回来了,一起走的,还有他未出世的孩子。
 
  我五雷轰顶了,我这辈子虽然没做过什么好人好事,但是我从来没害过人,从来没有过害人的心,可是这次呢,是我的冲动和愚蠢害死了一个女人,还有一个未出世的孩子,也害了这个男人
 
  这是我人生中最痛的一次,因为我夺走了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从那时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在自责中,我没有一天忘记过那对母子,没有一天不对自己那天的事情自责,甚至恨我自己。我不知道应该如何补偿,因为不管怎么做也补偿不了自己的过错,我磕过无数个头来对天道歉,可是这太无力了,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形容自己的错,怎么来形容自己的悔恨,甚至我觉得,我的生活之所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都是应该的,因为这是我该得到的报应。
 
  我没有和他说。。。我不敢说出真相,本应死掉的我,是被他救起的,而且我还害得他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出院以后他和我说,想要我复读一年,它本身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所以希望我能复读一年再考上更好的大学,他供我,也没图什么回报,就是不想看着这么好的孩子就这么白瞎了。
 
  我想抽自己,我哭得眼泪婆娑,想立刻告诉他别这么对我好,我是害他家破人亡的人,我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才对,可是滑到最边上说不出,只知道哭,只知道摇头,他以为我在感动,在感激,于是不由分说,坚定了他自己的念头,出院后的我,住到了他家,回到了学校,开始了我的复读生活。
 
  我知道我没权利这么做,可是人都是自私的,我当时就是认为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只有尽我最大的努力来学习,考上好大学,将来出息了好回报他,而且不抓住他这根救命稻草,我真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子,自私的我,接受了他的一切恩惠。
 
  大学期间,我仍旧保持每个礼拜回去一次的习惯,心里特别特别恨自己,不敢对他有非分之想,可是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每个礼拜不看到他就觉得生命中缺少了空气。
 
  我长得不丑,172,有些偏瘦,大学里追的我男生多,刚入学不久一度疯狂到我根本数不过来的地步,可是到了大四,我身边没有一个坚持下来的,因为他们都认为我有个生活在一起的“爱人”了,就连身边要好的朋友我也没解释过,只是笑笑的默认。我没有得到他的权利,但是我还是爱他,哪怕是被人误会和他在一起,对我来讲也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但是每次一想到和他在一起的幸福,我便又陷入深深地自责中,我觉得自己是个罪人,夺走了她们母子的生命,又来夺走她们的幸福。
 
  就这样,我在这种幸福、痛苦、自责的情绪中,走过了大学生活。
 
  他曾经问过我好多次,为什么不谈恋爱,大学这么好恋爱空间,我为什么不把握住呢。
 
  我反问他,你希望我谈恋爱么?问道此处,我便泪光闪烁了,看着他狼狈的不知说什么好,我便恢复笑脸告诉他我要好好学习,等将来有更好的男人等待着我呢。其实20岁的我,对于他来讲也已经始终诱惑了,只是他也不愿承认罢了。
 
  大学毕业,我找到了稳定的工作。
 
  其实自从遇见了他,我觉得我的人生改变了,我觉得我真的可以得到幸福,虽然我心里压着石头,虽然我背着债,但是我觉得我可以幸福,我可以像很多人一样自由的生活。
 
  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23岁的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幸福,而且和他的关系,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我看得出他爱上我了,在一起5年,朝夕相处,人都是感情的动物,怎么可能毫无感觉,我年轻,有我的吸引,他看我的眼神变了,不再是爱护的感觉,变成了情人间的爱意,虽然我逃避着,可是越发明显的爱意袭来,对于本来就深爱他的我来讲,根本市中不可抗拒的吸引力,我越发的不能自拔。
 
  一次我洗了澡出来,本以为他已经睡了,于是我只穿了吊带睡衣出来,可是正好撞上了在客厅倒水的他,我没穿内衣,薄薄的睡衣根本掩饰不了我的身体,他没有考虑,本能的冲了过来,在沙发上想要我,我当时茫然的不知所错,心想着这样也好,5年的感情让我就这样宣泄出来吧。
 
  他的吻密密麻麻的落下来,我从未感受过的滋味,特别的美好,**也燥热的不行,不由自主的配合着他,在他面前一丝不挂,整个人都想交付给他,可是在最重要的时候我的心突然被一对母子控制了,她们的面孔出现在我的面前,根本不由我考虑,我一把推开了他,跑进屋里关上了门,随后便听到他敲门,和我道歉,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说不应该这样,说对不起我,一直以来对我的悉心照料绝对不是因为想占有我,只是一时冲动,只是难以控制这么久以来对我的感情。
 
少女口述:大学毕业之后我当小姐的经历
 
  没有任何办法,我再一次推开了他,我说你走吧,以后别过来了,你给与我的,我会报答你,加倍报答你,可是你以后别来了,也别说感情了。
 
  他当时就茫然了,眼睛泛红,有些激动地问我为什么,是因为我对他没感情,还是觉得他曾有过一段婚姻配不上他,他说知道我很漂亮,知道我很优秀,也知道自己配不上我,可是这么多年他对我没有过二心,从未想过找其他女人,为什么我却是这般态度,他曾经,曾经明明收到过我充满爱意的眼神,明明一直以来认为我和他报有一样的感情的。
 
  我哑口无言,张开的嘴又闭上,要怎么拒绝,要怎么回应,我不知道,只知道他靠近我便后退,他说话我便摇头,终于他承受不住,发疯一样的摇晃我,问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十几个为什么说出口,眼泪也哗哗的流,我清清楚楚的听到他从口中说出:我已经失去过,我不想再失去了。
 
  他的一句话说出口,我坚持了5年的底线一下子崩溃,再也无法掩饰,再也无法隐藏,我的罪恶,我的错,无论要我承担什么,我也无法在逃避了,我想着,如果说出了一切,他接受我,那我便接受这份爱,即便背负所有罪恶我也要接受,倘若不接受我,那么便是上帝的安排,便是我为自己的罪行承担的责任。
 
  于是,我告诉他,在那一夜,我是如何等待着他的出现,如何冲出马路,如何张开双手让他的车撞向我,我告诉他,若不是我的自杀行为,他的妻子和孩子不会离开他,他会是幸福的一家三口,是我毁了一切,毁了她们母子,更毁了他的人生,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应该承担这种罪。可是这样的我,有什么权利接受他的爱,我明明亲手毁了他的幸福,又接受了他的恩惠,现在,我有什么权利再坦然的告诉自己能给他幸福,这样的我,能给他带来幸福么?!
 
  我等待着他的回答,可是许久,他只是看着我,呆呆的看着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谎言,整个人陷入荒唐中。
 
  十几分钟都过去了,他就站在原地看着我,我试着用手去碰他,可是刚碰到他的身体,他便爆发出来,我从未见过他发那么大的脾气,他要我别碰他,要我离他远点,问我为什么不死掉,问自己为什么救我,问自己为什么爱上我了,问自老天爷想捉弄他到什么地步,我忘不了那天,他的眼神,愤怒、憎恨、绝望、无助。。。。
 
  他全身都在晃,晃着走出我的屋子,脚步越来越远。
 
  天已经塌了,我的世界仍旧是那个灰暗的世界,我怎么能认为自己得到了光明,明明上天是不允许我幸福的,为什么我还在痴心妄想。
 
  我说出了我的意思,我要赚钱为她治病,本以为她会说不需要我的破钱,没想到她说出了一段让我坚定信念的话。
 
  她告诉我,没有必要为了她再去做什么了,她知道自己就算花再多的钱也救不会来,语气浪费那些钱在她身上,不如多为自己打算,攒些钱以后结婚。那天把我赶出去之后,她开始后悔了,她怕我死掉了,现在看我出现在她面前,她已经欣慰了。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也许当时是因为这个吧,但是她是我的妈妈,我必须救她,有她,才有家。
 
  那段日子,越是着急找工作,越是找不到合适的,找到的,也是待遇特别不好的,我正是需要钱的时候,根本不能满足我的开销。很茫然,不停地祈求,不停的奔波,可是无济于事,半个月过去了,没有一点收获,眼看着妈妈一天天虚弱,每天都疼得睡不了觉,肝癌非常疼,每次疼起来都让人有想死的冲动,妈妈多次用头撞墙,多次割腕,被我拦了下来,可是手里没钱给她用些镇痛的药物,这种情况下,我做出了最不明确的选择——去夜总会陪酒。
 
  那段日子我整天出没在灯红酒绿的世界中,见到了很多没有见到过的事情,也经历很多屈辱的事情。几次我都跑掉了,可是回到家,看到用头撞墙的妈妈,我又返回去,被人泼酒,被人用肮脏的手在身上划来划去,恶心的到厕所吐了一次又一次。
 
  其实我想到会被人占便宜,我陪人喝酒,还想装纯情,那是不可能的,我只能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其余的,打掉了牙往肚子里咽。
 
  陪酒赚的不多,那是相对于小姐们而言的,但是对于一般上班的人来讲,还算是一笔不菲的收入的。有了钱,我便带妈妈去医院,住院、打针、化疗。
 
  琳姐,就是我最开始找到的那个女人,她多次和我提出了,要我出台,她知道我的家庭情况,并不是为了我好,只是想要我为她赚更多的钱,打着为了我好的旗号多次要我出台,不但是琳姐,场子里还有些负责的人也要我出台,不仅仅是要求,甚至是逼迫,但是我一直坚持着自己的信念,坚持着自己的底线,咬着牙坚持,他们那我没办法,再加上我长得漂亮,几个月下来有相当一部分老主顾点我,夜总会狠不下开掉我的心。
 
  陪酒的小姐里,我赚的最多,小费也最多,酒卖的也最好,那些男人要我出台,我越是拒绝,他们越是给我钱,我自认为赚的盆满钵满,攒了些钱,再过一段日子就不干这行了,好好找个正经工作,实在行不行,等妈妈去了以后换个城市,可是我忘记了,那些男人的钱,不是白花的,他们不是傻瓜。
 
  回忆是很苦的,我不能想想那时的自己是怎么挺过来的,那天,在我被陈总那个魔鬼**了以后,又被其余三个人轮奸了。
 
  我知道描述那段过程会吸引更多的眼球,更多的人会看,可是我做不到,因为那是段噩梦,是血和泪的凝结,不想回忆,只知道那一幕一幕清晰地在我脑子里,挥之不去,更加忘不掉的,是我被送到医院,一路上都在大出血,有着意识,脑子是清晰地,可是连自杀的力气都没有,想咬断舌头死掉算了吧,(星辰美文网www.meiwen1314.com)可是连这个力气都没有。
 
  语无伦次了,讲到这觉得自己有些恍惚了,不是困倦,而是突然说起这伤感的一幕幕自己都觉得接受不了。已经忘记眼泪味道的我,竟然回忆还是会哭,证明心还没有死,我还活着
 
  陈总花了12W摆平了事情,我收到的伤害很大,整整养了两个多月,人又瘦了,172的我,那时只有90斤,像个纸片人,连医生都说我是个看着让人心疼的孩子。
 
  我的病稳定下来,可是妈妈去了,走的那天我没有在她身边,他说要去医院打针,要我在家好好养着,她看着我笑,说没想到会被我照顾,说以为全世界我们是最憎恨对方的母女,没想到我会回头找她,临出门前,她对我说了一句:对不起。
 
  他到了医院大夫告诉她维持她病情和镇痛的药都要升级了,要用更多的钱了,而且效果已经不大了,建议住院。走出医生办公室的妈妈直接选择了死亡,从医院7楼跳了下去。这件事情在我们的城市当时还是个不小的新闻——一个癌症患者不堪病情和经济的折磨,在医院大楼跳楼自杀。
 
  刚才护士来查房批评了我,说如果我再不睡觉不好好休息就要给我打针了,我怕打针,怕那些舒缓我神经的药。
 
  其实我苦么,我知道有比我痛苦的人,可能是我承受痛苦的能力太弱吧,我再一次选择了死。我跳了楼,割腕、煤气、安眠药,这些都太漫长了,我等不及那么漫长的死亡,我要干脆的,而且,我想知道,妈妈在跳下去时是什么滋味的。
 
  我当时住的地方最高的楼层是8楼,我爬到了8楼楼顶。
 
  在我看来,在很多人看来,8楼足够死人了,用不着几十层,8层已经是个相当的高度了,我在楼顶上想着自己摔下去回事什么样子,很多人说我是个美丽的女人,那么我会以最难看的方式结束自己么?
 
  即使这样上帝还是没有收我,四楼人家的晾衣架挡了我一下,减缓了下坠的速度,楼下的一排自行车又缓冲了我,我又一次醒来,在7天后,我的浑身多处骨折,头上也多了处伤疤,身上更是多处缝针,可是,我依然顽强的活了下来!
 
  为什么我如此克人,我自己的命确实那么的硬?
 
  醒来的我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因为我真的经历了生死的感觉,从楼上坠下的那一刻,所有的痛苦感觉,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被我抛开了。只有自己,一课轻盈干净的心灵
 
  那年我23岁。
 
  今天白天需要检查的项目很多,一直没有很长的时间坐在电脑前面,明天出院,在此之前,准备写完。
 
  其实,我并没有在哭诉自己的悲惨,只是讲述而已。我是个蠢女人,本身已经悲惨的命运,因为我的愚蠢而更加悲惨。一次次的走错路,一次次的迷失方向,一次次的误入歧途。对于自己深爱的人,由于自己的自私,深深地伤害了他和他的感情,对于自己的母亲,到最后才回到她身边。
 
  其实到现在我仍然会问上天为什么对我如此的不公平,我不是圣人,我会抱怨,但是我也知道,本来自己能活出不一样的生活,可是我却选择了让自己痛苦的道路。没有自责,除了那对母子和他,我没有怪过自己,包括后来选择区陪酒,包括再后来选择去做小姐,我都没怪过自己,怪自己没有用,一步一步的,已经陷了,就像是沼泽,陷进一步,便拔不出来了。
 
  当我第二次的自杀醒来以后,我很痛苦,当时非常怨恨自己,为什么不找高一些的楼层,若是十几二十层,就算再侥幸,也活不下来的,还是我的心不够坚定。
 
  我问过医生,我昏迷这么久,医生说有人照顾你啊。
 
  也许我说的很假,大家都不相信,可是是真的,她又出现在我的身边,他来了。
 
  我根本没问他怎么找到我的,根本没问过他怎么知道我住院的,可是他真的来了。醒来的那天没有见过他,但是医生说他总是隔一天来一次,交了医药费,一直照顾着我,医生说,以为那是我的爱人。
 
  本来我还是想死的,可是听到医生说,那个男人,一直照顾我,我就明白,那一定是他,我坚定那一定是他的,他守护我这么久,现在出现的,也一定是他。
 
  隔天是周末,早上他来到医院,看到我醒来并没有过多的惊讶,因为前一天医生已经给他打过电话告诉了他我醒来的消息。他带着花来,我特别喜欢粉玫瑰,特别喜欢粉玫瑰的那种粉色,淡淡的,光是看着就能感受到淡淡的香味,他带来的就是粉玫瑰。
 
  我哭得很凶,我是个爱哭的人,有点什么事情就哭,虽然我现在很少有眼泪,但是那时的我,尤其是在他的面前,我还是经常泪流满面的。没有过多的笑容,他只说了一句,身体要紧,有什么事回家再说,现在你先专心养病吧。
 
  我没敢问他为什么回来,为什么还管我,他的话比以前少了,但是对我还是很细心,渐渐地从一开始的各一天以来变成了每天都来看我,但是话语仍旧不多,也不大看我,大多数时间只是静静地看着别的地方,眼神比较空洞,没有聚焦一处。
 
  我的康复很快,因为我比任何人都要早下床,都要努力地做复健,因为他陪着我呢,第一我怕拖得时间久他就不管我了,第二我不想一味的要他照顾我,这辈子,我没有给与他幸福和报答,对于他这个恩人,我给予的确是伤害,我不能再麻烦他了,多一天都是折磨。
 
  第三个月,我便出院了,出院后,我回到了他家,我没提出要自己住,他也没提出要赶我走,只是接我出院,带着我的行李,回到了他家,将行李很自然的扔进了我原来的屋子,那间屋子,和8个月前一摸一样。
 
  我知道自己脱离不开他的,心里对他的愧疚太多,也太爱他,我想,我一定要和他在一起,在我心里认定了,他虽然还恨我,但是肯定对我无法坐视不理,他也一定还爱我。当然,这只是我的想法,我没有问过他。
 
  但是有一件事情,是我无法释然的。
 
  我做过陪酒女,而且,我已经被别的男人侮辱过了。这种侮辱和谈恋爱时的那种你情我愿是不同的,我更脏,更污秽。但是我当时坚信一点,我的心灵是纯净的,我会爱他一辈子,对他好一辈子,我比所有人更珍惜他,更珍惜这段感情。
 
  好多好多人给我发信说我是假的,骗人的,让我别再编下去了。
 
  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认为是假的,那么就别看了吧,我承认我确实是想有人看到,骂我也好,鼓励我也好,让我觉得有人陪着我就行,若是觉得假,不看也罢,而且我今晚准备写完的,写完以后,我就安心了,因为抒发出来了。
 
  骂我的人很多,但是我没有后悔发出来,谁都有权利找一个途径抒发自己的内心,我也一样,因为经常看天涯,所以选择这,也是我的权利。
 
  我俩在一起生活了半年,这半年,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每天话语不多,相濡以沫,虽然我小心翼翼,但是我仍然愿意这样小心翼翼的过一辈子。
 
  半年后,有天他问我,你想结婚不?
 
  其实我等着这句话好久了,但是又特别害怕听到这句话,我就是这么不坚定的人,这么畏畏缩缩的人,明明盼着,明明爱着,可是自己总是不敢面对,要么就告诉他,我误入歧途了,我被人**过了,你还要我不,不要我就离开,一了百了。要么就干脆的接受,以后找个好工作,稳稳当当的过一辈子,可是我怎么就没生了一颗坦然的心呢,为什么我就总是瞻前顾后呢,他的求婚,我仍然如此。
 
  考虑了好多天,我同意了,战战兢兢的说出好吧,我们结婚。心里七上八下,要告诉他么,要告诉他么,要告诉他么,不停地问自己。最后的答案是不行,绝对不能告诉他,告诉他,等于又一次的推开他,我已经不想再离开他了,我承认,我仍旧是个自私的女人。
 
  令我最没想到的,是婚检。
 
  他说想做婚检,他说自己最近总是觉得很虚,怕是得了什么病,结婚前还是检查一下的好,顺便我也检查一下,健健康康的,两个人结了婚就要个宝宝。
 
  没有多想,我去了。
 
  我知道他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很简单的要做检查,查查自己的身体,在帮我查查,然后要孩子,毕竟他35了,可是我们都没有想到,上帝根本不肯放过我们的,上帝一定要他恨我恨到极致才行,上帝一定要我为自己的再次的谎言付出代价才行,而且这个代价,不仅仅是失去了他。
 
  我想说明一下,首先,我不会和任何人私下联系的,想帮助我的人我谢谢你们,或者认为我是个小姐,想和我发生什么的人我也告诉你们,我不打算再干了,所以说,我私下里,不会和任何人联系的。
 
  说要人肉我?其实我没什么值得被你们人肉一下的,我太渺小了,我不怕的,找到也可以做个朋友,但是我值得么?只是一棵小草,兴风作浪一下,也搅不起什么风雨。
 
  说我的写的是假的,无论是从科学的角度上,还是从内容上来分析的人,恩,我可以说一下,如果觉得“文章”还有意思,那么就看下去,看看这个女人以后还会遇到什么悲惨的事情,如果觉得太可笑了,这样的一生根本不可能有,那么你们大可以不看,不用搭理我这个“骗子”,天涯上还有很多很好的故事等着你们,没必要发个信息来侮辱我什么的,我并不怕侮辱,习惯了,但是觉得你们本身很可笑,喜欢就留下,不喜欢就走,留言骂过了就好了吧,就不要单独发信了吧,浪费了您的时间,耽误了我的经历。对于一直跟着我看到了现在的人。
 
  看来我还是那种容易冲动的个性,本来以为自己很平和了,心态很好了,可是看到越来越多的人给我发信来指责我,抱歉,我没有那么多承受能力再去承受别人的指责,我的性格一直如此,所以偏路也是自己选择的,我还是放手一段吧,没啥可说的,觉得是假的,被当成小说,我也是个可笑的人,自己的事情被人这么说,真的有点受不了了,现在身体不适特别好,明天要出院,所以决定还是不写了,越看那些话语我越是难受,抱歉,我只在这里告诉那些相信我的人们一声,我没有和他在一起,后来我万念俱灰了,做了小姐,在场子里认识一个对我很好的男人雷公,他对我特别好,没计较我做小姐的现实,我做了一年多小姐,后来就只陪酒了,他看场子,我陪酒,还和他谈恋爱,后来雷公自己做买卖,帮人家跑车,我就出来了,帮他一起,上个月我们说好要结婚了,他却在跑车的时候出车祸死了,于是我又自杀了,就这么简单,他也没了,我真活不下去了,真的真的活不下去了,世界上没有比他更了解我的男人了,没有了,所以。有点语无伦次了,雷公,也是被我克的。
 
  还有一点,奶奶一字一句的告诉我,生我出来就是为了救我哥哥,说我的血有用,配型成功就能救他了,难道那不是脐带血么?那还能用啥啊?我想请问那些自称有专业知识的人,那他们生出我来是干嘛的?就为了折磨我的?
最新文章

口述:继母想把我送到


口述:闺蜜的色狼朋友


口述:结婚当天,表妹


少女口述:爱上已婚男


少女口述:大学毕业之


口述:读大学的我未婚


口述:因为未婚先孕,


口述:未婚先孕的爱情


猜你喜欢

口述:老婆出轨,风骚


口述:我在床上发现了


口述:因为性生活不性


口述:姐姐在我家穿着


口述:妹夫趁喝醉酒强


口述:醉酒后我和妈妈


我和老师的故事


口述:上司因为他老婆